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客户端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23|回复: 17

[轻松育儿] 聊聊邓石如以及篆书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9-27 11:36:23 |显示全部楼层
篆书,大家感兴趣不?聊这个,有人听么?
我刚学完一期篆书,把我理解的邓石如和篆书介绍给大家,算是书法知识普及~~~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诗·邶风·静女》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9-27 14:54:3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伏地的小草儿 于 2016-9-27 15:17 编辑

话说这个邓石如啊,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他的名字就有故事可以讲了。他本来名字是一个单名,琰,美玉的意思。邓琰。对了,搞导弹的那个邓嫁先是他六世孙。邓琰,一块美玉,他偏起了个字,叫石如,石头似的。君子温润如玉,他非说是顽石一块,嘿嘿,有个性吧。这块石头后来果然如愿以偿了,如今人们都叫他邓石如。他出生于乾隆四年(1739年),后来,嘉庆帝上台了,嘉庆叫颙琰,琰字重了,那必须得避讳了啊。于是他就以字当名,彻底成石头了。看邓石如的一些作品,如果署名邓石如的,那都是晚年之作了,老辣得很的,比如《白氏草堂记》。

以字行,是不是就此成惯例,有待考证,不过,可以看到的是,后来有许多人都以字当名字的。比如,吴昌硕、林散之、沙孟海。吴昌硕,名俊卿,昌硕是字;沙孟海本名叫沙文若,孟海是字。林散之,也是的,他的名,叫霖。这几个能以字为名字者,在书法界,都是卓有成就之辈啊。所以,我不免要觉得,大家称他们的字,是为了表示尊敬。毕竟像吴昌硕,他的作品很多也是署名俊卿的。

邓石如,拿字作了名,于是又取个字叫顽伯。他还有许多的号,完白山人、笈游道人、凤水渔长、龙山樵长……年青人爱附个风雅,胡乱取的字号,最终只是个胡乱,只因没有成就,不然,所有的胡乱都将列在书上纸上,被后生晚辈们耳熟口提,就像我这样,把邓石如的字号,一样样絮叨(本来还能显示自己博学的,可惜现在都是百度来的,无博学可示,只图个勤快了,哈哈)。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诗·邶风·静女》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9-27 15:27:41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名号,似乎还能再扯。

古人有姓有名,有字有号,有自称有他称,我们小时候都背诵过、考试过。那时候,烦得要死,好好的,起那些个名啊号的干吗嘛,可把我们学生累坏了呀。后来读王国维的《人间词话》的时候,发现不知道那些字啊号啊籍贯啊官职啊的,还看不懂了呢。心里更不是滋味。

直到不久前,我才理解,这些不同的称谓,都代表不同的态度和情感,也是一种微言大义了。比如颜真卿,就有不同的称法,有人称颜平原,籍贯;有称,颜刑部,职务;更多的称颜鲁公,爵号了。各种不同的叫法,是不同身份的人叫的。

扯下微言大义。古人向来很重视微言大义的评论,所谓“生前身后名”。比如曹操,“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这个评语,几乎成为他在历史上的定论,成为他在老百姓心中的标准形象。《左传》开篇,也是我们现在学古文最普及的选本《古文观止》的开篇:《郑伯克段于鄢》,这个标题就是最典型的微言大义、春秋笔法。总共六个字,其中三个字都是有大意思在里头的,这三个字,把整个事性给定了性。

段不弟,故不言“弟”;如二君,故曰“克”。就是说,共叔段的行为不像个弟弟,所以不称他为“弟”。两个人好像两个国君打仗,庄公打胜了,所以用“克”字。把庄公叫“郑伯”,是批评他不但不教育弟弟,而且有意放任他走上这条死路。庄公对不起共叔段,所以也不称他为“兄”,只称爵号。”

西方了解不多,不知如何,但我相信,微言大义一定是中国特色。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诗·邶风·静女》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9-27 15:38:10 |显示全部楼层
邓石如,在书法上算是一代宗师。

都说他是开山立派之人。这主要指的是他的篆书。有的说他是篆书第一,隶书第二。但我看到林散之在书上说他是隶书第一、篆书第二。

先我是不理解的,以为不同的人不同的观点。后来,我理解了,两种说法都没有问题。林散之的观点也是正确的,他是从书法艺术角度讲的,邓石如的隶书,那是杠杠的,比他自己的篆书还要好。但从书法历史地位讲,是篆书为第一。将一个人的书法艺术成就和书法历史地位分开来看,先是我自己的一点小想法,开始还生怕不妥呢,后来在徐利明《中国书法风格史》上也看到了这样的观点,合上了,很开心,哈哈。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诗·邶风·静女》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9-27 20:37:39 |显示全部楼层

篆书。。。很多字看不懂。。。。

隶书。。。感觉很好看。。。

当然,我觉得,最有潜力成为将来电脑"手势输入法"的字体是 行书。
站在全息屏幕前,两手在空中一划拉,做个运动手势(行书手势),文字(可选为任意字体)就自动识别,进入系统了。

我对篆书的主要印象来自于2005年的那一次"文化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bd33af0102wmry.html

刘教授气宇轩昂,坐定果然有学者之风。主持人请刘教授讲述今天礼品赠送的故事,刘教授侃侃而谈,显然也对自己颇为自信。当不可避免地介绍到那幅当天上午之后已经署名的《寸寸河山寸寸金》书法礼品的时候,他郑重其事地口吐惊世之辞:“这是某某人所书写的‘小隶’。”



  此言一出,我在床上一惊弹起,小隶?何谓小隶?一时竟然怀疑自己在梦中。



  篆字认不全,尚在情理,然而清华送的明明是小篆,隶书和篆书两种书体,中学生都应该分辨得出呀?况隶和篆发音区别巨大,不至于是口误,即便口误也应该当时发觉,及时纠正。而刘教授仍然气定神闲,毫无愧色,显然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发明”了一种书体。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9-28 10:45:51 |显示全部楼层
我应该配上图片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诗·邶风·静女》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9-28 11:23:39 |显示全部楼层
讲邓石如的历史地位,得讲到二李,就得讲到篆书的大历史。——瞧瞧,老邓这地位!

二李,第一李,是李斯。就是那个大秦朝的丞相来着。在秦统一六国的时候,“书同文”,李斯就负责编写了一本“普通字”,把六国时期大家各自不大一样的字,统一了。叫秦篆,又称小篆,区别于商周时期刻在甲骨金石上的那些文字。李斯之后,已然成了标准字体的小篆就进入“标准字库时代”了。所以,在篆书历史上,李斯是必须要点名的。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诗·邶风·静女》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9-28 11:29:11 |显示全部楼层
李斯之前的,我选两个代表:
一个是甲骨文。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诗·邶风·静女》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9-28 11:30:39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是金文,散氏盘。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诗·邶风·静女》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9-28 14:27:49 |显示全部楼层
前面的散氏盘发不上来,算了。

来个李斯的。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诗·邶风·静女》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10-10 10:51:10 |显示全部楼层
篆书难认又难写,于是,在这时期,出现了隶书。

有一种说法,说隶书是奴隶们写的,故称隶。认字的都是贵族。被俘的贵族就是成了奴隶。不管奴隶与否,说明这是文字发展的力量。似乎一度有认为隶书是汉朝出现的,后来出土了许多战国书简,隶书写就的。隶书好认,与楷书比较接近了,我们未经训练的,也能认。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诗·邶风·静女》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10-10 11:17:17 |显示全部楼层
在隶书不断发展至楷书的那些年里,政治上风云变幻,东西两汉三国两晋南北朝,然后隋唐大一统。楷书出现在三国,由钟繇奠定的(就是三国演义里那个大将军,大将军啊,真个儿是文武双全啊,比儒将还儒将啊……话说,颜真卿也是如此啊,能打能写啊……),在唐朝发展到高峰。总共楷书四大家,有三大在唐朝。又在楷书孕育之时,人们快速写隶书,出现了新字体,草书,东汉时的张芝就是草书大家,王羲之还半敬仰、半谦虚、半含酸地说:“如果我也这样努力,可能就比他写得好了。” 行书,在楷书出现的同时,也出现了。

这里蓬勃发展,那头,篆书依然坚挺。等到唐朝时,人们写碑,都要以篆书写碑额。就是石碑顶上的题名。东汉许慎编写的《说文解字》,就是解的篆字。写法也就没什么改变,直到唐朝的李阳冰出来,他是李白同族的叔叔,与李白基本同时。李阳冰写篆书,匀称、工整、圆熟,成为有名的“玉箸篆”“铁线篆”。李阳冰自己说:“天之未丧斯文也,故小子得篆籀之宗旨。”

从艺术表现角度讲,“玉箸篆”少了一点生趣,艺术表现程度不高。“以我们现在的艺术审美观来看,李阳冰的玉箸篆、《峄山碑》等秦小篆,拘窘有加,无艺术灵韵。”(《中国书法风格史》徐利明著)但是书法历史地位很高。无可非议,李阳冰也是一代开创者,是一座高峰。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诗·邶风·静女》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10-10 11:25:17 |显示全部楼层
在“二李”之后,人们写篆书,就写成标准字体了,工整。甚至越走越偏,还有“烧毫以求形似”的,就是把毛笔的头剪成平平的,剪去锋尖,胶住笔毫,只开笔端短短一截作篆,为求划线粗细均匀。“真是穷途末路,兴味索然”。

在这时,邓石如从艺术发展的角度,“把几百年来的作篆方法完全推翻,另外以一种凝练舒畅之笔写之,蔚然自成一家面目(沙孟海)”。

对于他在篆书上的这一变通所取得的历史意义,后来有这样高的评价:“篆法只有邓石如,犹儒家之有孟子,禅家之有大鉴禅师”“篆之中兴,始于邓完白,正如文之有韩退之”(《邓石如艺术成就之必然性》)。孟子,儒家之亚圣;韩退之,韩愈, “唐宋八大家”之首, “文起八代之衰”;大鉴禅师,就是六祖慧能,口占“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那位,他写的《坛经》是中国佛教著作唯一被尊称为"经"的。这真是艺高人为峰啊!“完白山人未出,天下以秦发(指小篆)为不可作这书,自非好古之士鲜或能之。完白既出之后,三尺竖童仅解操笔,皆能为篆。”(康有为)

一代宗师,开山立派。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诗·邶风·静女》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10-10 11:26:28 |显示全部楼层
邓石如的篆书,给后来人很大影响。“只有邓石如的变革小篆笔法,功深韵高,体势大度,为后人之楷模,故后之篆书大家,如稍晚于邓的孙星衍,以及后之吴让之、杨沂孙、赵之谦,无不是沿其书路而作新的探求的。邓石如风格的历史意义着重在这一点上彰示出来。”(《中国书法风格史》)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诗·邶风·静女》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10-10 11:34:00 |显示全部楼层
书法太小众,篆书更小众,上图也麻烦,不细细搞了哈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诗·邶风·静女》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10-10 11:34:54 |显示全部楼层
很多后来人学他,自成风格,形成了好多流派,有的也很出名,流传也一样久,比如吴让之和赵之谦。现在人们也常常临习他们的字。但是,我发现,有趣的很:临写《白氏草堂记》,临得再神似形似,都觉一般;临写吴让之的,差不多形似了就感到很漂亮、真出彩。我感觉,这是因为《白氏草堂记》其味纯正的缘故,有如雪山泉水。邓字如水,吴(让之)字似茶。从某个角度讲,水的滋味自然不如茶的味道好。但是,真水无味,也是至味。我学习《白氏草堂记》大半年,深感其字之味,极纯,极正,极实,极真。要讲艺术成就之高下,那我还是觉得《白氏草堂记》笔力胜一着:邓字沉朴凝练,用的全是内功;吴字飘逸妍美,而凝练不足,相对外在一些。

《白氏草堂记》最宜初学。看朋友临学吴昌硕的篆书,私以为,对初学者而言,不合适。吴昌硕,西泠印社第一任社长,他的篆,自是极好的,也非常值得学习。只是,他的篆,是小篆,但又有大篆在里头。他在石鼓文上下了二十年的功夫,“人谓苦铁不经意,苦铁苦心贯金石”(苦铁也是吴昌硕的号),金石之味已入骨入血。若是初学入手,还是以更质朴纯正的《白氏草堂记》为好。就好比要做一杯饮品,取水于一杯已泡成的茶,倒不如直接取水为好。茶再好,取其汁做饮品,能做的总归有限。而无味的水,则可加工成各种不同的风味。不单学篆,学楷隶亦如此,甚至学书都如此,我想。林散之说:“日本字好,是因为取法于晋唐。”一般学书,也多讲究要学晋唐秦汉,少学明清。我原还以为是不是明清的字差一些,现在想来,不是好差的问题,而是纯不纯的问题。

当然,纯不纯,都是相对的。邓山人融隶于篆,颜鲁公取隶入楷,没有谁是石头里蹦出来的。邓山人也是人不是神。“任何事物的发展,都离不开所孕育的土壤,山人艺术上的成就也有着其主客观条件上的必然性。那就是:碑学复兴的社会条件,南京梅氏提供家藏古籍的物质条件,出身寒门敏学笃行品质、人如顽石的独立精神以及终生行旅、一尘不染而具山林之气的个人条件。”“与其说山人选择了“法碑学立新法”,不如说“立新法”选择了邓山人。”(《邓石如艺术成就的必然性》)在“二李”篆书走到没路可走的时候,清代文字狱起,又有大量碑石出土,于是不由地成为了尚碑复古的年代。邓山人在南京收藏家梅氏兄弟家里,呆了八年,每天凌晨即起,研一钵墨,写至墨尽夜深。这样的孜孜以求,加上他的内在人格精神的力量,篆书中兴可以说是时代的造就与个人的成就。正如有观点评价爱因斯坦与相对论:如果没有爱因斯坦,狭义相对论也将在不久的时候就出世,但是广义相对论什么时候能出,就不好说了。

邓山人之后,其篆法一传再传,渐渐变成一种卑靡的习气。吴昌硕专写《石鼓文》,把钟鼎陶器文字的体势,揉杂其间,也成一代大家。(《近三百年的书学》)

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千古风流依旧在!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诗·邶风·静女》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6-10-10 15:07:14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看我在看,讲讲讲讲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10-10 15:15:51 |显示全部楼层
春飞雪 发表于 2016-10-10 15:07
我在看我在看,讲讲讲讲

哈哈哈,讲完啦!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诗·邶风·静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幸福大观园 ( ICP12039693 )  

GMT+8, 2019-1-18 09:05 , Processed in 0.04445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