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客户端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蓝田日暖

[泉水叮咚] 杂谈电视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9-14 16:15:03 |显示全部楼层
蓝田日暖 发表于 2018-4-20 18:30
我找了一部墨西哥剧来看,我只是想感受一下那个国家电视剧的狗血风格——如果打着浪漫剧的旗号,十有八九是 ...

狗血剧都能看得这么专业

点评

蓝田日暖  边看边比较,脑子兴奋一点,:)  发表于 2018-9-14 18:00:58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9-14 18:40:5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8-9-14 18:48 编辑

有个叫阿福的博主吐槽德国的电视剧说德国电视剧种类太少,要不就是那种放不完的裹脚布(放几十年那种,动不动上百集),要不就是侦探剧,再就是很疯狂的《屌丝女士》类短剧。相比之下,中国电视剧种类就多了不少,尤其是近些年。在视频中段,他也不忘吐槽我国电视剧的一些套路——比如被杀的人总是说不完整罪犯的名字,说好“杀我的人是……”,头一扭就完事了。他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国产剧的种类确实比较丰富,历史剧,戏说宫斗剧,科幻剧,偶像剧,校园青春剧,家长里短生活剧,刑侦剧,抗日剧,等等。

现在大部分剧的后期都会作高光磨皮处理,里面的主角基本都有着细腻发光的白皮肤。有观众狠狠吐槽这种现象,说宁肯看比较真实一点的色调,对此我没有太大的感觉,只是有时会吐槽后期的粗糙——同一画面里,男女主皮肤好到爆表,背景板里的群众演员却冻得脸色发乌;前一集男主还白得发光,后一集就看到男主明显晒黑的脸,也不知道是不是后期偷工减料,还是为了省成本,又或者是电视剧赶着上线、只好随便一点。看样子,高光磨皮也不是省时省力的后期工作。

看《来自海洋的你》,一开始我是把它当偶像剧看的。这是什么意思呢?看偶像剧就不需要动什么脑子,就这么看呗,听岔了台词有什么关系呢,一点影响都没得。可是看着看着,我起了一颗看侦探剧的心。当一个投入的侦探剧迷必须得聚精会神,还要时不时问一问,猜一猜——这神秘人物会不会是他?最大boss难道是她?

毫无疑问,我更喜欢这样看剧,至少大脑会兴奋很多,还能研究一下幕后细节——比如剧本是否严谨,前面埋伏的点后面有没有对应,编剧是不是只侧重了偶像剧的部分而忽略了解密的部分。为此,我还特意重看了第一二集,从目前来看,没有明显的bug。重看时,我也更明白了一点,如果真的要参与到猜谜的过程里,而不是等着剧中人物直接给你分析和答案,就得重视细节如对话的确切内容——有时候听错或看错一个词,就会有严重的理解偏差。

往往,在神秘人物的真面目尚未公开时,n多人有嫌疑。在猜测面具人身份时,我怀疑上了A,但在某一幕中,两人同时出现在不同的地点,他们又不可能分身,于是他的嫌疑排除。在评论里看到有人认真怀疑A时,我就想:这位观众一定是没注意到那一幕,如果A果真是面具人,那只能说剧本出了bug。

……

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了。总之,我正捧着一颗侦探剧迷的心看一部青春偶像剧——但正如我之前说的,这部剧的男主人设目前而言还行,一直没有遗忘自己此行的任务,没有因为恋爱就什么也不做了(这是一些偶像剧的通病),于是解密过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为什么不去看《基本演绎法》呢?额,看《基本演绎法》是真的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主要是台词说得太快,无论是直接听解还是看字幕都比较吃力,更不用说同步猜谜了。等有那样的状态再看吧。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9-20 22:39:4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8-9-20 22:58 编辑

第一次看《树屋大师》时,我真的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为什么树屋大师和客户都那么热情活泼激动呢?简直有点过头了。抵达目的地,两位委托人超级兴奋地快速说着她们的想法,接着三人就欢快地去找合适的树屋建造点了。

我的大惊小怪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档节目虽然和《超级全能住宅改造王》在性质和内容上相近,但节目中人的性格、言行举止有较大的差异,主要是文化上的差异,当然也有节目定位上的差异。看改造王,有时候专家和委托人初次见面,光是打招呼点头都要重复好多次,除了主持人和嘉宾会吐槽几句外,绝大多数的专家都比较安静严肃,专注于建造的种种环节,会对某些问题和处理作细致的介绍。你可以说,很容易看到他们身上的匠心。

从改造王出来,去看树屋大师噼里啪啦快节奏的故事时,你可能不会想到“匠心”一词,尽管以成品的质量和细节来衡量,皮特的团队也是很牛的,但树屋的侧重点不在于慢条斯理地给你科普,对它而言,让整个过程看起来有趣轻松更重要,所以“匠心”的部分就省略了。

你可以说,改造团队和树屋团队在工作内容上是比较相近的,但明显前者工作时偏安静,后者则更话痨,彼此会轻松闲聊或吐槽,有时候会让你觉得在看情景剧中的日常剧情——就是闲话家常、不狗血的部分。
“什么奢华风露营树屋?都露营了,当然是远离现代的种种舒适,直接暴露在星空下了,还带枕头?”
“我就是既想要露营,又想要舒适,可惜露营时带不了那么多东西,没有咖啡,没有大枕头……”
“我天,真受不了你们这种想法。”

两个节目都很棒,改造王会非常细致地介绍某些设计思路,而且有各种充分利用小空间的巧思,改造前后的对比往往能让人产生强烈的满足感(有时候,我会直接跳过前面部分,就看最后的对比。)

树屋大师很风趣,除了树屋从无到有、逐步成形的建造过程外,树屋大师与委托人的互动、团队成员的内部互动、意外事件是额外的看点。和改造王一样,它的收尾也是委托人的验收与感言。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9-24 18:29:5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8-9-24 18:51 编辑

白天看了两集树屋大师,其中一集是求索频播的,中间插播了广告。结果,我被一则节目的广告吸引了,名字是《爸妈不在家》。有一个娃是赤膊躺在床上吃披萨,脖子上挂了碎屑也要叫楼下的妈来处理。What?!好吧,你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其实我也知道纪录片是要有爆点的,越夸张越好,就是假的也行。我开始搜索Discovery频道的这档节目,但没找到,只好作罢。

晚上外出走了三四个小时,一路上脑子里就在琢磨着《树屋大师》。回到家之后,有一个“惊喜”。离家不远处,停了一辆白色的越野车。本来也没什么,仔细一看:嘿,车上就写着“Discovery Channel”。奇了怪了,这究竟是真的和探索频道有所关联呢,还是它是这个系列车时髦喷漆呢?答案无从得知。虽然并不感到惊喜,我还是决定提醒自己注意从小事中获得乐趣。脑子经常很活跃,对比之下就容易产生无聊感,得努力想办法让自己不无聊,有意识地关注并强化哪怕很微小的新变化。

在户外思考的时间里,我特别关注的就是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大家伙,各种大块头的东西。这些东西会让我觉得很麻烦,因此搬家会让我觉得很烦。轻巧的东西,可折叠的东西,在我这里更受欢迎。为了这个便利,我可以牺牲外观、质感等元素——也谈不上牺牲,本来也没太重视。

但就像享受独处一样。享受独处已经是我很稳定的能力,没有什么新意了,而提升与人交往的能力,在人群中感到快乐的能力相对地更新一些,是值得花时间去琢磨的。这样的心态下,有时在犹豫要不要去某聚会时,我就会对自己说:不去结果是可以预料的,我是可以享受独处的;但聚会就不一定了,它是个好机会,我可以看看自己能不能更好地与他人互动,甚至发现新的乐趣,那就,去吧。

欣赏轻巧并便利的东西已经是我的状态了,也没有什么新意了,倒不如学习欣赏大块头,放下对它们的嫌烦心理。

可以啊。《树屋大师》绝对是个极棒的例子。如果我是树屋大师,我应该会很感激运送木材和工具的那辆大卡车。我会明白起重机是不可或缺的,尤其是建造大树屋时。我会感谢很多工具;我会感谢桌锯、电锯、缆绳、榔头和磨具。我当然会迷恋那些块头大又牢固的树了,没有它们就没有树屋。哦,对了,还有之前才参观过的木器工坊里的大家伙——那个机器做出来的门真是好看,而且精准之极……

挺简单。好吧,让我回到现实,来欣赏身边的大家伙吧。正在地铁施工的大型起重机——重要。地底下的管道设施——现代生活必不可少的部分。路上开的公交车———这还用说吗?家里的冰箱——当然。长餐桌,沙发……


前段时间刚看过身形超小的人的日常,现在则在《树屋里大师》看了超高大的人给树屋建造带来的挑战:楼梯踏板要加宽,墙要加高,椅子要加高,门要加高,柱子也要增加……显然,身形超高大的人更能体会大尺寸物品的意义。

这个超高大的人是奥尼尔,我估计他经常看探索频道和国家地理频道,在贝爷节目里看过他之后,这次我在树屋大师里看到了他。



树屋建成后,奥尼尔相当兴奋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10-8 09:12:0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8-10-8 09:14 编辑

鲜花饼

玫瑰花为馅做鲜花饼。行,我看看。

滇西小哥去玫瑰花园里采了一大篮子的玫瑰花,在小溪里洗干净后拿回了家。到此,画面都是极美极自然的。接下去就是鲜花饼的制作了。这时候,问题就来了。

问题不是滇西小哥的,问号是打在我脸上的:哈?!这么复杂?做个鲜花饼要那么多道程序?那得要多大耐心啊?哪怕材料都是现成的,下决心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啊。

所以说嘛,她是她,我是我,像我这样对厨艺没太大兴趣的人,还是乖乖做个看客吧。

如果只是看客,情况就大不相同。如果只是看客,我就能完全充分地享受滇西小哥做鲜花饼的整个过程了。四五分钟的短视频信息量很大,看一遍是不够的,一定要多看几遍,看完还可以琢磨一下原理和用到的种种工具。看滇西小哥的视频,我还是涨了不少知识,更深入地认识了许多实用传统工具——如石磨,连枷,杵臼,泡菜坛,自制豆腐模具,等等。

我最喜欢看的其实是食材的前后惊人变化:小哥去地里挖了魔芋,这样那样,长得像番薯的魔芋就成了晶莹透亮的魔芋豆腐。小哥摘了一筐青梅,这样那样,绿色的梅子就变成了酸甜的朱红色梅干,再加点料煮水取汤又成了酸梅汤。小哥把豆荚排排放在地上,用连枷打出豆子,筛豆子,泡豆子,这样那样,就有了豆浆,再有了豆腐脑,又有了豆腐……

最近流行的乡野美食自制视频,还是很有意思,很长知识的。李子柒和滇西小哥的节目中包含食材获取过程(也就是说,她们会直接去山上、地里或水中拔菜采果钓鱼)。

我主要就看了滇西小哥的,其他如野食小哥、山药、办公室小野等人的视频只是稍微看了一下。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12-2 18:42:1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8-12-2 18:48 编辑

现场与录音棚

和朋友走在林荫道上,她问我去看过那些音乐类的综艺了吗?虽然听她说过多次,也知道她特别喜欢唱歌类的节目,我还是老实回答“没有看过。”我喜欢音乐,但更多的是听音乐软件里现成的歌曲——大部分都是录影棚出来的歌,而不是看直播听现场。

但这一次,我有了新的看法,这源于我最近看的一些演唱会视频。我深刻体认到状态会怎样影响人的嗓音,继而,我也明白演唱会的魅力之一就是未知。当然,未知可能导致“这实在是太值票价了”的感受,也可能是失望的“嗓子毁得太厉害了”的评价。

我和她说,“虽然没看你说的那些节目,我最近还是看了一些演唱会视频的。某位歌手在亲了同伴一下后,那嗓音简直甜到爆表了,和平时录音棚里出来的声音差别太大。没有此时此刻活跃的甜蜜心情是出不来那样的声音的,现场版比CD版有感觉多了。”“对,对。人的情绪对现场表演影响很大的。情绪低落时,歌手就可能把一首淡淡的悲伤情歌唱得凄凄厉厉。”她颇有同感……

那么这位歌手现场唱这首歌时都能展现出如此甜蜜的嗓音吗?那当然,百分百,不是啦。不然,人家录音棚里出来的也该是这样的音质。如果他和伴侣刚大吵了一架,一首轻松情歌搞不好就会唱出怨气。这也就是朋友说的,一首现成的歌依旧会有无限的发展空间,因为歌手的嗓音会变,歌手的情绪会影响整首歌的感觉,音乐人还可以对这首歌进行改编,这就为现场表演加入了大量值得期待的未知元素。

歌手撕心裂肺地唱一首歌,或者唱着唱着红了眼眶甚至泪流满面,这些对我来说都不陌生。但歌手的嗓音在某些互动下变得如此甜蜜,我还是第一次见。真的是,这位歌手在天时地利人和中,把自己的歌唱出了新的味道。都不用思考什么,我就知道,自己还是希望多听一些这样的情歌,录音室里出来的还是live版的都可以。非常好!又一项新的音乐偏好出炉。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12-13 15:50:08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天空总是黑暗,那就摸黑生存;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觉无力发光,那就蜷缩于墙角。但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也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的人们。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但不可扭曲如蛆虫。
----曼德拉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12-14 17:03:00 |显示全部楼层
蒲公英 发表于 2018-12-13 15:50

谢谢哦,好久不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12-14 17:31:4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8-12-14 17:59 编辑

由此及彼,最近迷上了一部舞台剧Endless Shock(堂本光一主演),看的是2013DVD版本。

DVD版本和现场当然有很大的差距,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一部集合了诸多元素的高质量舞台剧,不管是现场还是DVD,对我这种人来说,一遍是绝对不够的——一遍够看什么呢,只能草草看个大概,有个总体印象,细节完全来不及摸索。

几遍看下来,就会知道自己暂时最喜欢哪些部分,然后就可以循环那些部分。而且这些部分还分为视觉、听觉和视听综合。很多部分可以当纯粹的背景乐,有些部分则是看舞者的表情和动作最为带感,有些部分则会特别留意灯光效应。再多看几遍,也会看到一些小失误——比如接火炬的时候没有一次到位,会听到某年轻演员一平到底、略显青涩的唱腔。

多遍看下来,我的注意力焦点依然在主角身上,还来不及关注其他演员的具体表现。这是因为我想看清他的每个表情和动作,甚至还想掌握他在唱些什么(得看字幕),可想而知,我的眼睛会应接不暇,其他演员的唱跳表演就只有等到下次了。

这不是一部文戏,而是一部舞台场景和布景迅速转换,音乐类型多样,又唱又跳又说话,还有诸多飞天杂技动作的舞台剧,每个部分都可细细欣赏和琢磨。这部剧的主题是舞台剧演员的追梦之旅,剧中人的名字就是演员自己的名字。当我想象堂本光一演出这部两个多小时的舞台剧需要怎样的身体条件,需要拥有多少种能力,此前需要怎样排练时,我的钦佩之情油然而生。但更重要的是,这让我再次意识到人的潜力,人多才多艺的无限发展空间。

他出场时间估计有两个小时,期间要记台词歌词,要跳大量不同类型的舞蹈,要多次飞天,要迅速换装。这只是舞台表演层面的。其他诸如舞台布景道具、音乐、剧本,他都参与了,这是设计层面的。结果是,做得很好,而且还在不断进步中,年复一年。不断突破,不断有新的自我发现,不断创新与进步,不断追梦——人生之乐。

感兴趣可在b站搜索“Endless Shock 2013”。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12-17 09:39:56 |显示全部楼层
蓝田日暖 发表于 2018-12-14 17:31
由此及彼,最近迷上了一部舞台剧Endless Shock(堂本光一主演),看的是2013DVD版本。

DVD版本和现场当然 ...

喜欢你干货满满,用心写的每一篇。需要慢慢品味。

点评

蓝田日暖  谢谢,:)  发表于 2018-12-22 16:18:54
如果天空总是黑暗,那就摸黑生存;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觉无力发光,那就蜷缩于墙角。但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也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的人们。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但不可扭曲如蛆虫。
----曼德拉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12-22 17:26:5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8-12-22 18:06 编辑

卡点

跳舞时很讲究卡点。我也不知道“卡点”用得对不对,但是在观看《Endless Shock》时,我的脑子里不断冒出“卡点”这个词。或者换种说法吧,就叫它为“绝妙配合”。

如果是广场舞,灯光无法改变,音乐嘛,也是现成的而非现场演奏,这时的卡点,主要是舞者与音乐的单方面配合,舞者去配合音箱里出来的乐曲。

舞台剧有所不同,舞台剧的卡点并不是台上演员单方面的工作,现场演奏的乐团和现场管控明暗色彩的灯光师等“幕后”人员也需要去卡点(有时,乐团或演奏者也会出现在舞台上;有时,演员自己就是演奏人)。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哪个演员有了明显的失误或者在台上跌倒了一时爬不起来,此时灯光师就要灵活应对,而不能像之前计划的那样继续聚焦。也因此,这部讲述舞台剧演员追梦之旅的舞台剧中会出现“舞台剧是活生生的东西,不关注周围环境可不行”这样的话。

歌声、舞蹈、伴奏、音效、灯光的绝妙配合会带给人强烈的视听震撼。舞者边唱边跳,乐队伴奏,根据特定场景还会出现特别的音效(如猛兽咆哮),不同方向与颜色的追光要适时出现与消失。这是歌舞剧中常常出现的五个要素,为方便说明,暂不增加其他同样重要的元素诸如舞台布景的自然变化。观看舞台剧时,强烈建议大家感受一番这些元素的配合情况。

卡点,卡什么点呢?卡时间点:慢一拍、快一拍都不完美,快一秒、慢一秒就不是那个味了。歌舞很讲究时间。如果单拿一首歌或者纯乐来说,它的长度常常是3-5分钟,很短,所以很多用心的乐者,尤其是有完美主义倾向的乐者,会珍惜每一秒音乐时间,不会随意浪费。同样的,用心的舞者在选取音乐和编舞上也是如此,力求每个舞蹈动作与音乐的匹配性。其实说珍惜每一秒还有点粗糙了,计量单位应该要比秒小。

乐者当然可以随便作作曲,写写歌词,但一般来说,用心的乐者总是想要不断往上走,有新的创意,有新的灵感,而不想要随意和将就。每个领域的用心创作者基本都有这样的心理,而这恰恰是我们能够欣赏到值得反复回味作品的原因。他们总想创新,他们总想把细节雕琢得更合适,他们总想更好地融合各种创作元素,他们总想……

“音乐和舞蹈配合绝妙,很好,但我想要很多。我想要音乐和舞蹈成为生动故事的一部分。我还想要与音乐、舞蹈、故事情节相合的舞台布景。我还想要给灯光增加一些颜色,以更好地凸显某些场景的独特氛围。我还想……”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1-7 22:27:3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9-1-7 22:46 编辑

执着的人……

在这个节点,感觉到了看《若叶时代》的兴趣,于是在知道剧情简介的前提下,看了一到三集,决定把第三集当做结局。

那么,一到三集讲了什么?

两个家庭背景差异巨大的少年在开学第一天相遇。一个是当地大医院院长的儿子藤木甲斐,一个是母亲过世、父亲酗酒,还有两个年幼弟妹需要照顾的贫穷少年相泽武司。

像流星花园一样的设定吗?不是,差别很大。藤木甲斐对父亲安排自己的人生很不满意,对结交相同家庭背景的朋友也不感兴趣,他在相泽武司身上看到了一些自己所没有的东西,他觉得对方很不一样,如果要交朋友,就要交他这样的朋友。从开学第一天起,他就有了这样强烈的想法。

相泽武司要学习,要打工,要照顾两个弟妹,成天酗酒的父亲还要向他拿钱,自母亲去世后,日子似乎越来越难熬,考上好高中,再上大学,似乎是唯一能摆脱现状,并给弟妹更好生活环境的方法了。除了发小泉子外,真正关心他、愿意帮助他的好像只有藤木甲斐。

友情建立,似乎能维持下去时,两人的背景差距开始不经意显现。藤木甲斐努力注意这些,但他不知道从垃圾箱里捡过期便当的女孩就是朋友的妹妹。他的一句“真可怜,这个镇上居然还有这样的小孩”重重打击了武司,他本该走向他妹妹,但那一刻他失去了勇气,选择了安静而迅速的逃离。这件事后,他不想假装自己还能与甲斐做朋友。甲斐知情后的登门弥补,青梅泉子对甲斐的好感,使事情向更糟的方向发展。武司开始走向怀疑与恨,怀疑对方的动机,恨对方的关心——“这不过是高高在上的同情”。他开始针对甲斐,态度冷淡之余,甚至借篮球比赛弄伤了他。

到此,别说友情,不发展成仇敌关系已经很好。但藤木甲斐有自己的执着,他理解武司,他记着他对自己说过的想给弟妹更好生活的梦想,他知道说他妹妹那句话对他该是多大的打击,他不想对方认为自己是在同情。如果恨他能让武司好受一些,他完全接受……

可真是个执着的人啊!我一边看,一般感慨,却没有觉得不可思议。这个世界上有的是执着的人,有些人执着于事,有些人执着于人……

看到执着的人,我会特别感兴趣,想要看看他们在执着些什么,还会问问自己:我会执着于这个吗?也许,我也可以执着于这个?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1-10 21:59:0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9-1-10 22:04 编辑

我和小娃儿没有什么停顿地聊了两个多小时。

两个多小时?!我成神仙了吗?!也太牛了吧,两个多小时里,和一个刚满三岁的小娃儿,穿梭在各种各样的世界里。亏得我是个对语言和故事很有热情的人,不然才不会有这样的结果。

画了个迷宫,让七星瓢虫按照不同的路线行走,第一次走见到了方形机器人,第二次走换了条路,见到了交流型机器人。在他的热切要求下,把“房间”里的方形机器人换成了一台老旧电视机,前面再放张有坐垫的长板凳,可以坐两个人,他要求和萤火虫坐。我想起刚画过的可爱版,有着孔雀羽毛触角的萤火虫,就很自然地想到了一个有趣的场景:萤火虫摇晃脑袋,用那两条软软的触角甩他的头发。果然把他逗得咯咯直笑……

这和电视有什么关系?别说,关系还挺大的。

影视剧、综艺节目里到处都是故事,尤其是综艺节目里,经常有想象力丰富、喜欢将脑洞表演出来的主持人和嘉宾,看得很欢乐的同时,我也很乐意设计和表演有趣的故事。倒不是强烈的兴趣,但在观众或参与者合拍的前提下,这种意愿和能力就很容易展现出来。在周围的人群中,没有谁比他更热衷于奇思妙想的世界了。

至于我嘛,如果可能,不管是一个人,还是和其他人在一起,总是希望度过的时间可以充实而愉快。既然要讲故事,那自己就要投入其中。应他要求、告诉他图片上昆虫的名字当然是超级简单的,如果只是读一遍名字,很快就会乏味,于是我决定关注细节,自设目标——把图片和名字对应上,下次只要看到照片或实物就能完全正确地说对名字。有了新的目标内容,就会更专注,专注才不容易乏味。

这和需要没有关系,我并不需要认识那些昆虫。这和趣味有关,增加一点内容,让眼下正在做的事更有趣,让度过的时间更值得回忆,不是很好吗?这是我的想法。

然后,我就记住了许多甲虫名——六月鳃角金龟,锹甲,龟甲虫,巨犀金龟甲,长颈象鼻虫,宝石象鼻虫,叩甲,恶魔彩蜣螂,天牛,白翅拟步甲,小提琴步甲,百合甲虫等。我还研究了它们外形上的差异,以及它们外形和名字的关系。然后,我又百度了一下它们的图片,直到觉得有点发毛——可能是因为它们身上的斑点太多,那种密集感看久了会不太舒服。

这些五六个字的名字应该不容易记吧,不过这个三岁的小娃儿还是很快完整而清晰地说出了“六月鳃角金龟”、“小提琴步甲”等长名。果然,自己喜欢的,就容易记住吧。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1-14 09:03:3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9-1-14 09:08 编辑

企划

企划这个词,我最初听得最多的是在韩剧里。当年看韩剧主要看爱情,而韩剧主要表现爱情,并不会过多介绍企划案的核心和细节,企划案最大的作用在于凸显女主的可怜——一般是女主很有某方面的能力,想出了很棒的点子,或设计出了很棒的衣服或产品,然后她的点子、设计被剽窃,对方还要倒打一耙,说是她偷了创意。

好啦,,废话不多说。

最近在看一个比较随性的综艺节目,主持人帮助嘉宾实现某个愿望的综艺节目。嘉宾越多,愿望的类型也就越多样,企划内容就越丰富。每一期其实都是一个企划案,怎么样把这个企划案做得有趣呢?有意义呢?让嘉宾期待而来,高兴而去呢?让观众觉得看了值呢?“”这些就是制作组要思考的事了——涉及很多前期讨论、相关方联络和具体事项的准备,这些并不会在节目中细述,需要观众反推。

某天,当我准备带小娃儿出去玩的时候,“企划”这个词就在我脑子里冒了出来。我不必带他去,我们可以在家里玩一会。如果出去玩,我们的时间只有一到一个半小时。而且,出去玩要考虑较多注意事项,似乎是个比较麻烦的选项。

然而,我不怎么怕那些麻烦。在我看来,乐趣更重要。哪怕是一个小时,能好好利用的时候,干嘛浪费呢。主要是我当时状态也挺不错。我的脑子立刻活跃起来,很多信息立刻聚合:

水要带,小零食要带,纸巾要带,小手套要带。

有两部公交车可去那公园,时间充裕的话,一般都是等比较大比较新的那部,但今天时间有限,哪部先到上哪部。

到公园后,平地和草坪上可让他尽情奔跑;临水的桥或平台,小孩子多的地方,则多关注。至于他想要看什么,玩什么,问我什么,和我聊什么,这根本就不需要我考虑,他自己清楚得很,不需要我做任何引导,这是他的自由。

至于其他未知事项,既然是未知,那当然是顺其自然,随机应变了。

其实,这就是日常生活中的企划思维。这个企划的目的是:充分利用现有的时间,实现“嘉宾”的玩乐愿望,同时也实现自己户外走动、不时放空的愿望。与呆在家中相比,绝对是个彼此都更受益的企划。

不过呢,像上述企划案,需要双方的配合,建立在双方自愿的基础上。不然,我想出去,他不想出去,我得想办法哄他出去玩,就完全不是那个味了,变成了自己的一意孤行。

这样的活动在日常生活中很常见,大人都可以带小孩去某个地方玩,但玩的过程和结果却有质量和愉快程度上的差异。把企划思维纳入考虑,主要是为了提升过程与结果质量,至于这个质量是什么,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定义,对有些人是“玩得高兴就成”,有些人是“玩得高兴,还长见识”,等等,等等。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1-14 12:30:23 |显示全部楼层
蓝田日暖 发表于 2019-1-14 09:03
企划

企划这个词,我最初听得最多的是在韩剧里。当年看韩剧主要看爱情,而韩剧主要表现爱情,并不会过多 ...

哈哈,这篇好。

不过带孩子出去玩往往是不管去哪里他们都会特别开心,能留下美好的回忆。

就是大人会比较累。但是看着孩子的满足笑脸,再累也值得。

点评

蓝田日暖  确实如此。但是看着孩子的满足笑脸,再累也值得——家长这样想,小孩还是很幸福的,证明家长的状态和精力还是不错的。:)  发表于 2019-1-14 17:51:10
家有儿女。
Leo:2004年8月18日
Belle:2012年7月19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6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9-1-16 08:38 编辑

对比

很久没看《超级全能住宅改造王》了,这个节目已经结束了通常播放状况,改成了每年几次的播放模式,差不多可以说停播了。倒是可以理解,毕竟主题比较限定,大部分内容变得越来越容易猜到,作为电视节目来说,新鲜感的缺乏会导致观众的流失。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太清楚,大概就是这样吧。

至于为什么会再看这个节目呢?因为DIY、动手能力、手艺人之类的想法又开始活跃,不由就会想起这个对我启发很大的节目,于是就去看了比较新的一期节目。看的方式已经有了变化,熟悉的部分,不感兴趣的重复部分(问题阐述部分会出现三次左右)略过,印象深刻的部分则会反复播放(通常是改造后的房屋细节)。

我看得相当兴奋,看完后在脑子里琢磨了很久,都直接在心图里走进那个改造后的家了。不得不佩服建筑师,一个改造项目,解决了多少问题,带来了多少额外的惊喜啊!

然后,我开始想:喂,喂,你是不是兴奋过头了啊。兴奋是不嫌多的。幸好,我是关弹幕看的,关了弹幕,屏蔽了许多“专家”的指点江山,就能更专注地享受改造过程,赞叹改造成果。

接着,我又想:假如,我一开始走进的就是改造后的那个家呢?我会感到如此兴奋吗?

答案是:不会的。虽然我会肯定那个家虽然小,倒是挺宜居,三四口人也能生活得不错。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可如果刚刚看过改造之前的情况,再对比改造后,那心情就不一样了。差别实在是太大了啊!本来处处相互干扰的几口人,现在都有了相当充裕的私人空间。不单是有了私人空间,而是有了充裕的私人空间,这就了不起了。不得不说,专家对动线的细腻研究真是大大发挥了作用。

不多说了,上节目。如果想看得舒心的话,第一遍关弹幕,当然弹幕里也会有搞笑评论的或一些有用信息,喜欢的可以第二遍时看。

放心吧,是高清版的,再也不用忍受以前那些期数的低画质了。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4963350/?p=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幸福大观园 ( ICP12039693 )  

GMT+8, 2019-1-22 07:07 , Processed in 0.043765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