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客户端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蓝田日暖

[泉水叮咚] 奇迹、心、大脑和感觉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4-27 17:13:1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9-4-27 17:18 编辑

刚换了个新耳机,结果没两天,电脑没声音了,什么鬼?!

虽然很想重复抱怨:不会吧!正当我要看什么时,就没声音了。不知道现在我多想听声音吗?!

然后,我开始无奈自嘲道:假话说得真溜!就在电脑没声音前,我有那么想听什么看什么吗?有吗?!我有那么强烈地觉得电脑声音那么重要吗?

嘿嘿,其实没有。只是当失去它的时候,一下子就觉得它无比重要了,而且那种要立刻马上找到解决方案的心理又出现了,好像一分钟都等不及了。挺好笑的。

好吧,我问自己:你知道究竟是什么问题吗?是软件的问题呢?还是硬件的问题呢?答:还真不知道。

在百度上搜索了一下,发现自己只想看简单的答案,只希望是简单易处理的问题,于是决定先还是老套路,把电脑机箱清理一下,内存条插拔一下。在此之前,把这副头戴式耳机在手机上试了一下,确定它没有问题。接着,又把另一副入耳式耳机在电脑上连了一下,确定的确是电脑本身出了问题,而不是新耳机和电脑接触不良。

过了一会,打开电脑机箱,还是不能确定这样就行,但总归要试一下,顺便嘛,也是时候清理一下风扇了。清理完毕,开机,还是没声音。好吧,歇一下,干点其他事。

其他硬件问题(比如涉及电路什么的),我没法处理,但如果是软件问题的话,凭我的学习力,成功也不是不可能。于是乎,琢磨了一下win7的声音系统,初步估计可能和驱动有关,很快按照经验丰富网友的说法下了个驱动管理器,下完之后,发现了声卡驱动更新的建议。那妥妥的,必须更新啊。下载,更新,重启。

我能确定这次会有声音吗?不能百分百确定,但还是怀抱着希望的。“最好成功哦!”我点击了一下音量图标,用鼠标拖了一下,一声响亮而清脆的“叮”声响起——哈哈!成功了。我真的手舞足蹈起来,在家里跳着转了几个圈。

这么一想,我处理各种电脑问题的能力还是挺强的,而且吧,已经掌握了一套适合自己的思维模式。关键的心态就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可以先排除一些非问题元素。再想想在自己意愿和能力范围内的可能原因和可能方案。实在不行,就搁置凉拌一会,搞不好什么时候灵感就来了。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5-9 18:48:55 |显示全部楼层
【事先提醒:一次写完,不编辑了,字句组织可能会比较乱,还可能会有错字,太长了就不编辑了。】

当你一遍遍重复某个想法或某件事时,它就会对你造成深远的影响。如果你一遍遍重复那些不愉快的事,在自己的脑子里,在和其他人的对话里,你就会越来越不快乐,尽管回溯来看,当时那件事或那些事占据的比重并不是很大,如果当时你选择多重复那些愉快的事,和别人对话多强调愉快的事,你就在塑造乐观的性格,并且你真的认为i自己的生活挺美好。

那么当不愉快的事情发生时,你问自己:这事我不喜欢,那么我喜欢的愉快版本是什么呢?当你稍许平静后,你在当下就可以描述自己的愉快版本,你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今天或明天或近几天就实现这些愉快的版本,而是你知道这样的自问自答和描述是在创造你未来的生活场景,因为你的想法和情绪很重要。

举个例子,如果你看到身边的家人为小事而争吵,你觉得不愉快,你可以问一问:如果他们在你身边,你喜欢他们如何呢?

回答可能是:不吵架。可以各干各的,互不打扰。可以轻松闲聊或互动。

这是你喜欢的,他们在你眼前的场景。这不代表你要去干涉他们,也不代表你认为吵架对他们而言是坏事——这倒未必。只是,当你和他们在一起时,他们处于和谐状态。至于,他们自己相处时,是和谐是吵架,吵架在当时的场景中是不是件好事,等等,这些事情就留待他们自己处理了。

ok,那在具体一点。这样的场景有过吗?当然有,非常多。当我身处这样的场景中,我是什么感受呢?其实,通常我并没有太大感受,除非我也参与了闲聊,否则就是各干各的,或者他们闲聊他们的,我干我的。但如此一比较之后,当他们轻松闲聊时,我倒是可以欣赏一下他们的和谐,确定我更偏向于他们此类的互动。

于是乎,我就在回忆的基础上描述了一下某个场景,但此时,描述的口吻会带有一点喜欢的意味:

晚上十点钟,她煮了面条。她有很不错的厨艺,相信这些面条也很美味。她打了个电话,让他回家吃夜宵。不一会,他回家了,他们两个坐在餐桌上一边吃面条,一边闲聊,听得出来聊得挺开心。

毫无疑问,对我来说,这场景比两个人为小事而争吵愉快得多。所以呢?当我想到他们时,我想强调哪个部分?当我想记录一些家庭故事时,我拣选的回忆片段是什么?当我想要畅想未来,思考他们之间的互动还有什么可能性时,我的基础是什么?是吵架升级的可能性,还是良好互动升级的可能性?我想给哪种可能性更多的思维时间?


要改变当下正在火热进行的事情,很难,尤其是火热进行的争吵,不管你介不介入,不愉快已经发生,你已经受到了影响,你的介入还有可能使事态恶化。有些不愉快的事情可能还要持续好多天,所以当你冷静下来时,上述思维模式并不是为了迅速改变局面——如果你的目的是迅速改变局面,失望会让你丧失坚持这些想法的动力,而是理清你自己的想法、偏好和未来期待,然后有意识地通过日复一日的坚持,塑造新的思维模式,知道总有一天,这些新的思维模式会成为你的坚持,也会极大地影响你的现实生活,但在那之前,你不会轻易设下时间目标——比如,在十天内,一个月内,改变对对方的看法,形成高质量的互动模式,或者……

当你在外面散步时,突然与他们有关的念头冒了出来,刚发生的不愉快又开始浮现,你很想来个简单粗暴的概括——“他们总是为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继而用前程往事来证明这种说法。但你早就学聪明了,而且不久前你还设想过他们的愉快互动,所以你没有让自己的思路循着那条路走,相反,你可以对自己说:

小样(指某种旧有的想法),你以为我还会听你的嘛。我傻吗,这么想对我有什么好处?再说了,真要说起来,他们和谐的时间比争吵的时间可是多得多得多了。哪怕他们的和谐时间远少于争吵时间,我也会固执地决定只想他们那些的和谐相处,这证明他们是可以和谐相处的,与其假设他们下次在我面前时会争吵,倒不如假设他们可能会轻松闲聊或各干各的。

此时此刻,我可以决定自己的想法。而我的想法会影响我的情绪,如果能平静甚至愉快地思考他们的关系,那我肯定会这么做。如果做不到,如果一想到他们,脑子里就冒出强烈的负面想法,那就缓一缓,去想别的,去做其他相对愉快的事。等平静下来,再蹑手蹑脚地回过头来关注这件事,看思维和情感层面有没有松动的痕迹。

有些关系是一辈子的,即使你不和他们生活在一起,他们也在你的思维世界里,所以呢,千方百计,让自己在想到他们时能有愉快的心情,至少不焦虑不担心不恐惧(也就是说在想到他们时没有什么负面情绪),还是非常值得的。

就我目前的人际关系而言,因为长期实践欣赏列表,并且有意识减轻对他们的担心等心理,上述类似回忆、假设并强化愉快版本的思维模式比较容易。但这种模式并非适合所有的人际关系,还是得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对于有些人来说,一段时间内让自己坦率地对某人或某些人抱有愤怒心理,反而是件好事,这时谈什么欣赏,其实是在扯淡。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5-16 15:46:1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9-5-16 19:02 编辑

一份特别的记忆

这份记忆,时不时还会浮现于脑海,给此时的我带来独特的清新自在之感,好比单曲循环喜欢的歌走在散发着清香的树丛中。

使劲蹬着自行车向食堂冲去,到了食堂,利索找到要吃的菜,打了米饭加番茄炒蛋加炸鸡柳,有时也会帮室友带一份。拿稳饭盒,我又急匆匆快走起来,进了宿舍楼,两三个台阶并作一步地往上奔,终于到了五楼。门一开就往桌子跑,按了电脑电源键,放好书包和饭盒,立刻去洗手间洗了手出来,时间刚好——电脑已经启动完毕。我麻溜地带上耳罩,挪动鼠标,打开音乐软件,点击漫画文件夹,开始了边吃饭、边听音乐、边看漫画的一心多用午间时光。

一边往嘴里扒拉饭,一边放大缩小看漫画分镜,我已经把时间用到了极致。像这样投入,自然是白驹过隙,所谓:欢乐的时光总显得短暂。很快,上课的时间到了。记住自己看到了哪一本哪一页后,我恋恋不舍关了电脑,收拾了书桌,背上书包下楼。但我并不绝望,因为晚上还有这么一轮,晚自修结束后,我又会蹬着自行车疾驰回宿舍,扑在电脑前,全神贯注,两耳不闻宿舍事,直至不得不睡觉。

爬上床,想着明天,还是心有期待,离完结尚远的漫画召唤着我,食堂美味的早餐也召唤着我。学习很认真,成绩也不错,但我不得不承认,彼时彼地,上课并不吸引我。但是呢,若没有密集的学习和自修安排,又怎么会显得每日的午间时光和夜间时光如此珍贵,如此有魅力,如此值得回忆呢?这就是,对比产生美。

这份记忆,依旧如此美好,依旧会让我微笑。我已经很久没看漫画,但这不妨碍我感谢它们,感谢它们在我生命中出现。感谢它们,在我觉得生活变得复杂时,提醒我其实快乐可以很简单。然后,我又有了从简单中感受快乐的能力。我想起了WayV的歌《梦想发射计划》,一只突然冒出来、在人行道上缓行的螃蟹,一条游入灌木的漂亮小蛇,一场以杨絮为主角的五月雪……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5-17 19:42:3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9-5-18 00:11 编辑

“哇哦,哇哦,这个人的声音怎么那么好听,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的手指在电脑键盘上移动得可真快,仔细想起来有点神奇哦!”

“老妈不愧是大厨。她的一些菜,可以说比很多饭店里做得好吃多了,我还是挺有口福的。”

纯粹的欣赏,纯粹的欣赏,纯粹的欣赏。而且是基于个人评价体系的欣赏,别人对此有何想法,我既不知道,也没有兴趣知道。

但这些真实的感受和评价意味着什么?如果把评价的对象与我联系起来,会是怎么样的现实呢?

我发现了一个巨好听的声音。我喜欢这个声音。我聆听这个声音,深感满足。
我喜欢自己手指的灵活,有时候看着十个手指在键盘上飞速移动,甚至会有惊奇之感。
我有一位很会做饭的老妈。她能轻松获得做菜的好点子、新点子。我经常吃她做的饭菜。她做的饭菜,十有八九我都喜欢。

这些都是我的生活内容——我听自己喜欢的声音,我吃由大厨做的美味菜肴,我对自己的灵活手指感到满意。这些欣赏/喜欢就构成了幸福生活的基石,至于这个对象是自己,还是他人,是自己的活动或活动成果,还是他人的活动或活动成果,只要这种情感存在,就没有必要做细致区分,都差不多——除非你跌出了欣赏这种情感,而因比较产生了其他感觉类似失落、自卑。

所以,你吃自己喜欢的。你听自己喜欢的。你思考琢磨自己喜欢的。你写自己喜欢的。你做自己喜欢的事。你欣赏他人的创作,内心充满强烈的欣赏。你主动寻找自己喜欢的独处空间。你感谢咖啡师给你做美味的咖啡,你充分地享受咖啡。你拿起手机,突然记起手机上有多少app是你频繁使用的,你开始感谢它们的存在:网易云,虾米,qq音乐,bilibili,等等,等等。你听着最近一直单曲循环的歌WayV的《梦想发射计划》,想起你刚认识的有趣组合NCT,某个故事立刻浮现于脑海:

你心情很差,你不想理人,你也不想做事。你打开电脑,记起这个组合有些搞笑的视频,于是你点击那些视频,组员来自于多个国家,经常出现语言不通、鸡同鸭讲的情况,一旦出现这种情况,他们就开始自行发明语言,肢体语言自然包含在内。看了两个视频,你的情绪有所好转‘;你没有起身,而是继续阅读了某小说的部分章节。然后,有个想法出现了,你自然就有了动力做事。你起身,开始马不停蹄,很乐意很高效地做起了二三十分钟前根本不想碰的事,而且所花时间远超计划。

没错,这些有趣的小视频可以起到如此大的作用,这样的故事当然值得一提再提,因为它们再度提醒着你状态何其重要,如有选择不要顶着不高兴的心情去做事,尤其是与其他人有关的事,那样很容易导致埋怨心理。但当你想办法转变状态时,像上面那样的现实故事就会发生。埋怨?!不存在的。你甚至还主动多做了。

如果你幸福地走在追梦之路上,那很好,那依然是幸福。但如果你认为梦想丰满而现实骨感,内心充满失落时,不妨转变一下视角,看看现实里,有哪些是你喜欢的,或者是你需要的,当你看到它们时,你可以把它们当主角,以“你过得不错”,“你挺幸福”等为核心,讲述许多许多许多小故事,这些故事可以用来训练你的幸福力。当你感到幸福时,一些梦想也会变得更易追寻与实现,然后一步步地,你越来越能够享受当下,也会更有自信追寻梦想。

对了,你也会越来越清楚自己喜欢什么,需要什么,不喜欢什么,不需要什么。你会说,“我对自己已有相当的了解,我可以很轻松地说出自己的许多喜好,我也知道许多自己喜欢想要却尚未实现或拥有的,我正在努力中。”

Rank: 8Rank: 8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9-5-22 21:46 编辑

续422

当一件事发生,发生之时谈不上愉快,但如果这类事件发生概率较大,或者可以概括为一个大类时,在你平静下来后,用平静之后的心态去重述这个故事,为的是塑造新态度,这种新态度不会改变已发生的事,却会改变你的未来,也会改变你的回忆或者说你描述过往事件的语气和心情。

不注意摔坏了什么,这让你心情不好,也许怪自己不够小心。你可能嫌麻烦,也许还为多了一笔维修费用而不爽。无论如何,你还是找了个店,把东西修好了。

如何重述:

我摔坏了什么。嗯……小事!没什么大不了的。对于找到合适的修理人这件事,我还是比较自信的。其他事做完,趁空隙出门找一下就好了。果然运气很好,很快就找到了既有现货又能迅速修理的店,等了不过20分钟,问题就解决了,收费也很公道,挺好。有时候,我可以等等,问题也许会自行解决;有时候,也不必等,可以直接交由专业人员处理。怎样都行!灵活处理吧。

这个故事所展现的就是我希望在多种情境下能稳定持有的轻松心态。事情发生当时,也许能做的只是自我安慰,尽量减轻负面情绪;但等平静下来后,当天或第二天,便可重述新故事,在一段时间里,可以反复回味一下这个故事,绝对有助于你培养有益心态。

这是非常解决方案导向的心态。也许你或者其他人看上去很该责备,看上去就是做错的一方,但这不是答案导向,这是沉溺于过去。不妨利用各种可能的机会有意识地培养解决方案导向心理,这其实是另一种形式的自爱。毕竟下面这种实在不算是自爱,当然,认同爱之深、责之切的人,不必认可这样的观念,但我不认同爱之深、责之切,尽管我有时候也常常要这样想,责怪自己,责怪他人,但自从发现有其他方法后,我就尽量减轻这种倾向。有些离题了,自责的想法是:

“我怎么这么不小心?!我是怎么搞的?我是不是哪里有问题,我最近是不是负能量太多,导致事事不顺……”

事后的回忆故事也可以是其他版本,对自己说的,或对别人说的:

“昨天,我很倒霉,手一抖,东西就掉地上了。我才用了它几个月啊。我也没经验,随便找了家店,也不知道靠不靠谱,是不是乱收费。哎……也许我该去哪里拜拜……”

比较一下哦,你喜欢哪个版本呢?真的不要小看这些故事/回忆的影响力。

Rank: 8Rank: 8

发表于 昨天 22:1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9-5-24 22:17 编辑

真是有趣的旅程。

我的手机出了些问题,换了屏幕,耗电却发生了异常。为此,我特别心焦,。于是,第二天就急忙忙去找了换屏幕那家店,看到我,女士有点防卫心理,说摔坏的可能不止屏幕,也许是主板呢,我没说什么,因为修理师傅还没来,我得待会再来。

在等待的间隙,我的心焦尚未结束,我急于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尽管我知道这问题一定可以解决,不过就是怎么解决的问题,但这种心焦是对日常工具出现异常的条件反射,我控制不住要去看电量表。

但我不是那种会一直沉溺于心焦的人,既然如此强烈的情绪发生了,那势必要看看究竟怎么回事,以及可以做哪些调整。虽然,把问题怪到别人身上是很容易的,比如一厢情愿地认为是那家店的问题,但我可不想如此固执,毕竟对方说的也有一定道理,再者我的目的不是琢磨原因,而是解决问题。所以,在回去那家店之前,我已经塑造了新的态度,我不会带着成见去。

我当然希望对方能把问题解决了,但如此匆忙之下,我实在没有强烈的相信和正面期待,为了不致失望,我打算接受所有结果。到了店里之后,那位女士又提了一遍可能是主板的问题,我说,“确实有这个可能。”那位师傅拿了我的手机去检测,我就静静坐着等了,想了些其他的事。一个小时后,这师傅没有确定这是什么问题,说是把一些程序的后台关掉了,但有些程序无法关闭后台运行。

啊……还好,自己已经决定了什么结果都能接受。一个小时哎!他已经尽力了。尽力了也没找到答案,其实并不会好受。我真诚地说了声感谢,就走了。

下午,当我认真审视这件事时,我决定挑战一下自己。不是急着把这个问题解决,而是考虑一下自己的手机依赖问题。确切地说,我依赖的主要是它的音乐功能、沟通功能、单词查阅功能、广播功能和付钱功能,而且我通常目标明确,只有想用的时候才去,很少漫无目的地使用手机,总体使用频率不算太高。

现在的电量用个半天没关系,大不了带上充电器或移动电源。兜里塞点现金,以免出门在外没电不能付费。至于突发情况没电导致严重后果什么的,还是少做这种狗血的梦了!音乐嘛,真暂停一会也没什么。查字典什么的嘛,不急于一时,有电就多用一些,没电就不用。

所以,我在心焦什么?难道离了这些手机功能,我就不知道怎么让自己保持好心情了?!我就没有别的法子来高兴了。

等这些想法出来后,我的心焦已经灭了大半,而且我决定给自己至少一个礼拜时间,不急着去修理手机,而是在这样的限定条件下发现一些新的乐趣,至少断掉因手机出现问题而产生的条件反射心焦。我立刻开始实践,当然事先得提醒自己,别老是看手机电量,可以看时间但不必看手机电量。我非常专注地开始写起了东西,期间只是查了两个英语单词,没有听音乐,没有看视频或听音频,然后,我感到了充分的满足——在没有使用手机的情况下,我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世界里,很感快乐——其实一直如此,只是在条件反射的心焦下,我失去了平时的状态,我担心手机会在我正好要干什么的时候没电。但转念一想,别说这是小概率事件,毕竟我可以及时充电,就是真发生了这样的事,有什么大不了?!如果一开始我就认真问自己这个问题的话,我的答案会是,“是没什么大不了的。”

就这样,我的心焦已经消失得八九不离十了。基本上,已经不心焦了;于是乎,它的电量问题也不再那么重要且紧迫,变成了“看着办吧,没那么大所谓”的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幸福大观园 ( ICP12039693 )  

GMT+8, 2019-5-25 10:55 , Processed in 0.037163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