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客户端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蓝田日暖

[泉水叮咚] 奇迹、心、大脑和感觉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4-27 17:13:1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9-4-27 17:18 编辑

刚换了个新耳机,结果没两天,电脑没声音了,什么鬼?!

虽然很想重复抱怨:不会吧!正当我要看什么时,就没声音了。不知道现在我多想听声音吗?!

然后,我开始无奈自嘲道:假话说得真溜!就在电脑没声音前,我有那么想听什么看什么吗?有吗?!我有那么强烈地觉得电脑声音那么重要吗?

嘿嘿,其实没有。只是当失去它的时候,一下子就觉得它无比重要了,而且那种要立刻马上找到解决方案的心理又出现了,好像一分钟都等不及了。挺好笑的。

好吧,我问自己:你知道究竟是什么问题吗?是软件的问题呢?还是硬件的问题呢?答:还真不知道。

在百度上搜索了一下,发现自己只想看简单的答案,只希望是简单易处理的问题,于是决定先还是老套路,把电脑机箱清理一下,内存条插拔一下。在此之前,把这副头戴式耳机在手机上试了一下,确定它没有问题。接着,又把另一副入耳式耳机在电脑上连了一下,确定的确是电脑本身出了问题,而不是新耳机和电脑接触不良。

过了一会,打开电脑机箱,还是不能确定这样就行,但总归要试一下,顺便嘛,也是时候清理一下风扇了。清理完毕,开机,还是没声音。好吧,歇一下,干点其他事。

其他硬件问题(比如涉及电路什么的),我没法处理,但如果是软件问题的话,凭我的学习力,成功也不是不可能。于是乎,琢磨了一下win7的声音系统,初步估计可能和驱动有关,很快按照经验丰富网友的说法下了个驱动管理器,下完之后,发现了声卡驱动更新的建议。那妥妥的,必须更新啊。下载,更新,重启。

我能确定这次会有声音吗?不能百分百确定,但还是怀抱着希望的。“最好成功哦!”我点击了一下音量图标,用鼠标拖了一下,一声响亮而清脆的“叮”声响起——哈哈!成功了。我真的手舞足蹈起来,在家里跳着转了几个圈。

这么一想,我处理各种电脑问题的能力还是挺强的,而且吧,已经掌握了一套适合自己的思维模式。关键的心态就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可以先排除一些非问题元素。再想想在自己意愿和能力范围内的可能原因和可能方案。实在不行,就搁置凉拌一会,搞不好什么时候灵感就来了。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5-9 18:48:55 |显示全部楼层
【事先提醒:一次写完,不编辑了,字句组织可能会比较乱,还可能会有错字,太长了就不编辑了。】

当你一遍遍重复某个想法或某件事时,它就会对你造成深远的影响。如果你一遍遍重复那些不愉快的事,在自己的脑子里,在和其他人的对话里,你就会越来越不快乐,尽管回溯来看,当时那件事或那些事占据的比重并不是很大,如果当时你选择多重复那些愉快的事,和别人对话多强调愉快的事,你就在塑造乐观的性格,并且你真的认为i自己的生活挺美好。

那么当不愉快的事情发生时,你问自己:这事我不喜欢,那么我喜欢的愉快版本是什么呢?当你稍许平静后,你在当下就可以描述自己的愉快版本,你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今天或明天或近几天就实现这些愉快的版本,而是你知道这样的自问自答和描述是在创造你未来的生活场景,因为你的想法和情绪很重要。

举个例子,如果你看到身边的家人为小事而争吵,你觉得不愉快,你可以问一问:如果他们在你身边,你喜欢他们如何呢?

回答可能是:不吵架。可以各干各的,互不打扰。可以轻松闲聊或互动。

这是你喜欢的,他们在你眼前的场景。这不代表你要去干涉他们,也不代表你认为吵架对他们而言是坏事——这倒未必。只是,当你和他们在一起时,他们处于和谐状态。至于,他们自己相处时,是和谐是吵架,吵架在当时的场景中是不是件好事,等等,这些事情就留待他们自己处理了。

ok,那在具体一点。这样的场景有过吗?当然有,非常多。当我身处这样的场景中,我是什么感受呢?其实,通常我并没有太大感受,除非我也参与了闲聊,否则就是各干各的,或者他们闲聊他们的,我干我的。但如此一比较之后,当他们轻松闲聊时,我倒是可以欣赏一下他们的和谐,确定我更偏向于他们此类的互动。

于是乎,我就在回忆的基础上描述了一下某个场景,但此时,描述的口吻会带有一点喜欢的意味:

晚上十点钟,她煮了面条。她有很不错的厨艺,相信这些面条也很美味。她打了个电话,让他回家吃夜宵。不一会,他回家了,他们两个坐在餐桌上一边吃面条,一边闲聊,听得出来聊得挺开心。

毫无疑问,对我来说,这场景比两个人为小事而争吵愉快得多。所以呢?当我想到他们时,我想强调哪个部分?当我想记录一些家庭故事时,我拣选的回忆片段是什么?当我想要畅想未来,思考他们之间的互动还有什么可能性时,我的基础是什么?是吵架升级的可能性,还是良好互动升级的可能性?我想给哪种可能性更多的思维时间?


要改变当下正在火热进行的事情,很难,尤其是火热进行的争吵,不管你介不介入,不愉快已经发生,你已经受到了影响,你的介入还有可能使事态恶化。有些不愉快的事情可能还要持续好多天,所以当你冷静下来时,上述思维模式并不是为了迅速改变局面——如果你的目的是迅速改变局面,失望会让你丧失坚持这些想法的动力,而是理清你自己的想法、偏好和未来期待,然后有意识地通过日复一日的坚持,塑造新的思维模式,知道总有一天,这些新的思维模式会成为你的坚持,也会极大地影响你的现实生活,但在那之前,你不会轻易设下时间目标——比如,在十天内,一个月内,改变对对方的看法,形成高质量的互动模式,或者……

当你在外面散步时,突然与他们有关的念头冒了出来,刚发生的不愉快又开始浮现,你很想来个简单粗暴的概括——“他们总是为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继而用前程往事来证明这种说法。但你早就学聪明了,而且不久前你还设想过他们的愉快互动,所以你没有让自己的思路循着那条路走,相反,你可以对自己说:

小样(指某种旧有的想法),你以为我还会听你的嘛。我傻吗,这么想对我有什么好处?再说了,真要说起来,他们和谐的时间比争吵的时间可是多得多得多了。哪怕他们的和谐时间远少于争吵时间,我也会固执地决定只想他们那些的和谐相处,这证明他们是可以和谐相处的,与其假设他们下次在我面前时会争吵,倒不如假设他们可能会轻松闲聊或各干各的。

此时此刻,我可以决定自己的想法。而我的想法会影响我的情绪,如果能平静甚至愉快地思考他们的关系,那我肯定会这么做。如果做不到,如果一想到他们,脑子里就冒出强烈的负面想法,那就缓一缓,去想别的,去做其他相对愉快的事。等平静下来,再蹑手蹑脚地回过头来关注这件事,看思维和情感层面有没有松动的痕迹。

有些关系是一辈子的,即使你不和他们生活在一起,他们也在你的思维世界里,所以呢,千方百计,让自己在想到他们时能有愉快的心情,至少不焦虑不担心不恐惧(也就是说在想到他们时没有什么负面情绪),还是非常值得的。

就我目前的人际关系而言,因为长期实践欣赏列表,并且有意识减轻对他们的担心等心理,上述类似回忆、假设并强化愉快版本的思维模式比较容易。但这种模式并非适合所有的人际关系,还是得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对于有些人来说,一段时间内让自己坦率地对某人或某些人抱有愤怒心理,反而是件好事,这时谈什么欣赏,其实是在扯淡。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5-16 15:46:1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9-5-16 19:02 编辑

一份特别的记忆

这份记忆,时不时还会浮现于脑海,给此时的我带来独特的清新自在之感,好比单曲循环喜欢的歌走在散发着清香的树丛中。

使劲蹬着自行车向食堂冲去,到了食堂,利索找到要吃的菜,打了米饭加番茄炒蛋加炸鸡柳,有时也会帮室友带一份。拿稳饭盒,我又急匆匆快走起来,进了宿舍楼,两三个台阶并作一步地往上奔,终于到了五楼。门一开就往桌子跑,按了电脑电源键,放好书包和饭盒,立刻去洗手间洗了手出来,时间刚好——电脑已经启动完毕。我麻溜地带上耳罩,挪动鼠标,打开音乐软件,点击漫画文件夹,开始了边吃饭、边听音乐、边看漫画的一心多用午间时光。

一边往嘴里扒拉饭,一边放大缩小看漫画分镜,我已经把时间用到了极致。像这样投入,自然是白驹过隙,所谓:欢乐的时光总显得短暂。很快,上课的时间到了。记住自己看到了哪一本哪一页后,我恋恋不舍关了电脑,收拾了书桌,背上书包下楼。但我并不绝望,因为晚上还有这么一轮,晚自修结束后,我又会蹬着自行车疾驰回宿舍,扑在电脑前,全神贯注,两耳不闻宿舍事,直至不得不睡觉。

爬上床,想着明天,还是心有期待,离完结尚远的漫画召唤着我,食堂美味的早餐也召唤着我。学习很认真,成绩也不错,但我不得不承认,彼时彼地,上课并不吸引我。但是呢,若没有密集的学习和自修安排,又怎么会显得每日的午间时光和夜间时光如此珍贵,如此有魅力,如此值得回忆呢?这就是,对比产生美。

这份记忆,依旧如此美好,依旧会让我微笑。我已经很久没看漫画,但这不妨碍我感谢它们,感谢它们在我生命中出现。感谢它们,在我觉得生活变得复杂时,提醒我其实快乐可以很简单。然后,我又有了从简单中感受快乐的能力。我想起了WayV的歌《梦想发射计划》,一只突然冒出来、在人行道上缓行的螃蟹,一条游入灌木的漂亮小蛇,一场以杨絮为主角的五月雪……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5-17 19:42:3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9-5-18 00:11 编辑

“哇哦,哇哦,这个人的声音怎么那么好听,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的手指在电脑键盘上移动得可真快,仔细想起来有点神奇哦!”

“老妈不愧是大厨。她的一些菜,可以说比很多饭店里做得好吃多了,我还是挺有口福的。”

纯粹的欣赏,纯粹的欣赏,纯粹的欣赏。而且是基于个人评价体系的欣赏,别人对此有何想法,我既不知道,也没有兴趣知道。

但这些真实的感受和评价意味着什么?如果把评价的对象与我联系起来,会是怎么样的现实呢?

我发现了一个巨好听的声音。我喜欢这个声音。我聆听这个声音,深感满足。
我喜欢自己手指的灵活,有时候看着十个手指在键盘上飞速移动,甚至会有惊奇之感。
我有一位很会做饭的老妈。她能轻松获得做菜的好点子、新点子。我经常吃她做的饭菜。她做的饭菜,十有八九我都喜欢。

这些都是我的生活内容——我听自己喜欢的声音,我吃由大厨做的美味菜肴,我对自己的灵活手指感到满意。这些欣赏/喜欢就构成了幸福生活的基石,至于这个对象是自己,还是他人,是自己的活动或活动成果,还是他人的活动或活动成果,只要这种情感存在,就没有必要做细致区分,都差不多——除非你跌出了欣赏这种情感,而因比较产生了其他感觉类似失落、自卑。

所以,你吃自己喜欢的。你听自己喜欢的。你思考琢磨自己喜欢的。你写自己喜欢的。你做自己喜欢的事。你欣赏他人的创作,内心充满强烈的欣赏。你主动寻找自己喜欢的独处空间。你感谢咖啡师给你做美味的咖啡,你充分地享受咖啡。你拿起手机,突然记起手机上有多少app是你频繁使用的,你开始感谢它们的存在:网易云,虾米,qq音乐,bilibili,等等,等等。你听着最近一直单曲循环的歌WayV的《梦想发射计划》,想起你刚认识的有趣组合NCT,某个故事立刻浮现于脑海:

你心情很差,你不想理人,你也不想做事。你打开电脑,记起这个组合有些搞笑的视频,于是你点击那些视频,组员来自于多个国家,经常出现语言不通、鸡同鸭讲的情况,一旦出现这种情况,他们就开始自行发明语言,肢体语言自然包含在内。看了两个视频,你的情绪有所好转‘;你没有起身,而是继续阅读了某小说的部分章节。然后,有个想法出现了,你自然就有了动力做事。你起身,开始马不停蹄,很乐意很高效地做起了二三十分钟前根本不想碰的事,而且所花时间远超计划。

没错,这些有趣的小视频可以起到如此大的作用,这样的故事当然值得一提再提,因为它们再度提醒着你状态何其重要,如有选择不要顶着不高兴的心情去做事,尤其是与其他人有关的事,那样很容易导致埋怨心理。但当你想办法转变状态时,像上面那样的现实故事就会发生。埋怨?!不存在的。你甚至还主动多做了。

如果你幸福地走在追梦之路上,那很好,那依然是幸福。但如果你认为梦想丰满而现实骨感,内心充满失落时,不妨转变一下视角,看看现实里,有哪些是你喜欢的,或者是你需要的,当你看到它们时,你可以把它们当主角,以“你过得不错”,“你挺幸福”等为核心,讲述许多许多许多小故事,这些故事可以用来训练你的幸福力。当你感到幸福时,一些梦想也会变得更易追寻与实现,然后一步步地,你越来越能够享受当下,也会更有自信追寻梦想。

对了,你也会越来越清楚自己喜欢什么,需要什么,不喜欢什么,不需要什么。你会说,“我对自己已有相当的了解,我可以很轻松地说出自己的许多喜好,我也知道许多自己喜欢想要却尚未实现或拥有的,我正在努力中。”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5-22 21:40:5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9-5-22 21:46 编辑

续422

当一件事发生,发生之时谈不上愉快,但如果这类事件发生概率较大,或者可以概括为一个大类时,在你平静下来后,用平静之后的心态去重述这个故事,为的是塑造新态度,这种新态度不会改变已发生的事,却会改变你的未来,也会改变你的回忆或者说你描述过往事件的语气和心情。

不注意摔坏了什么,这让你心情不好,也许怪自己不够小心。你可能嫌麻烦,也许还为多了一笔维修费用而不爽。无论如何,你还是找了个店,把东西修好了。

如何重述:

我摔坏了什么。嗯……小事!没什么大不了的。对于找到合适的修理人这件事,我还是比较自信的。其他事做完,趁空隙出门找一下就好了。果然运气很好,很快就找到了既有现货又能迅速修理的店,等了不过20分钟,问题就解决了,收费也很公道,挺好。有时候,我可以等等,问题也许会自行解决;有时候,也不必等,可以直接交由专业人员处理。怎样都行!灵活处理吧。

这个故事所展现的就是我希望在多种情境下能稳定持有的轻松心态。事情发生当时,也许能做的只是自我安慰,尽量减轻负面情绪;但等平静下来后,当天或第二天,便可重述新故事,在一段时间里,可以反复回味一下这个故事,绝对有助于你培养有益心态。

这是非常解决方案导向的心态。也许你或者其他人看上去很该责备,看上去就是做错的一方,但这不是答案导向,这是沉溺于过去。不妨利用各种可能的机会有意识地培养解决方案导向心理,这其实是另一种形式的自爱。毕竟下面这种实在不算是自爱,当然,认同爱之深、责之切的人,不必认可这样的观念,但我不认同爱之深、责之切,尽管我有时候也常常要这样想,责怪自己,责怪他人,但自从发现有其他方法后,我就尽量减轻这种倾向。有些离题了,自责的想法是:

“我怎么这么不小心?!我是怎么搞的?我是不是哪里有问题,我最近是不是负能量太多,导致事事不顺……”

事后的回忆故事也可以是其他版本,对自己说的,或对别人说的:

“昨天,我很倒霉,手一抖,东西就掉地上了。我才用了它几个月啊。我也没经验,随便找了家店,也不知道靠不靠谱,是不是乱收费。哎……也许我该去哪里拜拜……”

比较一下哦,你喜欢哪个版本呢?真的不要小看这些故事/回忆的影响力。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5-24 22:13:3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9-5-24 22:17 编辑

真是有趣的旅程。

我的手机出了些问题,换了屏幕,耗电却发生了异常。为此,我特别心焦,。于是,第二天就急忙忙去找了换屏幕那家店,看到我,女士有点防卫心理,说摔坏的可能不止屏幕,也许是主板呢,我没说什么,因为修理师傅还没来,我得待会再来。

在等待的间隙,我的心焦尚未结束,我急于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尽管我知道这问题一定可以解决,不过就是怎么解决的问题,但这种心焦是对日常工具出现异常的条件反射,我控制不住要去看电量表。

但我不是那种会一直沉溺于心焦的人,既然如此强烈的情绪发生了,那势必要看看究竟怎么回事,以及可以做哪些调整。虽然,把问题怪到别人身上是很容易的,比如一厢情愿地认为是那家店的问题,但我可不想如此固执,毕竟对方说的也有一定道理,再者我的目的不是琢磨原因,而是解决问题。所以,在回去那家店之前,我已经塑造了新的态度,我不会带着成见去。

我当然希望对方能把问题解决了,但如此匆忙之下,我实在没有强烈的相信和正面期待,为了不致失望,我打算接受所有结果。到了店里之后,那位女士又提了一遍可能是主板的问题,我说,“确实有这个可能。”那位师傅拿了我的手机去检测,我就静静坐着等了,想了些其他的事。一个小时后,这师傅没有确定这是什么问题,说是把一些程序的后台关掉了,但有些程序无法关闭后台运行。

啊……还好,自己已经决定了什么结果都能接受。一个小时哎!他已经尽力了。尽力了也没找到答案,其实并不会好受。我真诚地说了声感谢,就走了。

下午,当我认真审视这件事时,我决定挑战一下自己。不是急着把这个问题解决,而是考虑一下自己的手机依赖问题。确切地说,我依赖的主要是它的音乐功能、沟通功能、单词查阅功能、广播功能和付钱功能,而且我通常目标明确,只有想用的时候才去,很少漫无目的地使用手机,总体使用频率不算太高。

现在的电量用个半天没关系,大不了带上充电器或移动电源。兜里塞点现金,以免出门在外没电不能付费。至于突发情况没电导致严重后果什么的,还是少做这种狗血的梦了!音乐嘛,真暂停一会也没什么。查字典什么的嘛,不急于一时,有电就多用一些,没电就不用。

所以,我在心焦什么?难道离了这些手机功能,我就不知道怎么让自己保持好心情了?!我就没有别的法子来高兴了。

等这些想法出来后,我的心焦已经灭了大半,而且我决定给自己至少一个礼拜时间,不急着去修理手机,而是在这样的限定条件下发现一些新的乐趣,至少断掉因手机出现问题而产生的条件反射心焦。我立刻开始实践,当然事先得提醒自己,别老是看手机电量,可以看时间但不必看手机电量。我非常专注地开始写起了东西,期间只是查了两个英语单词,没有听音乐,没有看视频或听音频,然后,我感到了充分的满足——在没有使用手机的情况下,我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世界里,很感快乐——其实一直如此,只是在条件反射的心焦下,我失去了平时的状态,我担心手机会在我正好要干什么的时候没电。但转念一想,别说这是小概率事件,毕竟我可以及时充电,就是真发生了这样的事,有什么大不了?!如果一开始我就认真问自己这个问题的话,我的答案会是,“是没什么大不了的。”

就这样,我的心焦已经消失得八九不离十了。基本上,已经不心焦了;于是乎,它的电量问题也不再那么重要且紧迫,变成了“看着办吧,没那么大所谓”的事。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6-1 21:45:4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9-6-1 21:52 编辑

清晨,快速走在路上,庆幸自己穿了件薄外套,今天可比昨天凉快多了。

正午,依旧是阴天,没有阳光直射,走在路上很舒服。

下午两点,出了门之后,看到了一对牵着手的老夫老妻,男的紧紧攥着女的手,女的转脸看着他,带笑说着什么。这一幕倒是很美。一阵风吹过,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没有撑伞,有阳光,但阳光似乎被厚云遮盖了,与皮肤相触留下的是温热而不是炎热。嗯?!很不错。

我的心情很不错,故而这样的小细节也注意到了。但不止如此,我已经注意到,连续好几天都是这样的情形:当我在户外走时,阳光都不猛烈,正是我所喜欢的。

不久前的某天,在烈日下撑伞走着的我,在迎面而来的风一阵阵吹时,发现这样的组合也不错:如果已经是烈日当头,那么我希望有凉风不断吹拂。当然,最好是阴天;下毛毛细雨,我也接受。

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夏天时,如果我在户外走,我希望能走得舒服些,最好没有烈日直射。

没有烈日直射,那意味着什么?阴天,或细雨天。整天都如此吗?不需要,前面已经说了,是我在户外走时,其他时段晴天、阴天、雨天对我影响不大。

还有其他选项吗?如果我走的路到处都是树荫或其他阴影,不存在烈日直射,那么晴天,阴天,雨天都可以。

次要选项呢?前面已经说了,如果是个炎热的大晴天,那么撑伞加不停歇凉风吹拂也是个很好的选择。

这样认真想过之后,遇到这类天气,我就会变得敏感,我会意识到这很不错,尽管我对炎热的耐受力也还可以,但真要选择,我还是会选择舒服与凉快。

我这么啰里啰嗦,到底想表达什么呢?其实只是一种思维模式,也许会很有用的思维模式。

有时候,我们会认为需要某样东西,而且是全天或者高频需要某样东西,如果你仔细分析的话,其实不然。你可能只是正午需要阴天或细雨天,不必清晨出门看到万里无云一片晴空就想:“麻烦,又是个大热天。”未必。你怎么能百分百确定,正午时分不会出现阴天呢?你怎么能百分百确定,正午不会出现阵阵凉风,一直对着你吹呢?你怎么能百分百确定,天气预报百分百正确,正午不会出现细雨呢?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换种新的预期呢?——“谁知道呢?搞不好中午就转阴了。”

如果你不擅长想象,不擅长思考各种可能性的话,那么多关注日常生活中的特别情况:一些让你产生惊喜的事,让你有“来的正是时候”的事件。这会帮助你拓宽思路。

比如,当你忙于家事、照顾小孩,又希望有自己的独处时间时,有没有过从天而降的电话或敲门声?

我的经验时,当我能尽量保持平静时,往往会有这样的人在特定的时间点出现,帮助我实现某个当下的渴望。比如,某人敲门,我立刻就有了独处的时间。比如,有人打电话,给了我正想要的信息……

多注意那些突破你固有思维的事件或者让你有意外之感的好事:你一出门,一开始被太阳晒得不行,有点烦躁;但很快,你调整了思路,想着有什么大不了的;几分钟后,你感觉到了凉意,原来风开始一直吹你。高温没有变,太阳直射没有变,但因为一个新条件的加入,此时此刻你想要的舒适行走这一渴望达成了,不必阴天,不必雨天,不必全天,也许20分钟足以。

当你在照顾小孩,又希望有自己的独处时间时,有什么样的可能性呢?很多,很多。有人主动前来,帮你照顾小孩。小孩自动入睡。小孩自娱自乐,投入于某项活动中,不会来打扰你……

上面主要提了两个场景,但这种思维模式可以应用的场景是无限的。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6-8 10:58:5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9-6-8 11:08 编辑

在家的时间变多了,夜间散步的时间几乎缩减为零。

不是无缘无故的变化,但一开始确实有一点点无知无觉。匆匆买完早饭,泡好咖啡,打开电脑,首先不是写东西,而是找到一部电视剧,一部极具艺术美感的电视剧。

户外没有这样的条件让我按照自己的节奏享受一部艺术作品,所以,我重新分析和组合了资源——时间,状态,活动,等等。

户外快走不成,就换成室内的肢体运动——擦地板,整理物品——作暂时的替代。把该做的家务都完成后,留出整块的,以小时为单位计量的时间,在安静的私有空间里,开始我的欣赏之旅。远比剧院观影好得多的体验,因为我已知道这是一部我极喜欢的作品,因为我可以随时停下,反复看与听最喜欢的部分,因为我可以随时暂停,纸笔记录一些有趣的字或台词……这是我在电影院中不能做的。

让你极度喜欢的什么,不管是什么,必然反映着此时此刻的你。你究竟喜欢ta的什么呢?

新奇吗?你从来没见过如此新鲜奇妙的展示?也许。或者:对,没错,我就是喜欢ta的新奇。

独特的美感吗?超越惯常的独特审美?

动容的情绪表达?不用一句台词,眼神足以。

独树一帜,大胆却又协调的色彩搭配?

刺激,迫使你全神贯注、不作他想的紧张感?

……

是什么呢?究竟是什么吸引了你,此时此刻?或许有点泼冷水,但“此时此刻”这四个字还是得加上,因为一年之后,你可能会发现这些元素的反面开始吸引你。当你感到无聊之极时,你渴望刺激;当你被生活压得踹不过气时,平静,甚至无聊都成了美好。

当某个什么在你的生命里显得更为美好有意义,令你想要全身心投入时,小心,要特别小心:你可能会控制不住地对比,而在这样的对比中,其他体验会变得难以忍受,但你又不得不忍受。如果你不明智地把注意力放在了“不可忍受”的人或事上,你会给自己带来许多不必要的痛苦。


你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你可以不比较,他们不必不可忍受。再进一步,何不挑战一下自己,看能不能把自己的新感受代入到其他体验中去,使那些体验变得更有意义,而不是难以忍受。至少,不要因为比较而导致自己失衡——提升平衡的一些方法,我前面已经提过,见#371

Rank: 8Rank: 8

发表于 前天 10:4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9-7-19 10:56 编辑

最糟情境与最佳情境

在家人生病时,我曾住在医院陪床。五点钟,我起床洗漱,带上纸笔,前往附近的KFC,在那儿吃早饭,思考与写作,大概到七点钟,在家人起床时,我回医院,顺便给他带早餐。

我早就知道,自己的糟糕状态对自己对他人没有实际的益处。我可以焦虑,摆一张苦脸,焦急地医生讨论。我可以展示出担心的模样,但我没有。我的担心埋在心理,然后安静地,非常安静地,消化缓解,思考与感受可能的解决方案。

我要保证自己状态良好,于是我一遍遍问自己:如果他出院了,我会怎么样?如果没有什么令我焦虑的,如果大家都自己照顾着自己,而我有充足的时间,我会怎么样?我会有什么样的感受?哪些事是我必会做的?

我会处于平静以上的状态。我一定会找充足的独处时间,思考,写东西,也许听音乐。然后,我发现,其实现在,我就有这样的条件去做这样的事,而且这是非常必要的事,尤其在一切尚未明了之时,稳定自己的状态尤其重要。充分利用清晨时光,尤其重要,这使我能更好地应对接下来的种种事情。

那些日子,我就像经历了密集的自我训练和调整。一点点,终于使自己能够自然且充满希望地对他说,“小手术,很快就会结束的,没事。”你不能指望医生对你说,”我保证……“你很少能遇到这样的医生,即便她/他内心有这样的自信,他/她也很难用语言向你保证。不过,如果你真地去感觉,你还是能区别他们的自信度,以及他们真实安慰到病人的能力。有时候,人们认为医生应该忧病人之忧,如果这个忧是指真实的担心和忧虑,那问题就有点麻烦了。

在那样的情境下,人很容易往最坏处想。你简直控制不住要想象最糟糕情境,哪怕知道这屁用没有。更别说让你想象最佳情境了。但是,但是,你的思维是自由的,你可以想象一下最佳情境,尽可能真实地想象,使自己置身其中,感受它的感受,尽量先使用温和的表述:

*一切都是自己吓自己。手术很顺利,医生一脸轻松,连术后注意事项也没多少。

*生活归于平静,与此相关的种种思虑烟消云散。我又有了充足的时间做自己喜欢的。

*我捡起了之前在看的小说。我把早起时间推迟了一个小时,却依然有足够的清晨独处时光。

*晚上,如果天气凉快,我会戴上耳塞边听歌变快走。也许,我会走到江边,看看那里的渔船。搞不好会看到在我眼前横着走的螃蟹,和岸边礁石融为一体的江鸥剪影。也许,我会感受到蛛丝在脸上拂过,痒痒的,却不知道具体粘在了何处。也许,我会在雨后的江上发现一群搞笑的江鸥,十几只站在一棵大大的浮木上,就那么随波逐流。平时,它们通常只能找到小小的断枝,而今天,多么好的运气,它们居然有了这么一艘大船。也许,我会在公园里听到小鸟近在耳边的鸣叫,扭头发现是一只棕色的小鸟;它会跳到我的椅子上,啾啾啾叫,久久不肯离去。也许,我会看到一只黄色蝴蝶停在我的鞋子上,轻轻柔柔扇动翅膀。也许,我和小家伙们会围着一只鼻涕虫,却一个劲地把它当成是蜗牛。我会听到小女孩们极其认真地讨论蜗牛的壳去哪了,自己也好奇:是啊,去哪儿了呢。也许

……

我的心平静了许多,彼时彼刻,此时此刻。驻守在这平静之中,我对自己说:很好,现在,我能更理性而积极地看待事情了。想象最佳情境使我获得了平静,或者说减轻了我的焦虑,这种思维模式的目的已经实现,目的不是让那些想象立刻变成现实,而是让它在此刻平静我的心,减缓我无益的思绪,让我能更积极乐观地看待生活,思考解决方案——如果此刻有问题需要解决。而很多时候,更积极的想法和点子会自动出现,外来的助力也会出现。

Rank: 8Rank: 8

发表于 前天 11:0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9-7-19 11:49 编辑

429帖,我用了一个回忆事件讲述如何利用思维模式来改善情绪。当我迅速描述回忆事件时,我并没有非常具体而生动地进入当时的情境,也就没有因此而生焦虑。但如果我描述此刻某个让我焦虑的事,情况就不一样了,但选一个淡化的记忆为起点,从而引出后续的最佳情境,使得我的注意力得到了大幅的转移。我并不知道最佳情境会是什么,但是在描述过程中关于自然、动物的种种具体事件就自发出现了(部分发生在那个事件之前,部分发生在近期),写着写着,我的心情就好多了。

趁热打铁,把近期自己觉得还不错的体验描述一番:

我们在附近的小区里遇见了三个小女孩。他在玩健身器材时,她们大声叫他去看蜗牛。三个小女孩围在一起,蹲着看那只蜗牛。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了小不点,是只没壳的蜗牛。小女孩觉得有必要作一番说明,热情告诉我们,蜗牛的壳掉在旁边的草堆里了。她们站起来,开始研究那堆草,天真的我,还真以为她们目睹了蜗牛掉壳的过程。 那是一只很小的蜗牛,我低下头盯着看才能清楚看到它的两只迷你触角,当我把这两只迷你触角指给这群小家伙看时,有位女孩超级兴奋,立刻拔高了音量,招呼大家围观,“小伙伴们,快来看!小伙伴们,是触角!”我差点笑出声,抬头看到旁边站着的,也不知道是爷爷还是外公,正温柔而耐心地等着。这是三姐妹们?!他也是够厉害的。我分心之际,这群小人儿已经异口同声地当起了拉拉队员,“加油!加油!加油!”我忍不住要给这只蜗牛配音了,“加什么油!我又没在比赛,呃……”

回到家后,我还是有些疑惑,就百度了蜗牛什么时候长壳,然后就……那是只蛞蝓,也可以叫鼻涕虫。关于蛞蝓,我以前一直错读成tianyu,我还在另一个帖子里提过。所以说,那些小家伙想象力很丰富嘛!她们很笃定蜗牛的壳是掉在了草堆里。作为一个也喜欢想象的人,倒是很能理解她们。一只把壳掉在了草堆里的蜗牛,和一只本就没有壳的蛞蝓,故事性显然是前者足一点;不过对这些女孩来说,这还不是虚构故事,而是事实:那就是一只蜗牛,那只蜗牛的壳就是掉在哪里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幸福大观园 ( ICP12039693 )  

GMT+8, 2019-7-21 05:55 , Processed in 0.043289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