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客户端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98|回复: 5

[成人阅读] 聊聊赵孟頫和他的胆巴碑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11-2 18:28:29 |显示全部楼层
又学了一个新帖子,是赵孟頫的胆巴碑。
快学完了,又可以总结一下了。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诗·邶风·静女》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11-7 07:33:42 |显示全部楼层
《红楼梦》里丫头怒道:“好话!什么好话!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都是好画儿!”这许多年来,一直不知道这赵子昂原来就是赵孟俯。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诗·邶风·静女》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11-7 07:34:03 |显示全部楼层
直到今年我们在书法课上学习《胆巴碑》的时候。孔子云,十五志于学。我呢,算是四十志于学。到了这四十将近的年纪上,一样样的竟爱好起来了,学得也刁钻起来了,处处皮毛要沾一点儿。尚未习得几个赵字,就买了《赵孟俯传》来看。因知赵孟俯与其妻管道升合葬在德清,湖州还有他的故居,一时间就想去寻访。几天后,正巧是个有闲的周六,一家人便出发去寻遗探迹。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诗·邶风·静女》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11-7 07:34:49 |显示全部楼层
赵氏墓地在德清县洛舍镇东衡村。寻访起来,倒也容易。东衡村是一个很小的水乡平原村落。我们依着导航,行车到村委附近的文化礼堂前的停车场,抬头看,礼堂名曰“孟俯楼”。看来赵氏墓并未被人们遗落。小村子非常安静,站立片刻,不见人影。看到一位村婆半抱半拖着几枝柴火踱过,急忙上前问路。村婆见问,手指西处,还告诉我许多话。她的方言听不大懂,约摸是说村里建一所房子,派个人守着。又听见庙的字样,不甚明白。我们向西寻去,一公里许,有几间庙样的房屋正在修建。按说,此处原是赵家别业,后来是个赵公祠。墓园就在旁边。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诗·邶风·静女》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11-7 07:35:06 |显示全部楼层
墓园新修不久,座落在一片低低的浅丘上。神道宽阔,大理石铺就,一对石马,一对翁仲侧立两旁。神道上辅着四块刻字地砖,是赵孟俯为妻子管道升写的墓志铭中摘的句子。几级石阶,上得即是墓前。墓碑墨字清晰如新写,碑底插着一把燃尽的香梗,看来仍有在按时祭祀。大理石砌成圆形墓围,墓丘上长着些许草,还有一株半尺粗斜树。周围密密的竹木结成浓阴的林障,围成圈包围着墓地,很是安宁。墓下右侧的林子里,立着一块碑,大字还清晰的,“吴兴墓前怀英风”,落款小字已看不清,据称是日本书法家谷村先生谒墓后所书。这一句形容我们到谒的后学倒真是确切得很。碑脚下还倒着半块残碑,不知是否正是另一联。因着梅雨季里,阴森潮湿,惧于虫豕,不敢去探。林子外,是小片桑地,春叶已摘,夏叶新成。杂草丛里,一块石碑刻着政府修建年份,苔痕已深不见字迹,隐约可辨文物保护单位字样;另一块石碑刻着赵子昂简要经历,半掩在竹枝草叶后。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诗·邶风·静女》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11-7 07:35:23 |显示全部楼层
墓园处处显着新,又透着旧,似乎已被世人忘了,又似乎没遗忘。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诗·邶风·静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幸福大观园 ( ICP12039693 )  

GMT+8, 2019-5-27 19:33 , Processed in 0.035515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