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客户端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蓝田日暖

[泉水叮咚] 奇迹、心、大脑和感觉   [复制链接]

头像被屏蔽

禁止访问

发表于 2013-1-15 16:10:23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1-15 22:29:1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3-1-16 10:00 编辑

新知识的重要性


在这个世界上,生而为人,不管怎么牛,所知仍然很有限,个体能够意识到的仍然只是宇宙、世界甚至是自身的极小一部分。举例来说,你能意识到自己身体内部复杂的物理化学过程吗?你知道每分每秒有多少细胞死去了,又有多少细胞诞生了吗?你知道每个细胞每时每刻的具体反应吗?据说人的肝承担着70多样任务,你能感觉到吗?(这里的知道指的是真正的体验到,而不是看书获得的了解)

如果你去查一下生物学、神经学、中医等等的身体科学,你会发现自己对身体是如此无知。当然你不需要细致地研究这些学科,但如果你能了解一些基本知识,然后仔细地思考一下,你会发现自己居然与如此神奇的一种力量联系着。或者你会认为自己就是这个身体,或者你认为这个身体是你的一部分。无论哪一种情况,意识到身体的神奇非常重要。也许你的身体有着或轻或重的毛病,但只要人活着一天,人体内部的种种自发运行的生命过程仍然称得上神奇二字。

写到这里,我就想感激为我们留下宝贵知识的各领域专家,包括众多的科学家。因为他们为我们搭建了意识和潜意识的一座桥梁。尽管获得了生物学、神经学、医学等领域的知识,不代表我们能直接感觉到自己身体内部的微妙生物化学过程,但这些知识能让我们通过改变自己的思维、感觉、身体和行为模式来改变身体(包括大脑)内部的运行,进而获得自己想要的变化。

大部分临床确诊的疾病并非一朝一夕形成的,由于我们无法直接感知体内的生物化学过程,又缺乏对思想、感觉(包括情绪)和疾病关系的深刻认识,所以我们经常无知无觉地培育着各种身心疾病和人生困境(如上瘾症、强烈的不安全感等)。这个时候,知识就能派上用处了。

学无止境,人在不同阶段需要不同的知识。我近来明白了一件事,如果我频繁地感到无聊,那就意味着我可能陷入了某种例行公事式的生活,这时候审视自己的日常生活就会变得很重要。我是不是总在看同一类型的书?是的。我是不是在看同一类型的节目?是的。我每天是不是在做差不多的事、熟悉的事?是的。好吧,难怪我会无聊了。不管我看的书和节目多么灵性,事实就是,我的生活已经像一潭死水了,必须得改变了。

不过我的改变并非来自于这种有意识的审视,而是我恰好看到了某位作者的书,恰好他不仅有实际可行的生活建议,而且他的理由对我很有吸引力,于是我开始改变饮食和记录梦。正好应了神经系统科学的话,当人改变了行为后,大脑也会有相应的变化,它会对身体发出信号,在身体层面制造对应的新感觉。我意识到了这种变化,这让我对更具体可行的知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我找到了《进化你的大脑》这本书。

为什么在我们需要改变的时候,新的知识很重要呢?因为你原有的知识已经不管用了,或者说你原有的知识恰恰是你问题的根源,又或者是你原有的知识很好,但你缺乏把它们应用到实际生活中的能力。所以此时,新知识和新的行为体验就很重要了,其中新知识的获得更简单,新行为的获得较难,因为新行为一般起于头脑、起于知识。

谈谈《进化你的大脑》这本书对我行为层面的影响。作者细致入微地为我解说了大脑、神经系统、思想、感觉、身体、自由意志、学习模式和大脑的关系等许多方面的知识。我可以在自己能觉知到的层面来验证他说得有没有道理,我觉得很有道理,因此也就更加相信他所阐述的其他知识。而有了这些知识,我能更耐心地来改变自己的生活。当我在折纸时,我知道我肯定增加了大脑内部的神经连接,我就是在改变大脑。当我利用头脑想象一些画面时,我知道这也会改变我的大脑。

他让我知道,大部分时候,头脑想什么,身体就感觉什么,如头脑想的是焦虑的事,身体就产生焦虑的感觉。如果某种状态如焦虑持续久了,身体就会调节对焦虑的需要量。打比方说,本来身体对焦虑没有需要,现在身体每天被迫接收大量焦虑情绪,它就会“进化”自己,视焦虑情绪为必需品。到这个时候,身体就变成了主人,在它得不到需要的焦虑情绪时,它就会在外部环境中寻找对象刺激大脑产生焦虑思想,或者它会直接要求大脑连续不断地思考焦虑的事,这样大脑就会向身体发送相应的信号,通过一系列生物化学过程后,身体就会得到它需要的焦虑情绪。简单来说,此时身体细胞对焦虑情绪(其实就是特定的化学物质)上了瘾。在上瘾状态下,头脑的积极暗示(如我要自己快乐,我不想再胡思乱想)通常很难收到效果,因为此时身体为了满足自己的需要,可说是不择手段,单纯的积极暗示根本无法与之抗衡。

你想什么,身体就感觉什么。你感觉什么,你就想什么。这两个句子可分开解读,也可合二为一。在两个句子间增加一句话,可变为:你想什么,身体就感觉什么,持续一段时间后,身体感觉什么,你就想什么。开始,头脑/大脑是主人,身体是仆人,后来身体变成了主人,头脑/大脑变成了仆人。

点评

爱无言  关于身体变成主人这段很有意思。和我所了解的一样又不一样。谢谢!  发表于 2013-1-20 11:44:13
蓝田日暖  这个还真是大问题,方法有很多,主要涉及建立良性目标,明确自己想要的和不想要的,观察自己的思想、行为和感觉情绪,不批判、不沉迷地体验情绪,质疑自己的念头,等等。我只是在举例,这个问题需要大篇幅介绍。  发表于 2013-1-17 20:53:33
乔阳阳  想知道,怎么让身体戒掉焦虑的瘾⊙﹏⊙b汗  发表于 2013-1-17 14:45:41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1-16 10:13:17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

点评

蓝田日暖  这么多花,我喜欢。  发表于 2013-1-16 13:12:01
头像被屏蔽

禁止访问

发表于 2013-1-16 10:36:45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头像被屏蔽

禁止访问

发表于 2013-1-16 11:53:13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Rank: 4

发表于 2013-1-16 16:04:15 |显示全部楼层
收藏起来慢慢品

点评

蓝田日暖  谢谢!  发表于 2013-1-16 22:30:55
头像被屏蔽

禁止访问

发表于 2013-1-17 14:09:33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1-17 14:44:58 |显示全部楼层
等楼主来更新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1-17 20:45:5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3-1-17 20:50 编辑

可惜的大脑


今天一整天都在外面,关于大脑和图像式思维有了些新的体会。我陪朋友办事,当她离开时,我开始锻炼自己的大脑。我一度深受克里希那穆提影响,坐车也好、在公园闲坐或者在哪里排队,我都选择观察四周景致,观察人们的活动。简单来说,我在充分锻炼自己的五官,主要是视觉、听觉和身体感觉,我很少在那样的时刻主动思考什么问题。现在回过头来看,说句实话,没那必要,除了马路上走路要全神贯注外,其他等待的时间,我只需要分少部分注意力给外部环境,其他注意力,我完全可以用来思考。

今天,在我等待的时候,我不再观察四周,我把大部分注意力用来锻炼自己的图像思维上。大家别烦,我还是在脑子里折纸。在头脑里模拟折纸和实际中折纸可不是一回事,尤其对我这种没有刻意锻炼过空间想象力、而且也没有这方面天赋的人来说,这不是件容易的事,我很快遇到了难题。我在折百合花,前面的步骤都简单,可到了后面,问题就出现了。如果你真的拿张纸折叠,你根本不用管半成品的具体模样,可在想象中,由于我还不是很熟练,所以我需要半成品的具体样子来复习折纸步骤。但半成品的具体样子就是出不来,我就是不知道折横是向上斜呢还是向下斜,不规则三角形对折会成什么样子……

怎么办呢?空间想象力一直是我的弱项,或许有些人可以毫不费力地把整个折纸过程,在脑海里边是边、角是角、折横是折横的模拟出来,可是我不行,很显然我得想点辅助方法。最后,我想出了办法,虽然笨但效果很好,我使用了一直或者说几乎没派上过什么用处的几何学,而最重要的应用原则是对称性原则。我用动态的几何作图方式,研究出了不规则三角形对折(让其中两条边重合)后的样子,因为我知道对折后新出现的边就是原三角形的一条角平分线(这个词是刚百度到的,定义是三角形的一个角的平分线与这个角的对边相交,连接这个角的顶点和交点的线段叫三角形的角平分线),通过对称原则我也很容易就知道了对折后的具体样子,具体方法不介绍了,几何学中的许多具体名称我忘得差不多了,但我还记得几何图形的基本属性和一般的应用原则。

回家的路上,我不禁觉得我们的大脑其实挺可惜的,它有那么多的功能和智慧等待开发,它储存了那么多已知的可用于实际的理论,却很少被使用。今天我把已知的几何学知识和折纸联系了起来,说不定哪一天我也可以把另一件新鲜的事和已经学会的折纸相关联来为自己服务,因为学习法则之关联法则——通过已知的知识来学习记忆新知识、培育新行为——非常有用。

如何学习新知识、培育新行为是非常个人化的事,所以不要给自己设限。在学习新东西时,不妨问问自己,有哪些已有的知识可以帮助自己更快更好地掌握新知识、培育新行为。每个人适用的关联法则显然也有很大的差异,我可以利用已知的几何学来帮助自己在头脑中模拟折纸过程,而你(假设你是手工爱好者),或许只需要调动某种熟悉的感觉便能完成这项工作……

大脑是如此神奇的一个工具,不要轻视它,不要误用它。日复一日地使用同样的知识,做同样的事,不给它输送新知识,不给它提供新体验,也不对已知的知识做新的关联和思考分析,大脑的潜力就真的只能潜着,无法发挥了。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1-18 09:26:3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3-1-18 09:37 编辑

挫败感、不擅长、不喜欢和不感兴趣


了解自己真的是一个漫长永恒的过程,要让那些影响我们日常生活的潜意识信念暴露在阳光底下,并不容易,因为几十年来,自动非自动的关联机制,已经把我们套上了一层又一层马甲。通过折纸,我又发现了自己的一层马甲。如果以前别人问我,你可以做做手工啊,你为什么不十字绣啊,我会回答,我不喜欢这类活动,我不感兴趣。现在,我知道这样的回答并不真实。

在我们的性格列表中,有许多喜欢和不喜欢列表,喜欢旅游、喜欢玩游戏,不喜欢运动、不喜欢手工,等等。然而许多不喜欢列表中的内容,可能并非真的不喜欢,而是因为初期的挫败感、不擅长导致我们将它“美化”为“不喜欢”、“不感兴趣”。说自己不喜欢、不感兴趣,比承认自己不擅长、做不好,对自尊的伤害仿佛更轻一些。因为我们常常把能力与自尊挂钩,把错误和失败挂购,所以和前面用“不喜欢”、“不感兴趣”来“委婉”地表达自己对某些事物的态度一样,当我们犯错时,许多人并不愿意直接承认错误,而是喜欢用许多借口来合理化错误,似乎这样就保全了面子。

然而,你不喜欢这个,你不喜欢那个,你对某事半点兴趣也没有……这是真的吗?在你不用头脑质疑它,不用行为挑战它时,它对你而言就是真的。当我开始折纸时,折纸对我来说是项挑战,我只是想改变一下日常的行为,手边恰好又有手工折纸,但我从不认为自己会喜欢折纸,我一直认为自己对手工活毫无兴趣。但事实是,它给了我新的感觉,它让我想要不断挑战复杂的折纸图案,在折了几天后,我就喜欢它了。我用行为证明了“我不喜欢折纸”这样的信念和性格内容,对现阶段的我已经不再适用了。

在做以前没有尝试过的事情时,我把初期的挫败(第一次绣十字绣针脚很难看、第一次折纸没看懂说明书没成功)做了微妙的“美化”,明明是因为不擅长、很费劲选择了放弃,我却将这样的挫败体验,扭曲为带有个人选择意味的“我不喜欢”和“我不感兴趣”——你看问题不在我不擅长,我无法做好,而是我不喜欢。

我不喜欢球类运动,其实是因为很早以前我打不好羽毛球,我没有学会如何掌控自己的四肢和手的力道,所以我发不好球,我接不好球。可以想象,那样打球不可能有什么快乐的体验,从此我觉得自己与球类运动无缘。几年后,我得在体育课上学习基本的排球动作,我要垫排球,与人搭配,必须连续达到多少数量,才能及格。我很紧张,每逢垫球时肢体都会僵硬,这就更加影响了打球效果,我顶着巨大的压力,考了好几次,才终勉强及格。

那些与球类运动有关的糟糕体验和深深的挫败感,让我把球类运动视为不喜欢的运动、不感兴趣的运动。可现在,我会有不同的看法。我承认,我在球类运动上不及许多同龄人,但是我认为,只要我能获得更详细、更有针对性的指导,只要我能比别人练习得更认真、更久,我仍然有很大的机会享受打球的乐趣。

假设我第一次打羽毛球时,有人能发现我的问题,耐心指点我如何使用手劲,如何发球、接球,回去后一个人可以怎么练习。通过他的指点和自己的练习,我很可能发出好球,轻松地接球,我得以充分享受打球的乐趣,那么未来的关于球类运动的负面体验基本上就不会出现。可是没有人这么指点过我,而我又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知识,所以我只能用不和谐的方式十分费劲地打球,一边打球还要一边考虑是否影响了对手的心情,整个打球过程对我而言是一种折磨,渐渐地我就发展出了一种根深蒂固的对球类运动的不喜欢。

可见第一次学习某件事时,合适的知识、指导和父母老师朋友的鼓励陪伴,是多么得重要,它会直接塑造我们的性格。有时候,儿童在遭遇新事物时,并不一定会充满好奇、欢天喜地,他们可能因恐惧心理而不愿意做那件事,也可能因做了之后没能很快成功而产生挫败心理,或者觉得没有意思而失去兴趣,在这个时候,其实家长有许多事可以做,这些事对于孩子的喜恶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点评

伏地的小草儿  谢谢蓝田的准确理解!另外,弱弱地问一下,是不是有可能介绍一下你的改变经历和体会?  发表于 2013-2-28 11:54:09
蓝田日暖  那个,小草,你这个姐姐应该是特定语境下的称呼吧,我不想你误解,所以明确一下,我可能比你小。另外,我以前也有社交问题,很放不开,这些都是可以改变的,缺什么就补什么,每个人都可以改变,只要有合适的方法  发表于 2013-1-22 19:20:39
伏地的小草儿  看到最后两段,我想哭!蓝姐姐的打球,就是我的社交啊!我为我的社交,归罪过许多无辜的因素!  发表于 2013-1-22 11:46:26
楠妈  排溪云所说的  发表于 2013-1-18 10:48:16
溪云  真好,最后这一段给我很多启发。  发表于 2013-1-18 09:40:16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1-20 11:20:4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3-1-20 11:28 编辑

理解我们的自动化求生程序


关于求生程序,我前面已经简略介绍过,重复如下:

每个人都有求生程序,求生程序也可称为恐惧程序,一旦出现威胁,求生程序就会立刻启动,肾上腺素大量分泌,身体的消化、修复等功能暂停或暂缓,能量聚集于四肢,身体准备采取行动(动物世界中的求生行为包括逃跑和战斗两种)。求生程序涉及许多内隐记忆,触发求生程序的威胁,既有人类共享的威胁如大灾难、猛兽来袭等,又有非常个人化的威胁。如,一个无心的白眼,一句不带恶意、大音量的话,可能会启动某些人的求生程序,而对另外一些人来说,它们只是很寻常的人类表现。长期被求生程序控制的人会出现各种身心疾病,因为身体已经没有足够的能量来维持其他重要功能的良性运作了。那些本来用于逃跑和战斗的能量却累积在肌肉、骨骼细胞里,侵害着我们的健康。为何累积?因为在人类社会,面对实际挑战时,人们不太可能采取逃跑或战斗的应对模式,而他们又缺乏合适的能量释放手段,于是那些能量就被封存在了细胞里,破坏了细胞的原有结构。

这里要明确一点,我们可以控制自动化求生程序的启动与否,不过一旦启动,我们无法控制求生程序的运行,如果我们比较敏感、觉察力较高,可以很快意识到它的结果——感觉/情绪,借助某些手段,我们能够解除威胁、打破它的反复运行。比如说,我们在看一部恐怖电影,某个残忍的场景把你吸引了,你开始设身处地地想象,自己如果处在那种环境里,究竟会有何种表现?那些想象画面栩栩如生地出现在你脑海里,大脑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求生程序瞬间启动,你开始心跳加快、呼吸急促,如果这时候你能够清醒过来,打断自己的联想,就等于是解除了威胁,求生程序也会停止。求生程序的短暂运行不会对人造成大的影响,因为人体配备了求生程序自有其用处,所以适度运行求生程序,本来就在人体功能设计的范畴内,不会对人体的自我平衡造成什么影响。


然而,这个适度运行,在当今的人类社会中有点像天方夜谭。动物的求生程序从启动到结束,常常只需几秒、几分钟、几小时(几小时其实已经比较罕见了),发现威胁后,它们不是迅速逃跑就是与敌人对抗,因此累积在身体骨骼和肌肉处的能量变成了特定的运动能量,得以释放。可是人类的求生程序常常一次持续几十分钟、几小时,一天持续几次(有些人甚至持续整天),一个月持续几十次甚至数百次。被我们视为威胁的东西太多了,除了未知的、风险很高的事物普遍被我们视为威胁外,还有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威胁,看到密集物体有些人会心慌,在满是人的环境里有些人会紧张出汗,走几十米高、栏杆齐胸的大桥有人会十分恐惧,听到老板说要在部门里裁掉一个人有人开始连续整夜地失眠,一个不认识的人瞟来的白眼也会让某些人认为对方是个威胁、可能要伤害他……

人体健康正常的内部运作包括了适度的求生程序运行,但长时间、高频率地运行求生程序,显然超出了它的负荷,体内平衡被打破后,各种身心不健康的表现和临床确诊的疾病就会接踵而至。另外,很值得的一提的还有求生程序运行后的能量处理问题。动物通过逃跑和战斗释放了累积的能量,而许多人并没有把这部分累积的能量转化为动能释放,它们仍然积存在细胞里,影响心理和身体。另外一部分人,则会把这部分能量发泄在别人身上,主要是家人身上,一方面造成家庭问题,另一方面这些人的主要情绪是恐惧+愤怒(愤怒底端其实是深深的恐惧),所以他们体内在源源不断地制造和输送与恐惧和愤怒对应的化学物质,照样会影响身体的正常运作。因此,虽然同样有恐惧,但压抑情绪和发泄情绪的人,对于情绪/能量的发展和处理有所不同,故他们在心理和生理上的表现也会不同。无论是自卑、认为自己一无是处、别人都对的人,还是经常愤怒、认为自己总是对的、常常指责别人的人,其实在他们不同的行为表现、外在神态、情绪状态底端都埋藏着深深的恐惧感/不安全感/失控感,所以一点小事就能让前一个人自怨自艾、觉得人生没有意义,一点小事就能激得后一个人火冒三丈、破口大骂。

无论被我们视为威胁的是什么,无论我们在恐惧之上又发展了多少情绪,无论我们在情绪的支配下做了些什么,只要我们理解自动化求生程序的实质含义——保护我们的生命,我们就能更明白自己的种种思想、情绪和表现。记着,这个程序听命于你,只要你认为是威胁的东西(包括显意识层面的认知和潜意识层面的认知),它就负责调整能量,让你动起来以解除威胁、保存生命。所以它并非毫无用处,当一辆大卡车快速向你开过来时,它就能在电光火石之间,调集大批能量,让你(通常是指你的潜意识力量)能迅速闪开,离开危险地段。但是如果你把不是威胁的东西视为威胁,从而启动了它,它的频繁运行就会给你造成大量的问题。所以,你可以做的是,回忆和观察自己的日常生活,看看哪些人、哪些事、哪些场面启动了你的求生程序,它们对求生程序运行的时间和频率又有什么样的影响?启动了求生程序后,往往其他情绪也会被激活,因此你会采取相应的行为策略——如长时间想各种令你焦虑的事、发火骂人、默不作声冷暴力等等,注意观察这些行为,因为观察得久了,你会对它们的破坏性有更深的了解,而这对你的实际改变会有很大的帮助,因为当你充分了解了某件事、了解了它的原因并且充分体验了它的整个环节之后,你会越来越明确对它的态度——喜欢它还是不喜欢它、改变还是维持它,你的态度越明确,改变就越容易。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1-22 10:38:0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3-1-22 10:47 编辑

对于“二维图像和三维现实”一篇文章的补充:

我正在看Anita Moorjani的书,就是前面提到的那位(被)创造奇迹的女士,她恢复健康后重回日常生活后的变化,和我某个阶段的情况非常相似。

她说她不再对政治等各类新闻感兴趣,这造成了她与朋友交谈时,常常走神。我有过相同的感觉,虽然我还是会耐心听,但我很少再插话,因为我对政治等新闻再也提不起兴趣了,尽管我曾经天天上天涯杂谈上看帖、愤世嫉俗。

她说她突然对大自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常常在沙滩上吃着冰激凌看日落,仿佛从来没好好感受过食物的美味,从来没好好感受过阳光沙滩之美。我也有类似的体验,我所在的城市没有海,但有一条美丽的江,我常常一个人去江边,我可以一坐坐很久,而且有太阳的时候,我一定会靠近江边去看看阳光照射在江面上的美景,那种变幻的光影之美我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她说她重新开车后,惊叹于人类身体的奇妙,眼、手、脚居然能配合得那么完美,而这种感受我在坐公交车时特别深,由于害怕开车,所以我特别羡慕那些开车技术好的人,当我看着公交车司机的开车动作时,我就会认为他实在很牛。当我转念想到全世界那么多人都在轻松开车时,我只能说其实每个人都有一个神奇的身体,想想你如何轻松地开车,你就会佩服身体这架超级计算机,再没有别的计算机能够比身体更高功能、更精密的了。

她说她甚至不知道拿蚊子怎么办,我也是,我不知道拿蚊子和蟑螂怎么办,当要把它们杀死时,我还是觉得有些内疚。当我看到了植物的动态美时,我把它们当成了和人类、动物一样的生命体,我觉得如果把它们的枝条折断后,它们很可能会痛。动物就更不用说了,我家里出现过金龟子和蜗牛,每一次我都会把它们找个东西装起来,然后送到楼下的绿化带里。下雨天,小区里的路上会出现很多蚯蚓(长条软体,应该是蚯蚓),它们总是在人行小路上乱穿,许多都被踩死了,所以那个时候我会尽量注意脚下,不要踩到它们。

这一度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困扰,在心理上我变得很苛刻,我看到别人折树枝或者玩昆虫,都觉得很不爽,我会在心里批判对方。简而言之,那段时间我很关心动植物,对人却失去了同理心(我去查了这个词的定义,觉得非常贴切,同理心就是站在对方立场设身处地思考的一种能力)。

对大自然、动植物态度上的改变,均来自于对它们全神贯注的观察,因为全神贯注地观察过它们后,我深深地领会了每一样生物的奇妙,这种震撼的感觉使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随便地对待它们。我知道,带有“爱护生命”、“万物皆有灵、尽可能关爱万物”内涵的文章不可能带来这种改变,因为头脑式的理解和亲身实践、体验是两回事,而改变的关键往往在于后者。

全神贯注地观察万事万物,直到你能摆脱概念、杂念的困扰,使你的双眼能够直接接触眼前的物体(可以是身边的任何物体,如笔等)。不仅观察它的整体也观察它的细节,观察一朵花的整个轮廓也观察它的花蕊和每一部分的色彩,观察一棵树的外形和动态,也观察包围它的空间……

我看楠妈的帖,有一句话很简单,却又无比真实,那就是“做才是硬道理”。我上面说的其实没什么神秘的,这就是一种观察的方法,我从克里希那穆提和艾克哈特·托利那里听来的,我想也许一些小孩眼中的大自然可能就像我现在看到的那样,我无法概述这种景象,就给个最简单的描述——美。

为什么有些艺术家能够创造出世代流传的杰作,我想这首先和他们对大自然和人类生活全神贯注而细致的观察、思索离不开,在这基础上,他们用自己最擅长的手段(这种擅长也是他们努力实践得来的),拿起凿子、刻刀、水彩、画笔等工具,把他们对自然和人生的深刻体悟以创作的形式表现了出来。

点评

蓝田日暖  哈哈,现在想起来都有点汗颜,那时候有点挑剔。  发表于 2013-1-23 22:09:45
爱无言  看到那段关心动植物,却对人失去了同理心,就觉得你真是可爱啊!  发表于 2013-1-23 20:08:15
头像被屏蔽

禁止访问

发表于 2013-1-22 18:30:25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头像被屏蔽

禁止访问

发表于 2013-1-22 18:34:45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1-22 19:54:5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3-1-22 20:27 编辑

强迫症


插花:从个人经验出发,说一些与强迫症有关的话。

强迫症通常起源于对某一个问题的关注,比如关门源于一个念头:要确保把门关好了,否则家里可能会被盗。由于每一次关门,类似的想法都会出现,甚至在其他时候也会出现(比如看到入门偷盗等新闻),于是“门一定要关好”的念头就变得非常强烈,强烈到通常的一次性关门已经不管用了,必须再三确认,比如关好了、拉好几次门把,比如钥匙转到钥匙孔的底部也要确认好几遍……渐渐地,再确认已经不够了,我们可能要再六、再九确认了,也就是说拉六次或九次门把,转钥匙六次或九次……

我经常看到书里说人们的欲望是无止境的,总是要更多、更多、更多……很不幸,强迫症也是这样的,确认的次数也是要更多、更多、更多……强迫的范围也会变得越来越广、越来越广……

我上面说的不是轻微强迫,事实上,许多人有某方面的轻微强迫,他们也不那么在乎,强迫也就不容易发展得更强。但如果把自己的强迫症视为一个需要对付的问题,一个需要想办法彻底除去的问题,强迫行为就会发展得更厉害,因为拒绝、逃避只会强化问题。

我相信关门强迫很普遍,只要想一想门内是什么,只要想一想如果不关门可能会出现什么情况,就会理解人们为什么会有关门强迫了,因为门内是个人或公家的物质财富,因为新闻上、身边到处是偷窃的新闻,因为人们常会忘记或不能确定自己刚才做过什么,所以人们需要长时间在门口停留确认自己已把门关上,或者下了楼又回去确认一遍门已经关上。因为这不是一个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世界,所以人们的关门强迫很可以理解。

另外:家长对孩子要求过高,老是要求他/她达到什么标准,每次他/她犯错都要指出来,那么小孩产生强迫行为的概率会更高,因为他/她会反复确认自己没犯错,这样就不会受到父母的指责/指点。在日常生活里,许多小错误根本不需要指出来,除非是连续犯同样的错误。因为许多小错误只是一时分心而犯的,就像我们有时会忘记关灯,但在绝大部分时间里我们都不会忘记关灯。

随手关灯是本分、没啥好表扬的,但忘记关灯就是失误,一旦发现就要指出来,那么不管父母的态度多么理性客观、不含半点指责意味,都可能造成不好的结果。在日常生活里,因为分心或其他什么原因而犯了错误,家长该考虑一下错误的性质和频率,然后才决定是否要指出,许多无关紧要的小事错了一两次,根本不是大事。

之所以强调这件事,是因为我发现许多家长对错误高度敏感,自己、家人做对了理所当然、无需表扬,做错了就要指责或指点。哪怕我连续做对了十五天,我也不会受到表扬,但如果在第十六天上因为分心、忘记了等原因出了错,我就必须接受指责或指点。没有表扬,只有可能发生的指责或指点,我该怎么办?我只能努力不犯错,使自己不要被指责。而努力不犯错、确保正确(其实就是确保自己生理和心理上的安全)是许多强迫症(包括强迫思维)的源头。

上面的“小孩”两字可以替换为“自己”,爱自己就是对自己宽容,允许自己犯错误,允许自己的不完美,认清自己经常做对事,正确率其实挺高。在看到自己错误的同时,更不要忽略自己做对的时候,尤其是日常生活中的小事,错了就错了,错了又何妨,有什么大不了?

点评

Bettyyang  这段太好了!  发表于 2015-1-31 14:33:15
头像被屏蔽

禁止访问

发表于 2013-1-23 18:22:35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头像被屏蔽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1-23 20:01:32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签名被屏蔽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1-23 22:07:3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3-1-23 22:27 编辑
明月照我心 发表于 2013-1-23 20:01
这段我不大认同。



我写得比较乱,想到什么就写什么了。

脉轮、灵魂、前世今生部分的内容,我暂时没有办法说什么,因为了解太少,理解起来总是太模糊。不过,我之前确实在思考细胞记忆的事情,我看过一些文章说,细胞记忆可以储存在心脏等地方。

所以,它不是文中所说,靠人们大脑所想的结果,就可以造成身体进化,将某种情绪视为必需品。

我上面举的是日常生活中的一个例子,我认为人们的所思所想确实可以改变部分细胞,使那部分细胞可以适应体内环境,而当身体细胞适应某种情绪(从生物学角度上讲就是化学物质)后,它会形成惯性需要(它甚至认为你需要那种情绪,所以它要帮你获取那种情绪,这是潜意识的功能),它对能够制造那种情绪的外部事件和思想就会特别敏感,因为情绪的制造要通过大脑,所以它会命令大脑想与该情绪对应的事情、它很容易发现或者说吸引与该类情绪对应的外部事件。但是,每个人独特的大脑和神经系统(每个人有独特的神经网络对应不同的思维和行为能力),和累世情绪、细胞记忆一样,应该涉及灵魂、人类起源等复杂问题,我也说不清楚,就不说了。

我听说,这些累世的情绪记忆会在人16岁之前,慢慢读取到脉轮中。所以,它不是文中所说,靠人们大脑所想的结果,就可以造成身体进化,将某种情绪视为必需品。

----造成身体改变(我觉得用改变比进化好,我本来在进化两字上加了引号,其实带点贬义)的原因,既有累世的情绪影响,也有个人今生的思想和经历的影响,当然累世情绪和个人思想之间又有错综复杂的联系。人生是一个创造的过程,我想有些情绪的产生和强化应该和多世累积的情绪和细胞记忆没有直接的关联,而是今生获取的。

从生物化学角度来看,身体是会对某些化学物质上瘾的(比如毒品、咖啡等),对于长期维持的情绪体验、行为,身体会对它们形成惯性需要,我想这是一种比较物质层面的解释,你说身体获得焦虑等情绪是为了学习处理情绪的经验,是另外一个比较精神层面的说法,我觉得两个答案并不矛盾,不过后者的主语是是灵魂/心灵/自我吗?

谈到身体就要谈到潜意识,事实上,身体的功能主要是潜意识管理的,有种说法是,潜意识不做好坏、对错的区分,你强烈地想要什么(反映在你的思想上),它就给你生长什么,所以你有意识地培育快乐,久而久之它就会为你打造一个快乐的性格,关注和吸引快乐的经历;如果你总是关注痛苦,它就给你培育痛苦的体验,让你被痛苦思想和痛苦经历淹没。(当然在你培育快乐的过程中,往往要先处理好潜意识里的不快乐情绪,其实身体/潜意识也会对快乐上瘾,但我们很少在这样的情况下使用“上瘾”这样的字眼,我们会认为这是种非常好的心态,几乎没有人会把快乐心态当成问题来处理。在这个以感觉为重的世界里,快乐是最最难得的感觉/情绪之一)。

题外话:改变身体的因素非常多,思想、情绪、食物、运动、睡眠等等等等。我改变饮食之后,一个星期脸部皮肤就产生了明显的变化,因为其他方面(环境、心态、日常事务)都没有大的改变,所以我能比较清楚地了解特定食物和我的身体变化之间的关联。大家可以做类似的实验,看看不同的因素对自身身体的影响。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1-25 19:03:5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3-1-25 19:05 编辑

习惯的力量和对比的意义


我为自己定了新的目标,我每天都要提醒自己这些目标,因为如果我不提醒自己,我就会被原来的习惯打败。在制定目标和提醒自己的这段时间里(1个月左右),有两件事需要一提,一是习惯的力量,二是二元对立的重要性。

这段时间,我体会到了许多新的感受,有快乐、兴奋和充实感,这让我知道自己制定新目标没有错。然而,我也时常被一种旧的情绪缠绕,这种旧的情绪不激烈,不是恐惧、紧张、愤怒等明显的情绪,上述情绪虽然也会出现,但不再是我生活中的常客,我已经改变了焦虑、恐惧的习惯,平静成为了我的日常感受。然而单调的一种或几种感受持续久了,就会让人产生无聊的感觉,很早以前我就想让自己成为一个热情的人,但没有成功,热情只是偶尔拜访我,并没有成为我的常客。于是平静和无聊成了我的惯性感觉。

在我致力于改变的这段时间,我身上常常会有一种难以名之的感觉,无聊但又不很严重,平静又带点消极。现在,我对这种感觉更加敏感了,因为它和我的新目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我又每天都在提醒自己向新目标前进,所以我的头脑能很快察觉到与新目标相关的(包括明显对立的)想法、感觉和事情。每逢这种感觉出现时,我就在心里想:“又来了,又来了。”我不得不承认习惯的力量真的很强悍,改变习惯确实艰难,尤其是改变一种惯性感觉更是难上加难。有时候,我会迷失在理论上,但如果我抛开了理论直视现实,我就会发现,习惯(思维习惯、感觉习惯、行为习惯)背后那股力量不好对付,如果你不来真的,如果你不每天提醒自己,并且采取相应的行动,某些习惯真的不容易改变。尤其在一个熟悉的环境里,每个人、每件事都在提醒着你,你是个怎样怎样的人(即你的人格,通常由各种习惯构成),在那样的环境里改变就更难了,因为会有许多外部压力,迫使你维持原来那个你,维持原来的各种习惯。

黑与白、好与坏、正确与错误、意识与潜意识,这是个二元对立的世界,关于二元对立,理论文章一大堆,在这里,我想讨论一下头脑/大脑和二元对立的关系,以及对于二元对立的利用问题。

前面提及过学习法则之关联法则,现在将这个概念延伸,定义一个觉察法则之对比法则,这个法则可以帮助我们更加了解自己,帮助我们把自己的局限看得更加清楚。对比法则的应用如下:首先明确你想成为的自己——仁慈的、耐心的、善解人意的……人(省略号处填入你想要的品质,关于这类品质最好再做具体说明,尽可能多搜索与之相关的知识)。你明确自己的目标/希望/梦想之后,你还得每天提醒自己这些目标,让大脑记住这些目标。要实现这些目标,需要的创造工具包括新思想、新言语和新行为,而阻挠你梦想成真的总是那些旧想法、旧言语、旧行为,还有串联起它们的老旧感觉,所以你还得对这些老家伙下功夫,以新换旧。当你把新目标和与之相关的具体知识印刻在大脑里时,与这些内容相关的(包括明显对立的)人、事、物,就会轻易引起大脑的注意,简而言之,你开始对这类人、事、物变得高度敏感。但这只是第一步,最重要的一步是,当你觉察到那类人、事、物时,你得在那个当下,放弃原有的惯性做法,采取新的做法。而这么做,通常会引起身体内部的骚动,因为身体就想维持原状,它就是想通过原来的言行习惯来获得相同的感觉,这个时候,最重要的就是去忍耐那些不舒服的感觉,勇敢地采取新的做法。

如果你对自己渴望拥有的品质(比如有爱心、善良、耐心、喜悦、幽默)很明确,那么上面描述的那些事情就是你可以做的,因为阻止你拥有那些品质的往往是一些旧的思想、言语、行为和感觉,所以你首先得了解它们、看清它们。明确自己的目标并且每天提醒自己这些目标,能让你对那些阻碍因素更加敏感,你的自我觉察力和自我了解会因此而提升。
头像被屏蔽

禁止访问

发表于 2013-1-26 11:58:27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幸福大观园 ( ICP12039693 )  

GMT+8, 2019-5-22 05:00 , Processed in 0.042928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