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客户端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蓝田日暖

家庭是个大课堂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4-8 16:56:04 |显示全部楼层
我和你的差距还是不一般的大啊,继续学习之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4-8 18:02:2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8-4-8 18:13 编辑
萱妈种太阳 发表于 2018-4-8 16:53
我的波动也是非常大的。最近重新读你的文章,让我平静了下来。每次你的文章,都比任何书籍对我都要有效。因 ...


这个帖子的如下内容与家庭主题无关。

“最终获得自己想要的稳定情绪。”

我觉得有必要从自己的角度来说说这句话。

可能是“稳定”这个词承载了太多的历史,现在,这个词会让我觉得,人生有点乏味和无聊。当然,我知道你的意思是什么。

这些字词组合起来,其实是会给人很大压力的,尤其是“最终”这个词。情绪这个东西,是随时随情景波动的,说稳定,是个很粗糙的说法。

倒不如,把目标设柔和一些,就是一天接着一天关注自己的状态,尽己所能地让自己活得充实一些。

我曾经和你说过一些重点,这些重点基本是不会变的。

每天其实都是很新的一天。睡眠是很有趣的事,在深睡无眠中,我们的身心得到放松,但我们无法有意识地觉知自己的思维,控制我们自己的思维。而当我们醒来时,很少有人能够立刻进入特别高兴的状态,更别说兴奋的状态。睁开眼睛醒来时,我们会记起一些事,如果我们立刻记起的是,今天我有哪些事特别想做,我想立刻洗漱好投入地去做那件事。这种状态是极好的。在这种思维模式中,我们开始进入兴奋,然后我们会去做自己喜欢的事。

然而,很多人很快记起的不是这些,很可能是烦恼的事,很可能是对上班等的不喜欢。这就是另一回事了。

又或者只是淡淡的感觉,不是烦恼,也不是期待或兴奋。这其实也是一种很好的状态,类似于无念的平静状态。

无论是哪种状态,醒来后立刻抽出时间来,建立良好的状态——可以冥想,可以写欣赏列表(形式灵活)——特别重要,意义丰富。对大部分人来说,这个时段比较自由,可以专注地调整思维,能相对容易地建立自己想要的状态。等到开始进入后续阶段——准备早饭了,叫孩子起床啦,与人交流,工作,等等,比较大的概率是状态会逐渐变差——这么说吧,这基本是一种比较可测的变化,所以中途有意识地休息,放松身心什么挺重要,有助于改善这后续时段的情绪质量。

但是早晨抽出时间来建立一个好开端直接影响到接下去的情景和自身状态,再强调也不为过,而且这是一个每天都存在的事实。因为,我们每天还是会睡觉,醒来过后还有一个思维和情绪的缓冲期——简单而言,不管你睡觉前多么快乐,多么兴奋,这种状态不会直接过渡到你睁开眼后的那个时段——你可能会自发记起让你兴奋的事,它依旧让你快乐,经由这种思维模式,你开始进入快乐或兴奋模式。但绝对不是,你一睁开眼,哈!你就是兴奋的,不是这样。中间有你的思维模式作为过渡——你可以自己决定这种思维模式,比如你可以在睡前做好决定:明天醒来,一睁开眼,我就决定把昨天发生的好事在脑子里描述一遍,或者,明天睁开眼之后,我会有意识地感觉与放松身体,然后冥想15分钟……

上述说的是对特定时段的有效利用。

至于具体的关注事项,比如那些反复出现的自己不喜欢的情景,处理时段最好的就是独处时,给自己时间上的缓冲期。等到事情发生时去处理,基本是来不及了。点太大,不具体展开。只说一种情况,如果过年让某个人不喜欢,而且几乎每年都会有差不多的不愉快发生,那么如果这个人想改善过年期间的状态,就最好是在状态好时,在过年之前做这个事。这就是我前面一个帖子说的提前准备与适应。

……

细节的东西其实也有很多新的,但是最近不想写,暂时就说到这儿吧,如果要写,应该会发到灌水区那个帖子里,这个帖子还是会聚焦于家庭主题。

点评

蓝田日暖  别说,这还真是非常重要而有意义,并且可以随时实践和实验的理念。当然,用不用从来都是个人的事,我只管写,顺便在这个点评里强调一下它的重要性。  发表于 2018-4-10 15:54:06
萱妈种太阳  我还没有悟出来这样做的好处,但是觉得你说的好有道理,汗!我对你以前说的比如对着一张明信片,就能想象徜徉其中来一个冥想式的郊游,这种方式印象非常深刻也很对我味口。早上晨起时的我一般都是无感的,从没注意过  发表于 2018-4-9 17:09:05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4-18 17:00:4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8-4-18 17:08 编辑

这看上去是很有挑战的场景,车子卡在了乡间小道上,前后都是车。雨下得很大,身边有焦虑的声音,但我并不焦虑。会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发生吗?我想自己不至于那么倒霉,会遭遇什么狗血事件,至少从目前来看,不会。

雨越下越大,往前看,居然还有车从山上下来。老爸行动很迅速,他打着伞下了车,与几位临时管理员商量对策。他们似乎商量出了什么办法,于是招呼着老弟往右边再让一下,让左边的车过来,然而,这次的办法很糟糕。车况估计错误,两辆车卡在一起,前后左右都动不了了。车轮再往右一点点就是条沟渠,也就是说,此时此刻,谁也别想上车,谁也别想下车。

行动上,我是什么忙都帮不了的。我看着窗外的老爸,一个英文词汇冒了出来“solution orientation”,解决方案导向。老爸显然一直在这么做,他没有任何抱怨,而是直接下车观察路况,看有什么可做的。这其实是在遇到挑战时最好的态度。专注于解决方案,此刻的我,行动上不行,思维上还是能做到的,我相信解决办法总会有的,只是个快慢问题,我还相信不会太慢。

又有几个司机下车,共同寻找解决方案。他们和管理员移开了一辆挡路的三轮车,又通知我们后面的车先往后倒,因为那里空间比较大,更容易疏通。左边的车终于开过去了。我在心里说,“老爸,好样的。”但前面的空间依然狭窄,对于此刻开车的老弟很有挑战。然而,他再一次显示出了自己的专注力。在这样的时刻,他有这样的能力全神贯注于最重要的事上,也就是安全稳妥地把车驶向安全地带。而且,他已经拥有了这样的开车技术。

我们终于驶离了乡间小道,在回城路上,我回味着刚刚发生的场景,觉得很好——当然“很好”的意思不是我希望这样的事再发生,而是我有了些新发现。我喜欢以这样生动的方式去发现家人身上对他们自身很有益的状态和能力。遇到问题,不是去抱怨而是思考解决方案,作多种尝试,这发生在老爸身上,不是很好吗?遇到挑战,不是陷入抱怨,不是陷入慌乱,而是能够冷静下来,把最重要的放在首位,尽量全神贯注地改善现状,这发生在老弟身上,不是很好吗?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4-18 17:16:1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8-4-18 17:34 编辑

可爱的滔滔不绝

我看了一点《好久不见》,对这部剧的时间设置感到奇怪,于是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我还以为背景就是现在呢,没想到是汶川地震前后的,不像啊……”

我也就是随便说了几句,不知道为什么就触发了老妈的讲解欲。她开始给我讲述故事剧情,一两分钟后,我已经懵了,因为我就断断续续看过一点点,里面的人物关系真的是搞不懂。我一边发懵,一边提出自己的疑问,但是老妈的滔滔不绝不能使我的脑袋变得清明,故事朝着无比狗血的方向发展了,因为老妈在预测是谁搞的鬼,以及这个人可能是男主父亲的私生子……



我满脸问号,彻底打消了搞清剧情的想法。但是,看着她的脸,我记起了一些相似场景。我突然想到,其实这样的场景是我该多回味的,因为这生动地展示了她的可爱,她孩子气的分享欲。至于,这部电视剧怎么样,我真没兴趣,因为初步看来,这是部集各种狗血梗于一体的电视剧。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4-25 15:37:0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8-4-25 15:41 编辑

最近在看一些超小住宅和郊野筑家的节目,一口气看了好多期。其中有一期节目是在瑞典某森林拍摄的,那儿有许多独特的圆锥形小屋子,是当年烧煤人的临时居所。虽然储藏室里有鸡蛋、咖啡、米、茶等食品饮料,但日常生活还是很原始的。没有电,屋子里点的是蜡烛;厕所也是原始的蹲坑;要自己劈柴生火烧饭煮茶。

管理员教大家如何用正确的姿势劈柴,如何生火,去哪里取水。节目制作人的两个女儿还小,她们颠着平底小锅,往里打了两个蛋,然后放到了铁网上,铁网下火烧得正旺。她们俩和弟弟把采的蓝莓放在了米锅里,在父亲问他们“你们怎么知道这没有毒?”时,他们的回答很可爱,他们说,“因为我们已经吃过了。”

吃完饭后,几个小孩在小溪里刷碗。一种异常熟悉的感觉涌上了心头,我不就在这样的小溪边洗过锅碗吗?其实他们在做的事和我小时候的野炊非常像。老师把任务分配下来后,大家负责拿相应的炊具、熟食和菜蔬肉类。具体拿什么食材,是否拿熟食,并没有什么硬性要求,一般老妈还是会给我备一份熟食。后来想想,还真是必要,毕竟我们这批小学生里大厨少,很难保证做出全熟好吃的菜。

在第二天出发之前,我们都很兴奋。虽然身在农村,真要找个可以让我们野炊的地方估计是能找到的,但太近就没意思了,所以我们都是走较长的山路去其他地方。野炊地点一般是在河边或溪边的石子滩,这样水有了,搭灶台的石头也有了。一些人留守,其他人去找木柴,大家行动起来。

总算把石头堆稳了,生火又是一番劳碌,站位不行就会在浓烟中狠呛一阵。那时的我们可没想过充分准备,除了那些本身会烧饭做菜的,大家都是赶鸭子上架,仓促行事,于是过程中意见和建议多多,一边忙碌一边叽叽喳喳,不时有些小矛盾。我们这组的结果有点惨,米饭和肉菜都有些半生不熟,还好带了熟食,但我们还是津津有味地吃了那些半生不熟的米饭和自炒菜,毕竟是我们一番辛苦的成果,内心还是喜欢的。

等灭了火,在溪边洗了锅碗回程时,大家就开始叫累了,劳动量比平时多了很多,这也是很自然的现象。但下一年,老师说要去野炊时,大家又会兴奋不已。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4-27 18:32:5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8-4-27 23:00 编辑

他开口,“我要听放松的歌。”

放松的歌?!哦……我想起来了,是最近给他单曲循环过的《Dawn of Us》,我和他说的是“放松的歌”。

我从手机里找出这首歌,他开始跟着音乐节奏舞动起来。又过了一会,他开始问我一个已经问了好几遍的问题,他问我开头那段是什么。

他说,“这是什么?”我第n遍告诉他,“这是电音。”这次,我有了其他想法,问他要不要听听其他电音,他说好,我在网易云上找了一张电音专辑。给他听了好几首,结果都是听了前奏就说不要听。

我问他,“那你要听什么,还是刚才那首歌吗?”

他说,这次稍微换了个词,“就是那首轻松的歌。”

行行行,我又调出王嘉尔的《Dawn of Us》。听着听着,他开始唱起了高潮的那句“let it come, wuuu~~oo”,发音还挺准。这是一首我们两个都可以单曲循环的歌。我们俩的共同点,就是可以不厌其烦地看或听同样的东西,一遍又一遍,当然前提是这东西得我们喜欢。所以一首歌,可以单曲循环听上很久,一个节目也是。同样地,专注的时候,我们都不喜欢被人打扰,一被人打扰就容易冒火。他会直接表达他的不满,至于我嘛,则学会了更合理地安排时间,把需要专注看或听或写或琢磨研究的内容放在不容易有人打扰的时段。

我们俩是彼此的好玩伴,当两个对很多事都觉得无所谓、没什么要紧严肃,又最看重找乐子的人碰在一起时,快乐玩耍的概率是很大的。而在快乐玩耍中,常有新发现,新发现又会链接上新乐趣,因此是非常好的循环。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7-30 17:54:5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8-7-30 17:57 编辑

”阿姨,阿姨,阿姨。我要工作。工作……“

What?! 好吧,她要玩我的电脑、耳麦和鼠标。行吧,让她稍微玩一会。她大概是受了《小猪佩奇》里面猪妈妈工作的那一集吧。

过了一会,我突然起了一个念头,小家伙很喜欢跳舞,不如给她找支歌舞mv吧。什么好呢,我很快有了主意,Got7的Just Right总的来说还是比较鲜明轻快的,无论是MV还是旋律。至于歌词吗,反正是韩语,我们都听不懂。我找到后,选了最高清版本,给她戴上耳麦,让她看个够。

看了之后,她特别激动,一定要跟着跳起来,在我的床上重重蹦跶,我怀疑床快要塌了。我把耳麦从她头上摘下,有线耳麦,不适合这么搞。聪明如我,自然想到了其他办法,我拿出手机,在网易云找到了这首歌,电脑音箱很久不用,大概已经坏了,就这样搭配吧。电脑屏幕上播着画面,手机放着声音,效果相当不错,她快乐地跳了很久,很快学会了几个动作。

她的力气特别大,皮肤特别紧实,我时常打趣说她都有肌肉了。后来,我发现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小家伙平时一直本能地找各种机会练,练,练,翻跟斗什么就不说了,还会在我床上“练脚”。就是头朝下,脚向上,努力搁在床头板上。

我看到时,很有种了然的感觉,于是和她说,“原来你在练脚啊。真厉害!”那次后,她也喜欢把这叫做“练脚”了。至于Just Right的歌舞,她上瘾了好多天。她当然不知道“Just Right”这个名字,直接就用“叔叔阿姨”代替,因为那支MV里有七个叔叔和一个阿姨。为了方便自己,我在她妈的pad里找到了这支mv还有一些现场表演,她看得很欢。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7-30 18:23:3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8-7-30 18:25 编辑

汪汪队?嗯?!两个人总算有了共同语言。

汪汪队是什么?我百度了一下,把一段文字摘录到了自己的手机写字板里。我不需要去看具体的动画片,只需要知道汪汪队有哪些成员,他们叫什么名字,大概有些什么特色。这就够了,足够我编一箩筐故事了。

很快,我就记住了汪汪队总体成员的名字,外加他们配备的一系列工具车,至于谁开什么车,大致了解一些也就行了。互动相当愉快地进行着,我给他讲了一个汪汪队家停电的故事。

停电有什么好讲的?话是这么说,反正我自己讲得挺生动,他听得很认真,以至于还想听下一集——我都没和他说有下一集。

”……毛毛和珠珠决定先看看保险丝有没有坏。珠珠按照毛毛的提醒,去了二楼,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了他说的装保险丝的小盒子。珠珠不敢爬梯子,只好由毛毛负责一切了,她就打个下手,扶扶梯子……“

……

”莱德开着沙龛车……“他在分享他知道的故事。

”嗯,沙龛车?!不对啊,是沙滩车。“

”是沙龛车。“

”耶哎,明明是沙滩车嘛。沙龛车是什么啊?“我做了个嫌弃的表情,模仿他”杀龛车“的发音。

他双脚跳了起来,一边笑着,一边甩手,激动得不行,”是沙龛车。沙龛车。“

”是。是。沙龛车。沙~~龛~~车。“

他继续大声笑着叫着,双手挥舞着,想要打我。不是真的要打我,而是那种典型的,”哎呀!你干什么啊!不要再说了嘛“那种复杂而高兴的心情。

我为什么要这么干呢?我应该是个有爱包容注意语言行为的长辈才对嘛。

呃!我最近受了些影响,决定时不时做个嬉皮笑脸的长辈,他们可以模仿我,我可以模仿他们。我发现,模仿他们说话的方式,耍赖的方式,特别容易逗他们笑。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7-31 10:50:07 |显示全部楼层
脸盆,荞麦,堆沙堡?

哦豁,老妈还真是够有创意的。

不过这创意并非出自于她,而是小家伙们首先发现的。他们把脸盆里的荞麦当沙子,在阳台上玩得不亦乐乎。一开始,她是不愿意的,嫌脏乱。几天后,想了想,她认真洗晒了那些荞麦,分装在两个塑料盆里,还买了一把塑料锹和塑料铲。这样,一切都齐活了。

阳台上,客厅里,两个小家伙兴奋地往“沙子”里藏小玩具,或温柔或粗暴地铲沙子,搅沙子。荞麦洒得到处都是,没关系,稍后打扫收尾就行。

好在大家没有严重洁癖,洁癖稍厉害一点的,也在逐步改变中。没有洁癖挡道,乐趣自然更多一点。关键在于,乐趣重要呢,还是时刻的整洁有序重要呢。如果放松了后面的标准,双方就都能愉快好几分。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10-12 16:59:5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8-10-12 17:06 编辑

是时候重温一些儿时记忆了。

从来没有离家一个礼拜过,这次居然一口气要离家两个礼拜,说起来还真是很独特的体验。学校初次实施半封闭教学,两个礼拜才能放假回家,刚上高一的我有了强烈的思家之情。

某天,大概是中午,学校的喇叭里传来了消息,通知我们哪些家长正在校门口等待,其中就有老妈。我和老姐汇合后,在大门口见到了她。现在想起来真是好笑,一门之隔,搞得我们像在坐牢,可怜巴巴的。她拎着两袋水果,也没说什么,沿袭了她一贯的行动派作风——你让她说什么亲密的话,那就太勉强了。我们接过水果,她肯定是说了一些类似“注意身体,注意保暖”的日常叮嘱,然后我们就离开了。当时心里一定觉得暖暖的,以至于现在还能轻松回忆起当时的某些细节。

~~~~~~~~~~~~~~~~~~~~~~~~~~~~~~~~~~~~~~~~~~~

后院不大,从主屋里延伸出的小平房是厨房,可当餐厅的有三处,一个是离得最远的客厅,一个是离得最近连接后院的小房间,还有就是后院了。天气热的时候,我们通常在方便的后院和小房间里吃饭,冬天或是人多的时候就在客厅里吃。

后院很小,但也够架葡萄藤了,夏天可以稍微摘些自家的葡萄吃。夏天是肯定不会在家洗澡的,虽然家里洗澡也很方便,我们还是愿意走比较长的路去溪边游泳。晚饭前和小伙伴们游泳,很容易就忘了时间。真忘了也没关系,因为有人会来叫我们。远远地看见老妈走向短坝,我们就知道时间到了,不过能赖还是会赖一会。回家,换好衣服,就可以直接在后院里吃饭了。

~~~~~~~~~~~~~~~~~~~~~~~~~~~~~~~~~~~~~~~

快过年了,家族里的女人聚在一起做冬米糖。

完全不懂步骤,也不感兴趣,我们这群小孩子最期待的就是从那把大铲子上弄热乎粘稠的麦芽糖吃。吃完麦芽糖,再等一阵,就是吃刚切下来软热甜腻的冬米糖,口感和冷却后的很不一样,反正我很喜欢吃。现在想想,那也是个大工程,怪不得她们会团体作业,一次性做很多,做好每家分几包。

老妈她们已经不再做冬米糖了,不过习惯了动手做很多事,空下来的话肯定是会手痒的,所以她还是在做各种东西。自制辣酱,装在瓶子里各种送亲戚。做馒头,自己留一些,剩下的分给亲戚朋友。包粽子,自己留一小部分,大部分送人……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11-7 11:29:1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8-11-7 16:21 编辑

床头摊了一堆漫画,翻开一本,看了一半,脑子里满是浆糊:

“到目前为止还没看到女主角。还有,这个男的躺在床上干什么呀?这些旁白究竟是什么意思?莫名其妙……”

她这是在看什么东东?!我又拣了一本,这下能看得懂了,漫画作者是河内由加利,她的少女漫还是很容易明白的,也不狗血,是循序渐进型的,于是我就看了那套漫画。

那时候流行租漫画租碟。我基本是不租的,就从老姐租来买来的漫画和碟片里挑选,偶尔还是要付一点小钱。一边抱怨着她小气,一边还是看了不少90年代的日剧,《银狼怪奇》,《一吻定情》啦。

大二那年,曾经环绕在我心中的一个疑团终于有了解答,那套让我摸不着头脑的漫画是《绝爱》,算是bl漫画里的开山鼻祖。看不懂的理由很简单,一是那时候从没接触过这个类型的漫画,二嘛,那画风和文字实在过于意识流,字面意思和实际意思有较大差距,根本不明白意识流的我当然就看得云里雾里。

多年过去,那时候认识的一些人,比如Kinki Kids, 我依然关注着。一些老歌,我开始用新的视角看待,比如Speed的Steady和White Love, 实在是佩服岛袋宽子唱高音的能力。

所以说,还是要感谢老姐带我进入一个有趣的世界,一个我可以时不时回归和探索的有趣世界。

在网上找了些图片

Kinki Kids


一吻定情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12-23 15:03:20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看这个帖子,对感官那个帖子总是找不到感觉,但是对你研究的东西我又很感兴趣,想去了解你所了解的。今天终于冒出一个,我就挑我感兴趣的文字看不就行了吗,为什么要强迫自己我的脑回路还真是很执拗的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12-23 15:05:22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没来,把这里的密码给忘光了,气急败坏了试了好多次也没有成功。后来冷静下来,把试过的密码全部记下来,准备慢慢试,每天试几次,这里就想到了你曾经找东西时的那个气定神闲的方法,然后,今天我成功了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12-23 15:05:27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没来,把这里的密码给忘光了,气急败坏了试了好多次也没有成功。后来冷静下来,把试过的密码全部记下来,准备慢慢试,每天试几次,这里就想到了你曾经找东西时的那个气定神闲的方法,然后,今天我成功了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12-23 15:06:54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你对我的影响,预祝你圣诞快乐

点评

蓝田日暖  谢谢萱妈,提前祝你圣诞节快乐,还有新年快乐。  发表于 2018-12-23 15:08:31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12-25 15:17:1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8-12-25 15:18 编辑

我带小娃儿去公园。看了红鲤鱼,在草坪上跑了一会后,我们就坐在了紫藤亭里。我给了他一块夹心饼干,自己也开始啃饼干。

前面走过一只小狗。他很好奇,不停问我小狗要去哪里,他问我就答。他的人生经历、视角和我不同,加上性格的差异,自然有着不一样的兴趣点,但这不妨碍我好好回答他。

接着,他看到了草坪里一只黑色的鸟。这我可就熟悉了,这种鸟,我以前观察得多了,可以给他来个实况直播。

“这鸟很可爱的。噗噗噗跑几步就会停下,然后抬头望天,继续往前跑几步,再仰头,也不知道它究竟在看什么。”那鸟果然这样跑了起来。

“可能会低下头啄些小虫吃。”它果然低下头,开始啄食,但吃的是一些紫色小果实。

他听得有些入迷,尤其是对“虫”这个部分。我只好老实回答,很多鸟是会从土里啄小虫吃的,但这个鸟我就不确定了,也许就是吃些小果实吧。

最近,他对昆虫比较感兴趣,看到昆虫图片时,就要我把它们的名字说出来,有时候还会叫我写出来。等我报一个名字时,他就会加戏,大声说道,“那我们就给它一个响亮的名字吧——长毛吉丁虫。那我们就给它一个响亮的名字吧——宝石丽金龟。”说起来,这些昆虫我也是第一次见,算是涨姿势了。

点评

蓝田日暖  听过,没看呢,长剧一般我不追的,有人说和简·奥斯丁的《劝导》有点像,《劝导》我以前很喜欢。  发表于 2019-1-14 08:13:21
萱妈种太阳  看这段文字,脑海中跳出来一个剧作家在写剧本文字的画面感,哈哈,也不知道是咋回事。蓝田,你看不看《知否》这个电视剧的?最近很少追剧的我也在追这本电视剧  发表于 2019-1-14 08:08:24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1-31 15:15:20 |显示全部楼层
断绝不了的家庭关系,外加过得充实愉快的强烈渴望,促使我不断成长,促使我不断发展定力,促使我因地制宜……

如果所有关系都可以轻松放下,说断就断,可以说走就走、永不回头,那么关系中所蕴含的内容,也就不必琢磨,探讨,延伸。既不留恋,也无埋怨,虽发生在自己的人生中,却没有什么影响,也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印象。

这当然不是现实,只是如果。

现实是,总有你放不下的人,即便不在你的眼前和周遭,也在你的心头。也许,你特别在乎他们对你的看法。也许,你特别在乎你对他们的影响。也许,你对他们特别不满。也许,你特别担心他们……

这些与你想要过得充实愉快的渴望有很大的冲突,你不得不改变。改变你对他们的看法,开辟新的视角,学习新的知识,增长新的能力……

有时,抱怨是容易的,欣赏却很难。但是当下定决心去欣赏某个人时,你会惊奇地发现,几十年前的事竟然历历在目。你会提醒自己,“有些人的关心通过语言和行为表现;有些人则主要通过行为表现,你很难在对方的言语中找到你想要的。”

你会问自己:既然决定了要和对方呆在一起,那么究竟怎样,我可以使这样的时刻更愉快呢?有什么我可以做的?有什么态度,是我可以调整的?有什么新内容,是我可以向对方建议,并可能获得对方同意的?

你会对自己说:为什么不呢?

为什么不做这件事呢?

——时间有点仓促,可能会赶不上吃饭。
——???赶不上吃饭时间重要吗?我在乎吃的什么,吃得好不好吗?不怎么在乎,有时候根本不在乎。那不就行了,行动吧。

——麻烦!
——真的麻烦吗?!用几分钟时间准备一些物品,放进包里,麻烦吗?【不麻烦】
——可能会下雨,衣服鞋子会湿掉。即便真的下雨了,回来后把衣服鞋子弄干麻烦吗?就因为怕这个麻烦而不外出享受春光,值得吗?

你可能会认真地考虑一段关系对自己的意义。你知道,如果不回应或简单说“行”,这段关系就“断”了。但这只是表面上的断,心理上并没有断。你可能静下心来,问自己:自己想让这段关系如此草率结束吗?还是,珍惜,然后以现有的新眼光去看待它,重新激起自己对对方的欣赏——因为欣赏是高质量关系的基础。方法可能是搜索记忆,重温过去最美好的片段,提醒自己一切皆有可能,也许还有更美好的互动等待着你们。至少要努力一把,即便最后淡了联系,也不会遗憾。在不断的提醒与坚持下,几个月后,你可能会发现,关系的新世界已然诞生。

……

家庭中的许多关系就有这样的影响力。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3-11 18:14:2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9-3-11 18:20 编辑

喂!喂!这汪刺鱼也太好吃了吧。这里面的豆腐超级入味哦!

做饭的是我老爸。说到吃,我们从来不缺美味家常菜,因为父母对吃讲究,也都有不错的厨艺。老妈做菜利落又细致;老爸做的菜也好吃,就是速度慢一点,呃,慢很多。老爸家的兄弟姐妹中,经常做饭的男人不少,至少有三位,不会做饭或者做的饭会被嫌弃的女人也不少。在家务方面,实际上在许多方面,我很少从最亲近的长辈身上体会到大男子主义。真要说起来,我该说,还是女的比男的凶。所以,有时我看到某些讲家庭关系的社会新闻会感到不可思议,实在和身边的一些现象相差太多。

生活在一个司机还算分明的城市,老爸老妈很关注换季。入秋用不到电扇时,老爸会把大小电风扇拆了,从里到外地清洁,然后套上防尘塑料袋。冬天时,又会揭开热风扇的套子,摆在该摆的位置。一年之中,他总是会心甘情愿地腌火腿,腌鱼,泡杨梅酒或枸杞酒。至于老妈,做完辣椒酱做牛肉酱,随时关注、收集空瓶,好把自制的辣酱装瓶送人。最近的牛肉酱成了我的拌饭神器,经常舀一勺就着饭吃……

父母的生活经历使他们拥有特别的动手能力,因此两人在许多方面是互补的。下酒的炝花生没了,老爸会叫老妈炒一点,她很乐意;水龙头、水管、小家电有问题了,老妈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老爸,确实,他成功解决这些故障的概率挺高。

两个人展现着强悍的专注力,这儿或那儿。老妈做饭时,我们最好别打扰她,她可以在厨房里忙碌大半天,独自一人做出两桌丰盛的菜。老爸可以拿着一把斧头在厨房里,敲敲打打,打打敲敲,抽出两天的空余时间把旧的瓷砖橱柜全部拆卸。我想,过往经历使他们在某些方面,尤其是体力活动上,有了极强的韧性和耐性。相反,如果一整天无事可干,瘫在沙发上吃东西看电视,他们很快会感到厌烦。所以,才会有许多DIY的点子出现:掏出一根擀面杖,大费周章地做一顿手工面;买来一桶红辣椒,一堆蒜,洗啦,剥啦,晒啦,拌啦,装啦,送啦。谁能说,他们没有创意?不懂生活的乐趣?

Rank: 8Rank: 8

发表于 昨天 17:3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9-3-18 17:41 编辑

我在房间里。老妈若无其事地走到了附近,说,“奇怪了,那个包不见了。不会是上次忘在谁家了吧。”

我看了看她,这是什么意思?这是叫我找的意思吧。估计就是,谁叫找东西这件事我最在行呢。想了想,也没有急事,我就走到了客厅稍微找了一下,又去了另外一个房间。这时候,她说,“找不到就算了,肯定是落在别人家了。”

我都起来了,哪有这么容易放弃的,还是继续走,走到窗台边撩起了窗帘,成功发现那只黑色的斜挎包。“找到了!”我用手指了指,波澜不惊地走了。

————日常之一。

她开始转圈圈,“我的钥匙不见了。”老爸翻了一个白眼。虽然翻了白眼,他还是很主动地帮忙了。

没找到,他看着她,“裤袋里看看。”

“怎么可能在袋子里呢?”

他不放弃,“裤袋子里看看。掏一下没关系吧。”

她把手伸进去,随即“嘿嘿嘿”!我们一脸无语走开。

——————日常之二。

“我和你说,如果说这张演唱会门票转不掉的话,你愿不愿意去啊?”她说。

长情的她买了偶像演唱会上海站门票,可惜时间不凑巧,去不成了。担心门票收发转寄不及时,她这样问道。

想也没想,我回答——“不去。”

尽管对方唱功爆表,但看演唱会这种事还是得有点基础:要不我是他的狂热粉丝,要不我一直喜欢听现场。两个条件都不符合,难怪去的动力缺缺。

再想了想,安慰她,“谁知道呢。搞不好,门票马上就来了,又能迅速转寄到他的粉丝手里。往好的想吧,佛祖保佑。”

——————与死忠粉丝老姐的最新日常。

基本都是肉菜,而且都是猪肉,看样子要用上拌饭神器牛肉酱了。

厨房里一看,不用。老妈已经想到这一点了,平底锅里有个煎鸡蛋,给我的。很好!就着鸡蛋,再稍微拌一点蔬菜,又是满意的一顿。谢喽,老妈,我在心里默默说。

~~~~~~~~~~~~~~~~~~~~~

家庭聚餐,也不知道怎么的,隔壁桌说起了一种病,回头看,发现一亲戚面有愁色。想到了什么,立刻插话,“老妈,上次那个医生很好的。很负责,技术又好。”

这话一出口,老妈立刻接上了,开始真诚生动地说起了这个医生的好话。我在心里默默为自己点赞:首先,这医生确实认真负责,技术很好。其次,这或多或少可以给亲戚一点心理安慰,知道这方面现成就有认真负责技术好的医生总比不知道好。第三,既然大部分人头疼脑热就要去传统医院,也更相信传统医院,那么强调良好的就医体验,相信有很棒的医生,显然更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幸福大观园 ( ICP12039693 )  

GMT+8, 2019-3-19 14:28 , Processed in 0.046037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