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客户端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蓝田日暖

家庭是个大课堂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3-21 08:36:34 |显示全部楼层
樵苏 发表于 2012-3-20 16:13
蓝田日暖玉生烟。

这段是你自己的感受还是转的呢?写的多么好!我有一段,就是怀孕期间到孩子5岁前,我对 ...

这是我自己的感受,因为我花了很多时间在了解自己与家人的关系方面,把创伤挖开再治疗,所以这方面的感受会更深一点。

过去我属于比较听话的女儿,但绝不是心甘情愿的,而是从小被灌输的道德观念很强烈,所以不愿也不能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这样的结果就是:听话很长一段时间,就会像火药桶对着我的父母爆发,因此他们会觉得我有时候也特别倔强,什么话也听不进。

现在大部分时候我还是听话的,但已经是心甘情愿的不争辩、不对抗了,我也继续“倔强任性”——对于他们对我人生的设想或期待,我就是不遵从,因为一时的遵从必然会导致自己长久的伤害,而这种伤害最后就回报到他们头上(哎,可惜这种想法,我放在脑子里将近一年,直到现在才能够有所领悟,让自己不再让“自己让父母失望了”这个事实弄得左右为难)。

我约1年前离家工作,那时候我已经决定为了自立,可以作出任何的牺牲。我确实做到了。然而,或许这是身为部分子女的魔咒,我还是不想让父母对我失望和伤心,即便这是他们自己的原因,这种情况也让我心有不安。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3-21 08:46:35 |显示全部楼层
樵苏 发表于 2012-3-20 16:31
可以的话,不和父母一起生活是一个好选择。我非常想有一天我能和父母从物理距离上也分别开来。哪怕住在一个 ...

我爱她!
我也爱我的母亲,我还记得小时候经常生病,我妈妈就把我背在背上去看医生,这种记忆很深刻。

每一种生活都有它的局限,如果你父母不帮你打理家务,因此而出现的局限可能更大也说不定。城市里当妈的白领真不容易,如果上完班还要干家务,那么必然身心疲惫,身心疲惫的话,其他事情的质量就会大打折扣,包括与孩子的互动。或许,从我的角度来看,暂时接纳这种情况吧。事情会发生变化的,可能是你的工作不再需要耗费那么多时间,或者家务活有了其他更为方便实惠的处理办法,等等,那时候决定就会自然而然出现的。


{:1_149:} 现在当妈的真不容易,忙着工作、照顾小孩、干家务活,还要处好和父母、公婆的关系。正因为如此,才更需关注自己的心理状态,否则很容易疲累。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3-21 08:48:02 |显示全部楼层
小颀妈妈 发表于 2012-3-20 18:04
“而我,一边不愿意妥协,一边觉得自己不孝。”

很多时候,我们对孝道看得太重了,以致于——我们无法 ...

谢谢你的祝福!{:1_143:}

“接纳自己”是四个字,可惜做起来挺不容易,但除了坚持也别无他法。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3-21 08:54:23 |显示全部楼层
明月照我心 发表于 2012-3-20 23:21
觉察能力的提升决不能忽略在小事上的磨练,如此一点点磨练,我们遇到所谓的大事时,才可能招架得住。

...

听到你说在小事上会滑铁卢时,我立刻想到了自己看过的一段文字,所以我一定要把它找出来,现在找到了,打出来:
“我们可能会以为自己愈是开放,愈是需要更大的灾难来迫使我们达到极限。然而,有意思的是,当我们越来越开放的时候,大的灾难可以立刻把我们唤醒,小事则会在我们不留意的时候突袭我们。然而,不论大小、颜色、形状如何,要点仍然是向生命的不适贴近,清楚地加以观察,不要只是一味护卫自己。”

-------------------出处:《当生命陷落时》佩玛丘卓 著

点评

明月照我心  握手。  发表于 2012-3-26 15:54:30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3-21 09:07:02 |显示全部楼层
刚发现这个好贴呢,写的真好

Rank: 9Rank: 9Rank: 9

Medal No.1 Medal No.5 Medal No.10

发表于 2012-3-21 09:49:19 |显示全部楼层
蓝田日暖 发表于 2012-3-21 08:36
这是我自己的感受,因为我花了很多时间在了解自己与家人的关系方面,把创伤挖开再治疗,所以这方面的感受 ...

“现在大部分时候我还是听话的,但已经是心甘情愿的不争辩、不对抗了,我也继续“倔强任性”——对于他们对我人生的设想或期待,我就是不遵从,因为一时的遵从必然会导致自己长久的伤害,而这种伤害最后就回报到他们头上(哎,可惜这种想法,我放在脑子里将近一年,直到现在才能够有所领悟,让自己不再让“自己让父母失望了”这个事实弄得左右为难)。”

“我约1年前离家工作,那时候我已经决定为了自立,可以作出任何的牺牲。我确实做到了。”


妹妹真的很了不起!
我们这里的姐妹,多半都是有了孩子之后,从育儿才慢慢转向育己的,妹妹这么早就已经走上了自我成长之路,这么年轻就已经有这么深的自我觉察之功力,着实令人钦佩啊!
颀,男孩,2007.1.25

如果这就是生活……

Rank: 9Rank: 9Rank: 9

Medal No.1 Medal No.5 Medal No.10

发表于 2012-3-21 10:23:32 |显示全部楼层
蓝田日暖 发表于 2012-3-21 08:48
谢谢你的祝福!

“接纳自己”是四个字,可惜做起来挺不容易,但除了坚持也别无他法。

“接纳自己”其实本不该是一件需要坚持的事情,因为接纳自己是顺应自己的本心、是爱自己、是让自己放松。

如果需要坚持才可以接纳自己,我自己的感悟是,这种情况多半是自己对需要接纳的那件事情进行了价值判断,将其判定为不好的(比如:不孝、不善良、不友好、自私),这样就会使接纳自己变得很困难——因为那个自己如此之不好,接纳起来当然有困难喽。{:1_115:}{:1_114:}

所以,我理解,你说的做起来不容易,其实更多的,就是不对自己的那些真实感受真实想法做评判、不去将其定义为“恶、坏、错”,这事特不容易。因为我们都希望自己能够做一个好人,我们都竭力避免做恶人做坏事错事。

点评

蓝田日暖  谢谢。即使头脑里没有思想的声音,无声的价值判断也在进行着。我之所以说要坚持,是因为我经常会忘了这一点,所以才要提醒自己,当用特定的方式提醒了自己之后,我才会比较放松地来接纳心头出现的一切。  发表于 2012-3-23 09:03:04
颀,男孩,2007.1.25

如果这就是生活……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3-23 00:41:38 |显示全部楼层

好贴,献花

点评

蓝田日暖  谢谢。  发表于 2012-3-23 08:59:30
一个内心没有获得自由的人,就永远不是一个自信和勇敢的人!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3-23 09:56:45 |显示全部楼层
盲信的阴影和心理治疗

在本版块看到灵修骗局的帖子时,我的八卦心又蠢蠢欲动,于是我去搜了克里希那穆提的私生活。我得承认,在克教导人们相信自己、以己为师时,许多他的读者并没有做到,因为他们把克视为偶像、视为完美典范来尊崇。了解了藏传佛教的卡卢仁波切与年轻女性间的一些事情后,我对于这些精神导师不良行为的接受度大大提高,不会像以前一样大受打击。在世俗层面,某些行为必须被打上“不良”两个字,其中灵修界的男性经常犯的一种不良行为就是剥削女性。那些剥削女性的人开悟了吗?也许开悟了,也许没有开悟。但不管怎么说,从心理学角度来看,他们内心有很大的阴影,权力欲、性欲等等仍会掌控他们,人际关系的挫折仍在妨碍他们。把他们假想为每时每刻都完美的老师,那么学生就会被剥削,旧的创伤还未愈合,新的创伤又形成了,即使在意识层面有了些长进,这些学生也不得不面对众多的心理问题,而有勇气站出来说话的人,又不得不担起“毁谤、污蔑老师”的后果。我认真阅读了June Campbell对于藏传佛教的解析,以及她与卡卢仁波切的关系,深感理智的重要、盲信的可怕。另一个很深的感触是,人际关系,无论家长与子女关系,两性关系,还是团体内的工作关系,都不是件简单的事,这也绝对是宗教界必须面对的问题,否则类似这种令人幻灭的事情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我在搜索过程中,又发现了一则年轻女性控告索甲仁波切(《西藏生死书》作者)性侵犯的新闻。不少灵修界的人轻视心理治疗,但实际上他们如果能够得到合适的心理治疗,这类事件会少许多。不过已有一些能够正视自己需要接受心理治疗现实的修行人,如宗萨仁波切就提到了自己的童年阴影和接受心理治疗的事。

对于女性而言,在修行道路上必须擦亮眼睛,你得有自己的理念和主张,什么事可以接受,什么事不能接受、自己不会去靠近。在各类寺庙里,开悟的人有多少?臻于完美的又有多少?凤毛麟角,大多数都和我们一样,不过是走在路上而已。那么假如你在心头给对方设个“理想形象”,自动为他的行为寻找美好的理由,你岂不是很容易上当受骗?虽然有时候理智两个字显得有些死板,直觉和情感似乎更为自然美丽,但我们还是得常保理智。男女还是有别,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在理性、情感上。女性真不能忘了理智的重要。在还未达到可从内心获得一切正确答案的阶段时,我们还得要求助分析、思考和判断等理性功能。

心理学是一个大宝藏,对于解决实际的人生问题有许多切实可行的办法,不该被忽略。

最后,不要因为那些心灵导师的行为污点,而认为其作品不值一看,如果他的书、演讲确实带给你很大的启发,确实帮助了你,那就相信这一点,不要因为他的某些行为而决定不再看他的作品一眼。

点评

小颀妈妈  最后一段完全认同哈。  发表于 2012-3-23 10:32:30

Rank: 9Rank: 9Rank: 9

Medal No.1 Medal No.5 Medal No.10

发表于 2012-3-23 10:22:25 |显示全部楼层
蓝田日暖  谢谢。即使头脑里没有思想的声音,无声的价值判断也在进行着。我之所以说要坚持,是因为我经常会忘了这一点,所以才要提醒自己,当用特定的方式提醒了自己之后,我才会比较放松地来接纳心头出现的一切。  发表于 1 小时前

我之所以回了这一段,是因为看到你前面这句“但除了坚持也别无他法”。

我自己的一个经验就是:从思想上找出自己无意间否定自己的那些观念,重新审视那些观念,从源头(观念)上解放自己。这样每解放一个观念,就接纳自己一些,这样的接纳就比较彻底。后面也不再需要坚持就能自然地做到。

我感觉,这可以说是一个“他法”吧,所以就很想分享给你。

当然,条条大路通罗马,成佛的途径有千万条,绝不是说必须走我这一条才好才对哈,只是单纯的分享而已

点评

明月照我心  我的“他法”是,在小事上去感受自己的感受,得到充分表达的感受背后,会升起那个深层的信念。去看着那个信念,任悲伤升起。当悲伤消散时,信念也就瓦解了。  发表于 2012-3-26 14:42:11
蓝田日暖  我今天这么干了。  发表于 2012-3-26 14:24:51
颀,男孩,2007.1.25

如果这就是生活……

Rank: 9Rank: 9Rank: 9

Medal No.1 Medal No.5 Medal No.10

发表于 2012-3-23 10:32:04 |显示全部楼层
蓝田日暖 发表于 2012-3-23 09:56
盲信的阴影和心理治疗

在本版块看到灵修骗局的帖子时,我的八卦心又蠢蠢欲动,于是我去搜了克里希那穆提 ...

我看了那个帖子,也对克氏的私生活很有八卦之心呢,你查下来就“在克教导人们相信自己、以己为师时,许多他的读者并没有做到,因为他们把克视为偶像、视为完美典范来尊崇”这么一个结论吗?(话说这个结论我觉得一点都不奇怪哈)

“当女儿质问克氏的时候,克氏的回答有点恼羞成怒,--我是没有自我的。”
老实说,看到这段的时候,确实还是对克氏有些失望的。
当然我也知道,这种失望是我自己的问题,和克氏本身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点评

小米花儿  话说我本来没准备去看的,后来因为马龙小组提到了,去看了,对克的事情,我也有些失望,但他的书我还是喜欢  发表于 2012-3-28 15:13:23
蓝田日暖  我自己的感想没具体说。我对克也建立了一个比较理想的形象,所以我也有些失望。关于他的八卦,就是性生活方面,以及爱打扮什么的。但对于后者,我觉得没什么问题,把自己打扮体面没什么不对,干净清爽帅气多好。  发表于 2012-3-26 14:27:54
颀,男孩,2007.1.25

如果这就是生活……
头像被屏蔽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3-26 13:49:06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签名被屏蔽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3-26 14:29:5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2-3-26 14:34 编辑

精神品质和我的困扰

我用滚水煮了包心菜,然后就着白粥把它吃尽,其实包心菜还剩了一瓣叶子,因为味道实在不佳。连续数月的阴雨天结束后,太阳开始毫不吝啬它的强光了。当它数周也不现身的时候,这里的人是如此地渴望它;等到它按时上班后,大家对它的喜爱也就因习以为常而淡化了。事实上,再过段时间人们会希望它多休息少上班,或者至少别那么热情。随着天气转暖,我也开始了一年一度的春困期:困意在我吃完午饭后的一小段时间里尤为强烈,我不得不闭目养神。我感觉自己的一呼一吸,然后略微思考了自己的现状,接着理出了这次日记的题目,我特别想探讨精神品质的问题。

首先来探讨耐心这个品质。在我做事的时候,特别做有难度的事时,我就会感觉到不耐烦的情绪。明显或隐藏着的想法是:这工作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快来不及了,我该怎么办?以我现在的能力要做好这类的事,是不是太不自量力了?我真的能胜任它吗,会不会现在的努力到头来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究竟到达哪种程度才算完工,如何把顺其自然和尽善尽美结合起来?

在这个问题上,我不能避开“严重”和“外在身份”这两项内容。前者指的是一种心态,习惯把事情看得非常严重的心态。外在身份指的则是我的职业。艾克哈特说人们的习惯之一就是把某些事情看得比天还大,因而让自己负上了沉重的心理担子。比如有些人执着于金钱,尽管他已非常有钱,但他的心还是会被每天的股市行情吊得七上八下。在我没有找到天职以前,自己正在进行的具体事务就会取而代之,获得不正常的重要性。无形中,我为翻译工作贴上了许多的意义:⑴ 它是我的谋生之道,所以它很重要;⑵ 它影响着我的未来发展,因此我不能随便对待它;⑶ 它占据了我大部分的时间,所以能否乐在其中和顺畅自如地从事这项工作对我来说非常关键。这三种信念都显得十分真实,却没有经过我认真的检查。

⑴ 它是我的谋生之道,所以它很重要。我觉得,“谋生之道”这四个字似乎已被诅咒,因为它暗示着为糊口而勉强工作的意思。对于目前的我来说,这种想法不过是一种假设,因为我还没有通过翻译在赚取报酬。所以,我把这句话改成如下内容:
在众多工作中,目前我最喜欢翻译,它是我获取收入的一个管道,但并非唯一的管道。对我来说,收入的管道非常丰富,不会局限、固定在某一处。

⑵ 它影响着我的未来发展,因此我不能随便对待它。前半句话是正确的。就钟表时间来看,过去所做影响现在,现在所做影响未来。但后半句话则表明了一种不必要的自我监督心态。事实上,在翻译时,我的工作态度一向认真,偶尔有不耐烦情绪,也能较快消解。总体来说,认真的做事态度已经是我目前的常态,过程中出现的细微烦躁我也能感知并做较好的处理,因此这第二条的信念根本不需要存在。因为,前半句我已有深刻体悟,不需强调。而后半句与事实不符,即便它真反映了事实,也不可能起到积极的作用。所以,我选择删除这个信念。

⑶ 它占据了我大部分的时间,所以能否乐在其中和顺畅自如地从事这项工作对我来说非常关键。这一个想法提出得非常棒,因为它很重要。而且,我认为这不是一个需要删除的错误信念,只是还须要增加一点灵活性。身而为人最大的乐趣恐怕是:爱我所做,做我所爱。身而为人,永恒的追求就是快乐和满足。当然,如果外部环境已经让你没得选择,你大部分的时间已被安排妥当,那么你只好臣服,接纳那些分派下来的工作,至于能否乐在其中,就不是你能控制的事了。比如,被判无期徒刑的犯人就已失去了绝大多数的选择,他们生活的地方固定不变,他们按照监狱的规定干活。他们能爱上监狱中的工作,那会是件很好的事。但他们若无法唤起工作的热情,也实属正常,毕竟人的热情不会被一切类型的工作激发。

我常常能从写作中获得快乐,偶尔也能从翻译中获得满足。但总体来说,平和才是我最主要的生活状态。与管理类工作相比,毫无疑问,我更喜欢从事翻译。有时候,我回忆起做兼职翻译的岁月,尽管也有身体比较累、时间比较赶所带来的困扰,但总体说来,它使我感到充实。这种感觉,我从事过的其他工作都没办法带给我。我想把感觉当导师,在工作这件事上,虽然我尚未找到激发我热情的天职,但至少我的方向是正确的。
头像被屏蔽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3-26 15:01:09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签名被屏蔽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3-26 15:30:38 |显示全部楼层
蓝田日暖 发表于 2012-1-6 09:12
你认真感受过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吗?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就是我母亲的翻版,我和我母亲都对父亲有着诸多的 ...

爱是独立存在的,爱无法努力去获得,在我们心量逐渐开阔、不再死死关注自身利益的时候,爱就会出现。
很让我感慨的一句话,谢谢{:1_143:}
展示、升华、创造自己
YOYO手记(20090902女) YOYO博客
头像被屏蔽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3-26 16:04:06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签名被屏蔽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3-26 16:05:13 |显示全部楼层
刚刚全部看完,写的真好~~
展示、升华、创造自己
YOYO手记(20090902女) YOYO博客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3-27 10:24:24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他法”是,在小事上去感受自己的感受,得到充分表达的感受背后,会升起那个深层的信念。去看着那个信念,任悲伤升起。当悲伤消散时,信念也就瓦解了。

------
有些信念这么做能够较快地瓦解,但有些信念,尽管我会在它升起时感受它,它的力量也在逐渐减弱,但它很难瓦解,我只能带着它一起生活,当然它不会时刻跟着我,只会在特定的环境中作用。我也尝试过在头脑层面唤起那些情境或假设那些情境,但帮助不大。明月,你会通过观想来处理这些问题吗?

我昨天刚刚看了肯威尔伯的书,这也一直是我的一个大困扰,那就是到底怎样把隐藏在潜意识中的信念全部挖出来,因为今日之事只能引发部分的信念,还有许多遗留的深层信念。所以看到克说的“我们只能这么慢慢地随着生活,让一个个信念显形,然后消除逐渐消解它吗?有没有更彻底,不是这么慢慢来的办法?”在这方面,精神分析是有用的,我过去的许多信念就是靠精神分析发现的,然后在实际生活中逐渐感受并解除的。但这段时间,我为此分析、思考了好长一段时间,收效甚微,就是在头脑层面的发现也没多少。这么做了一段时间后,我就开始在想自己究竟在搞什么?那时候,这种完全看不到目标和结果的状态确实难捱。现在,我放弃了这种长时间的思考,开始有规律地做事。或许是我没有掌握精神分析的精髓,暂时我得把这件事搁置了,让自己在生活中发现信念,然后通过感受它来处理它。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3-27 10:26:55 |显示全部楼层
大爱无痕 发表于 2012-3-26 16:05
刚刚全部看完,写的真好~~

谢谢,希望大家都能从家庭中不断成长,因为我觉得家庭内部关系是最琐碎也最复杂的。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3-27 11:05:13 |显示全部楼层
我所听闻的夫妻相处“趣闻”——每个人都有他的背景“局限”

就像明月能在奥修书中寻找到合适的解答一样,我常常能在艾克哈特的书和演讲中得到最适合我的回答,所以他是我最尊重的老师之一。他吐词清晰,字词之间有空隙,几乎不会连读或吞音,这对于英语非母语的我来说非常关键。另外一些大师的演讲视频,不是口音严重,就是速度太快,有时候听着听着,我就怒火中烧,因为听不懂、听不清而升起了强烈的不耐烦,哎,说实在,在我生活中出现较高的负面情绪就是烦躁。这种不耐烦会让我责怪起那个演讲的大师来,我会想:“他就不能说得慢一点吗?”等我平静下来之后,我就全神贯注,甚至把头发都撩到耳朵后边了,就想听个明白。最后,我不得不承认,就我目前的水平,没有字幕,实在是听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于是,我能选择的老师就有限了,我最常听的就是艾克哈特和韦恩戴尔的演讲。

我一直对有具体人物、地点和情节的虚构或实际故事深感兴趣,我的大脑也特别能够记忆故事,但一遇到什么英语单词、什么理论了,它就不管用了。

艾克哈特的伴侣叫金(kim),是加拿大华裔。有一次,她给大家讲述了他们两人的实际生活。因为常有人非常羡慕地询问她,和艾克哈特这位灵性导师生活一定非常棒吧?很显然,大家都把这种生活想象得非常神圣美好。不过金要说的是一些让大部分夫妻都会感同身受的因习惯不同带来的生活琐事。

两个人住在一起后,金觉得自己烹饪会比较好,基本上她属于那种比较勤快的人。而艾克哈特呢?他从小生活的家庭,家务活都是由女人包办的。当时,金并不喜欢自己做饭,只是觉得应该自己动手做饭,而且她觉得家务活应该双方共同来做。结果呢?女人做家务是应该的嘛。总之,艾克哈特在家务活上没有任何主动的表示,当他保持临在的时候,金正满怀怒气地切菜、烧饭。金这时候满脑子的想法是:“为什么这家伙不想着帮我一把呢?难道一定要我开口叫他吗?”金不太习惯主动给人分派任务,她觉得像这些事对方应该主动想到才是。她一度因为看不惯对方的懒惰而萌生了离开的念头,可最后,因为她自己也是修行的人,所以最终意识到自己对对方的期待才是最大的问题。其实,艾克哈特很乐意帮忙,但他属于需要人叫的类型,如果你不叫他干活,他可能会以为你自愿干某事,他会给你足够的空间不打扰你。于是,金学会了接受这个现实:如果某件事需要艾克哈特帮把手,那么就毫不扭捏地直接对他说就行。

德国人的“拐弯抹角”
就像中国人看重面子,不会让别人下不来台,所以有时候说话就显得拐弯抹角,德国人也有这种情况。在吃饭时,他们向别人要水喝时,会问:“你的水不好喝吗?(Is your water no good?)”数年来,艾克哈特一直这么问金,结果金总是回答她:“不会啊,这水挺好的。”有一次,金和一班德国朋友吃饭,有个女士也这么问她,她觉得有些奇怪,不过还是回答她自己的水没有问题。突破终于出现了,旁边坐着的德国人告诉金,对方的目的是让她把水递过去,她想喝水。啥?犹如惊天霹雳,金这才意识到,原来这么些年来,艾克哈特向她要水喝,一次都没有成功,她总是在拒绝他。当她回去见到艾克哈特后,直截了当问他:“你以前问我,水好不好喝,其实是你自己想要喝水,对不对?”他承认是的。两人把这个问题沟通后,艾克哈特就改变了方式,他改变了这种德国式问话,而是直接表明目的:“我想喝那水/饮料/酒,你能递给我吗?”

点评

高雅高歌  哇,文化不一样就太难解读德国人的要水了.  发表于 2012-3-27 21:27:27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幸福大观园 ( ICP12039693 )  

GMT+8, 2019-1-17 19:28 , Processed in 0.109105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