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客户端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325|回复: 30

[驴友天地] 如果给你一个要不要出生的选择……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12-23 13:49:55 |显示全部楼层
先看小说,不长,看完了,再谈选择


==================


刘慈欣《人生》(2003)

来自: machlie(不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開心!) 2011-12-30 14:28:50

 母亲:“我的孩儿,你听得见吗?”

  胎儿:“我在哪里?!”

  母亲:“啊孩儿,你听见了?!我是你妈妈啊!”

  胎儿:“妈妈!我真是在你的肚子里吗?我周围都是水……”

  母亲:“孩儿,那是羊水。”

  胎儿:“我还听到一个声音,咚咚的,像好远的地方在打雷。”

  母亲:“那是妈妈的心跳声……孩儿,你是在妈妈的肚子里呢!”

  胎儿:“这地方真好,我要一直呆在这里。”

  母亲:“那怎么行?孩儿,妈要把你生出来!”

  胎儿:“我不要生出去,不要生出去!我怕外面!”

  母亲:“哦,好,好孩子,咱们以后再谈这个吧。”

  胎儿:“妈,我肚子上的这条带子是干什么的?”

  母亲:“那是脐带,在妈的肚子里时你靠它活着。”

  胎儿:“嗯……妈,你好像从来也没到过这种地方。”

  母亲:“不,妈也是从那种地方生出来的,只是不记得了,所以你也不记得了……孩儿,妈的肚子里黑吗?你能看到东西吗?”

  胎儿:“外面有很弱的光透进来,红黄红黄的,像西套村太阳落山后的样子。”

  母亲:“我的孩儿啊,你还记得西套村?!妈就生在那儿啊!那你一定知道妈是什么样儿了?”

  胎儿:“我知道妈是什么样儿,我还知道妈小小的时候是什么样儿呢?妈,你记得什么时候你第一次看到自己吗?”

  母亲:“不记得了,我想肯定是从镜子里看到的吧,就是你爷爷家那面好旧好旧的,破成三瓣又拼到一块儿的破镜子……”

  胎儿:“不是,妈,你第一次是在水面儿上看到自个儿的。”

  母亲:“嘻……怎么会呢?咱们老家在甘肃那地方,缺水呀,满天黄沙的。”

  胎儿:“是啊,所以爷爷奶奶每天都要到很远的地方去挑水。那天奶奶去挑水,还小不点儿的你也跟着去了。回来的时候太阳升到正头上,毒辣辣的,你那个热那个渴啊,但你不敢向奶奶要桶里的水喝,因为那样准会挨骂,说你为什么么不在井边喝好?但井边那么多人在排队打水,小不点儿的你也没机会喝啊。那是个旱年头,老水井大多干了,周围三个村子的人都挤到那口深机井去打水……奶奶歇气儿的时候,你扒到桶边看了看里面的水,你闻到了水的味儿,感到了水的凉气儿……”

  母亲:“啊,孩儿,妈记起来了!”

  胎儿:“……你从水里看到了自个儿,小脸上满是土,汗在上面流得一道子一道子的……这可是你记事起第一次看到自个儿的模样儿。”

  母亲:“可……你怎能记得比我还清呢?”

  胎儿:“妈你是记得的,只是想不起来了,在我脑子里那些你记得的事儿都清楚了,都能想起来了。”

  母亲:“……”

  胎儿:“妈,我觉得外面还有一个人。”

  母亲:“哦,是莹博士。本来你在妈妈肚子里是不能说话的,羊水里没有让你发声的空气,莹博士设计了一个机器,才使你能和妈妈说话。”

  胎儿:“噢,我知道她,她年纪比妈稍大点儿,戴着眼镜,穿着白大褂。”

  母亲:“孩儿,她可是个了不起的有学问的人,是个大科学家。”

  莹博士:“孩子,你好!”

  胎儿:“嗯……你好像是研究脑袋的。”

  莹博士:“我是研究脑科学的,就是研究人的大脑中的记忆和思维。人类的大脑有着很大的容量,一个人的脑细胞比银河系的星星都多。以前的研究表明,大脑的容量只被使用了很少的一部分,大约十分之一的样子。我领导的项目,主要是研究大脑中那些未被使用的区域。我们发现,那大片的原以为是空白的区域其实也存贮着巨量的信息,进一步的研究提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那些信息竟然是前辈的记忆!孩子,你听得懂我的话吗?”

  胎儿:“懂一点儿,你和妈妈说过好多次,她懂了,我就懂了。”

  莹博士:“其实,记忆遗传在生物界很普遍,比如蜘蛛织网和蜜蜂筑巢之类我们所说的本能,其实都是遗传的记忆。现在我们发现人类的记忆遗传,而且是一种比其它生物更为完整的记忆遗传。如此巨量的信息是不可能通过DNA传递的,它们存贮在遗传介质的原子级别上,是以原子的量子状态记录的,于是诞生了量子生物学……”

  母亲:“博士,孩儿听不懂了。”

  莹博士:“哦,对不起,我只是想让你的宝宝知道,与其他的孩子相比他是多么幸运!虽然人类存在记忆遗传,但遗传中的记忆在大脑中是以一种隐性的、未激活的状态存在的,所以没有人能觉察到这些记忆的存在。”

  母亲:“博士啊,你给孩儿讲得浅些吧,因为我只上过小学呢。”

  胎儿:“妈,你上完小字后就在地里干了几年活儿,然后就一个人出去打工了。”

  母亲:“是啊,我的孩儿,妈在那连水都是苦的地方再也呆不下去了,妈想换一种日子过。”

  胎儿:“妈后来到过好几个城市,在当过饭店服务员,当过保姆,在工厂糊过纸盒,在工地做过饭,最难的时候还靠捡破烂过日子……”

  母亲:“嗯,好孩子,往下说。”

  胎儿:“反正我说的妈都知道。”

  母亲:“那也说,妈喜欢听你说。”

  胎儿:“直到去年,你在莹博士的研究所当勤杂工。”

  母亲:“从一开始,莹博士就很注意我。她有时上班早,遇上我在打扫走廊,总要和我聊几句,问我的身世什么的。后来有一天,她把妈叫到办公室去了。”

  胎儿:“她问你‘姑娘,如果让你再生一次,你愿意生在哪里?’”

  母亲:“我回答‘当然是生在这里啦,我想生在大城市,当个城里人。’”

  胎儿:“莹博士盯着妈看了好半天好半天,笑了一下,让妈猜不透的那种笑,说:‘姑娘,只要你有勇气,这真的有可能变成现实。’”

  母亲:“我以为她在逗我,她接着向我讲了记忆遗传那些事。”

  莹博士:“我告诉你妈妈,我们的研究已经形成了这样一项技术,修改人类受精卵的基因,激活其中的遗传记忆,这样,下一代就能够拥有这些遗传记忆了!”

  母亲:“当时我呆呆地问博士,他们是不是想让我生这样一个孩子?”

  莹博士:“我摇摇头,告诉你妈妈:‘你生下来的将不是孩子,那将是……’”

  胎儿:“‘那将是你自己。’你是这么对妈妈说的。”

  母亲:“我傻想了好长时间,明白了她的话:如果另一个人的脑子里记的东西和你的一模一样,那他不就是你吗?但我真想不出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娃娃。”

  莹博士:“我告诉她,那不是娃娃,而是一个有着婴儿身体的成年人,他(她)一生下来就会说话(现在看来还更早些),会以惊人的速度学会走路和掌握其它能力,由于已经拥有一个年轻人的全部知识和经历,他(她)在以后的发展中总比别的孩子超前二十多年。当然,我们不能就此肯定他(她)会成为一个超凡的人,但他(她)的后代肯定会的,因为遗传的记忆将一代代地积累起来,几代人后,记忆遗传将创造出我们想像不到的奇迹!由于拥有这种能力,人类文明将出现一个飞跃,而你,姑娘,将做为一个伟大的先驱者而名垂青史!”

  母亲:“我的孩儿,就这样,妈妈有了你。”

  胎儿:“可我们都还不知道爸爸是谁呢?”

  莹博士:“哦,孩子,由于技术方面的原因,你妈妈只能通过人工授精怀孕,精子的捐献者要求保密,你妈妈也同意了。孩子,其实这并不重要,与其他孩子相比,父亲在你的生命中所占的比例要小得多,因为你所遗传的全部是母亲的记忆。本来,我们已经掌握了将父母的遗传记忆同时激活的技术,但出于慎重只激活了母亲的,因为我们不知道,两个人的记忆共存于一个人的意识中会产生什么后果。”

  母亲(长长地叹息):“就是只激活我一个人的,你们也不知道后果啊。”

  莹博士(沉默良久):“是的,也不知道。”

  母亲:“博士,我一直有一个没能问出口的问题:你也是个没有孩子的女人,也还年轻,干嘛不自己生一个这样的孩子呢?”

  胎儿:“阿姨,妈妈后来觉得你是一个很自私的人。”

  母亲:“孩儿,别这么说……”

  莹博士:“不,孩子说的是实情,你这么想是公平的,我确实很自私。开始我是想过自己生一个记忆遗传的孩子,但另一个想法让我胆怯了:人类遗传记忆的这种未激活的隐性很让我们困惑,这种无用的遗传意义何在呢?后来的研究表明它类似于盲肠,是一种进化的遗留物。人类的远祖肯定是有显性的、处于激活状态的记忆遗传的,只是在后来的漫长岁月中,遗传的记忆才渐渐变成隐性。这是一个不可理解的进化结果:一个物种,为什么要在进化中丢弃自己的一项巨大的优势呢?但大自然做的事总是有它的道理,它肯定是意识到了某种危险,才在后来的进化中关闭了人类的记忆遗传。”

  母亲:“莹博士,我不怪你,这都是我自愿的,我真的想再生一次。”

  莹博士:“可你没有,现在看来,你腹中怀着的并不是自己,而仍然是一个孩子,一个拥有了你全部记忆的孩子。”

  胎儿:“是啊,妈,我不是你,我能感觉到我脑子里的事都是从你脑子里来的,真正是我自己的记住的东西,只有周围的羊水,你的心跳声,还有从外面透进来的那红黄红黄的弱光。”

  莹博士:“我们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竟然认为复制记忆就能从精神层面上复制一个人,看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一个人之所以成为自己,除了大脑中的记忆还有许多其它的东西,许多无法遗传也无法复制的东西。一个人的记忆像一本书,不同的人看到时有不同的感觉。现在糟糕的是,我们把这本沉重的书让一个还未出生的胎儿看了。”

  母亲:“真是这样!我喜欢城市,可我记住的城市到了孩儿的脑子中就变得那么吓人了。”

  胎儿:“城市真的很吓人啊,妈,外面什么都吓人,没有不吓人的东西,我不生出去!”

  母亲:“我的孩儿,你怎么能不生出来呢?你当然要生出来!”

  胎儿:“不啊妈!你……你还记得在西套村时,挨爷爷奶奶骂的那些冬天的早晨吗?”

  母亲:“咋不记得,你爷爷奶奶常早早地把我从被窝拎出来,让我跟他们去清羊圈,我总是赖着不起,那真难,外面还是黑乎乎的夜,风像刀子似的,有时还下着雪,被窝里多暖和,暖和得能孵蛋,小时候贪睡,真想多睡一会儿。”

  胎儿:“只想多睡一会儿吗?那些时候你真想永远在暖被窝里睡下去啊。”

  母亲:“……。好像是那样。”

  胎儿:“我不生出去!我不生出去!!”

  莹博士:“孩子,让我告诉你,外面的世界并不是风雪交加的寒夜,它也有春光明媚的时候,人生是不容易,但乐趣和幸福也是很多的。”

  母亲:“是啊孩儿,莹博士说的对!妈活这么大,就有好多高兴的时候:像离开家的那天,走出西套村时太阳刚升出来,风凉丝丝的,能听到好多鸟在叫,那时妈也真像一只飞出笼子的鸟……还有第一次在城市里挣到钱,走进大商场的时候,那个高兴啊,孩儿,你怎么就感觉不到这些呢?”

  胎儿:“妈,我记得你说的这两个时候,记得很清呢,可都是吓人的时候啊!从村子里出来那天,你要走三十多里的山路才能到镇子里赶上汽车,那路好难走的。当时你兜里只有十六块钱,花完了怎么办呢?谁知道到外面会遇到什么呢?还有大商场,也很吓人的,那么多的人,像蚂蚁窝,我怕人,我怕那么多的人……”

  沉默……

  莹博士:“现在我明白了进化为什么关闭人类的记忆遗传:对于在精神上日益敏感的人类,当他们初到这个世界上时,无知是一间保护他们的温暖的小屋。现在,我们剥夺了你的孩子的这间小屋,把他扔到精神的旷野上了。”

  胎儿:“阿姨,我肚子上的这根带子是干什么的?”

  莹博士:“你好像已经问过妈妈了。那是脐带,在你出生之前它为你提供养料和氧气,孩子,那是你的生命线。”

  (待续)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诗·邶风·静女》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12-23 13:50:10 |显示全部楼层
两年以后一个春天的早晨。

  莹博士和那位年轻的母亲站在公墓里,母亲抱着她的孩子。

  “博士,您找到那东西了吗?”

  “你是说,在大脑中的记忆之外使一个人成为自己的东西?”莹博士像自言自语地问道。

  初升的太阳照在她们周围的墓碑群上,使那无数已经尘封的人生闪动着桔黄色的柔光。

  “爱情啊你来自何方,是脑海还是心房?”

  “您说什么?”年轻的母亲迷惑地看着莹博士。

  “呵,没什么,这只是莎士比亚的两句诗。”莹博士说着,从年轻母亲的怀中抱过婴儿。

  这不是那个被激活了遗传记忆的孩子,那孩子的母亲后来和研究所的一名实验工人组成了家庭,这是他们正常出生的孩子。

  那个拥有母亲全部记忆的胎儿,在那次谈话当天寂静的午夜,拉断了自己的脐带,值班医生发现时,他那尚未开始的人生已经结束了。事后,人们都惊奇他那双小手哪来那么大的力量。此时,两个女人就站在这个有史以来最小的自杀者小小的墓前。

  莹博士用研究的眼光看着怀中的婴儿,但孩子却不是那种眼光,他忙着伸出细嫩的小手去抓晨雾中飞扬的柳絮,从黑亮的小眼睛中迸发出的是惊喜和快乐,世界在他的眼中是一朵正在开放的鲜花,是一个美妙的大玩具。对前面漫长而莫测的人生之路,他毫无准备,因而准备好了一切。

  两个女人沿着墓碑间的小路走去,年轻母亲从莹博士怀中抱回孩子,兴奋地说:

  “宝贝儿,咱们上路了!”

(完结)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诗·邶风·静女》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12-23 13:55:59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看完时,狠狠地被吓了一吓,真的是震到我了。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诗·邶风·静女》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12-23 14:05:24 |显示全部楼层
我几乎要哭出来了,为生命的艰难。

生之艰难,我自认为感受很深。我的感受,与我自己的境遇或者没有太多关系,我不曾受过什么苦,太平年代父母双全不曾挨过冻饿,真的谈不上苦。但是,梁漱溟说,振贝子与拉车子的苦乐是一样的。振贝子是清王朝一个亲王的儿子。世人的苦乐,我自以为是感同身受的。我曾不停地念《倚天屠龙记》里明教的教谕:生亦何欢,死亦何苦。怜我世人,忧患时多。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诗·邶风·静女》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12-23 14:27:07 |显示全部楼层
假设现在让你选择一下,选择要不要出生,出生的话那就是你这几十年来的境遇,你会怎么选择?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诗·邶风·静女》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12-23 14:28:01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了想,实在是舍不得不出生啊!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诗·邶风·静女》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12-23 14:30:53 |显示全部楼层
好像是丰子恺讲的,生孩子之前没有问过他同不同意,所以相当于是我们首先就欠了孩子的。我觉得蛮有道理的,一直以来也常这样讲他的这意思。当看到这篇小说时,胎儿以超出常规的力量扯掉了脐带,心里是受了一下刺激的。虽然我愿意为我的境遇出生,但是如果不是像我现在所处的时代呢?毕竟这是最好的年代啊。想象一下别的年代,比如1942年的南京,1976年的唐山,或者现在的叙利亚,我还有勇气说愿意吗?如果不愿意,那生命何必存在呢?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诗·邶风·静女》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12-23 14:31:41 |显示全部楼层
生之艰难,我自认为感受很深。我的感受,与我自己的境遇或者没有太多关系,我不曾受过什么苦,太平年代父母双全不曾挨过冻饿,有衣穿,有书读,真的谈不上苦。但是,世人的苦乐,我自以为是感同身受的。我读《倚天屠龙记》时,读到明教的人念:“生亦何欢,死亦何苦。怜我世人,忧患实多”时哭出来。但是对于个体的苦,比如我妹妹,我妹妹不到三十岁就得到类风湿关节炎,一种免疫系统的疾病。没有治愈的可能,只有逐步变坏的过程。我却觉得,我不是她,我不知她的苦处与难处。如果是她来做个假设题,她会如何选择?

点评

伏地的小草儿  她身边没有成功的样榜领着她的话,我不会建议她。具体下面讲  发表于 2016-12-23 15:38:35
爱海  多言一句,你妹妹想试试站桩么?  发表于 2016-12-23 15:05:37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诗·邶风·静女》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12-23 14:36:34 |显示全部楼层
孔子说,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有个“及”字。是的,对于有亲缘的人,才有特别深切一点的感受。但是我仍不能真实知道到底如何。那么,对于陌生的其他人,那是不用谈,肯定无法体会他们的苦乐了。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诗·邶风·静女》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12-23 15:49:40 |显示全部楼层
@爱海

爱海,谢谢你。
只是,有些事情难如人愿啊。免疫系统是目前医学界未能搞明白的东西,中西医对此都无良策。要是医学上直接有效的治疗,我会提出来并帮助她。其他的呢,我就不提了。除非她自己很积极地地寻找一些办法。因为她现在很缺乏心理能量。任何一种建议,都是一种要求,都需要心理能量。所谓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拥有心理能量的人很难理解那些缺乏的人。如果她身边有人站桩,那可以,因为这样的情况需要的心理能量是很少的。如果要她自己去摸索的,那是大大超过了她的现有了。

点评

爱海  嗯。  发表于 2016-12-23 15:51:32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诗·邶风·静女》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12-26 14:46:32 |显示全部楼层
我选择不出生

点评

伏地的小草儿  坚定有力的回答  发表于 2016-12-27 09:12:57
我是烨子妈妈。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12-27 11:09:33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记忆遗传。大刘2003的作品。
可见当时大刘对于达尔文的自然选择进化论不以为然(或者是没有真正理解?这不奇怪,即使是科幻作家,一也不一定对一些比较绕的基本理论完全理解。很多进化论者都说过,能够真正理解进化论的人很少),比较倾向于“用进废退”。

子女的基因来自于父母的基因,父母的基因来自于上一代。
父母出生之后,父母的后天记忆如何能够进入到配子基因(精子或卵子)。
这是不可能的。
只有酒精、辐射、化学物质才能够影响配子基因(精子或卵子)的完整性。

那么, 所谓的“集体潜意识”(人类的共同梦境,如高处坠落,被追逐),是如何"遗传"下来的呢?
符合达尔文的进化论的说法是这样的。当年有一些人(或动物),在自然的基因变化过程中(请注意,基因组合变化是每一代都会自然发生的,并非是需要特殊条件刺激的突变),产生了某种基因变化倾向,这种基因能够使人(或动物)做梦,这些梦境中包括一些预警演练的内容。在当时的原始环境中,这种做梦基因能够使人(或动物)有更高的生存几率,于是,这种基因就逐渐扩大,传到了今天。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12-27 11:11:44 |显示全部楼层

这故事改成 "母体头脑记忆复制到胎儿头脑记忆" 就更加合理一些。
毕竟,脑科学已经找到了人类的主要记忆体——海马回。

点评

伏地的小草儿  能推荐一本通俗又严肃的脑科学的科普书不?  发表于 2018-7-16 16:42:41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12-29 10:04:50 |显示全部楼层
矮马,我也被触动了,但我还是想选择出生。。。

点评

丁丁姑娘  跟你一样啊  发表于 2016-12-31 06:56:33
伏地的小草儿  为什么选择这个呢?  发表于 2016-12-29 10:29:44
要想拥有从未有过的东西,就必须去做从未做过的事情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12-29 18:45:04 |显示全部楼层
不出生。因为觉得自己这半辈子特别失败,心也累。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12-30 09:52:41 |显示全部楼层
俺说点反对意见吧?其实这辈子出不出生,在哪里出生,孩子是有选择权的,并不是被迫来得。只不过我们的记忆都遗忘了

点评

Bill  能具体讲讲吗?好奇佛家怎么说的  发表于 2016-12-30 11:08:56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12-30 09:57:14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佛家理论了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1-4 09:22:36 |显示全部楼层
元旦放假回老家。住一夜,因此有时间逗留。老父亲在宰羊。冬日明媚,我在家里老屋与田庄小屋之间的山路上穿梭。这条路,父亲与母亲每天要行走很多次。路上,斑驳的光影,洒在枯落的竹叶与黄土灰石上,小草在枯黄的苇杆边露头,向上作势。是的,小草,青青的草。江南的冬天有青草,形似大麦。春天有另一种青草。我看着熟悉的山间小路上在草木间跳动的光影,我忽地感到了母亲的乐。

母亲这一生挺苦的。真的挺苦。我一直理解她的苦。直到元旦那一天,我才懂她的乐。

她的乐,就是梁漱溟所说的生机畅达洋溢之乐。

这一刻,忽地感到生命的平等。感到名利的虚无。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诗·邶风·静女》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1-4 09:39:00 |显示全部楼层
山前有竹林,竹外有田,田边有屋,屋前有井,井外有花木,菜蔬满园,中间小水流一条以泽园,平石一方以洗濯。这是人间的至乐园啊。

在这里,时光与外界灯红酒绿的现世已隔绝。那现世的丛林法则,快捷的现代生活,以及无边的欲求,都在那一方田园之墙外了。

我往常总嫌这原始的田园里没有现代的抽水、取暖等等设备,实在是简陋落后,必欲改之而后快。一直到元旦这日,我才明白,那抱瓮泽园的老人关于机心的那一番话。

园之角有塘,水落入塘中,水声悦心,我忽地觉得,胜过龚一的古琴、傅聪的钢琴。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诗·邶风·静女》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1-4 13:02:08 |显示全部楼层
感兴趣可以看看佛家的《入胎经》,讲的很详细,虽然那时侯没有现代科技,但经上讲的跟B超拍的基本一致。孩子怎摸来得,怎摸发育的,都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幸福大观园 ( ICP12039693 )  

GMT+8, 2019-10-19 17:20 , Processed in 0.04665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