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客户端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蓝田日暖

[泉水叮咚] 奇迹、心、大脑和感觉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1-22 09:29:0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9-1-22 09:31 编辑

是什么变了?

很多东西都没有变,有时候甚至说,物理环境和物质元素都没有变,甚至于现实中的人际互动也没有什么变化,为什么我的情绪会有这样那样的起伏呢?

洗碗这件事没有变,有时候我能如此享受,有时候我根本不在意、因为我的脑子里正活跃着其他的事情,有时候我会略感不耐烦。

这当然是个大问题。但在看似不变的条件中,如果任由思绪和情绪游走,很容易产生几种情绪,无聊就是其中一种,你会觉得许多事一成不变,却又不不得不做,于是头脑和身体变得机械。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你想起有些人几十年如一日做着某些步骤已经很熟悉的事时,也许你会感到恐慌、难受,因为自己有了代入感。

这时候,就需要思路转换,思路转换后,这些事又会焕发生机,或者你的心思根本就不在这些事上,你的焦点不在无聊上,而在于如何快速干好手头的活,好有更多的时间去做自己更喜欢的事,而眼下这件事一定也有它的意义在,否则肯定是可以立刻停手不做的,不是吗?

当然,这个思路转换,也包括特别去看看别人的故事,给自己一点刺激,在这种刺激下,自己的思言行也会有所改变,但不要追求大幅甚至状态层面的改变,能够给自己一点刺激就是好的,如果刺激到让自己今天行动起来,饶有兴致地做起了什么,那就是好的。不要要求这种刺激使自己今天、明天、后天,很长时间里都有了动力。放低要求,有时候就需要放缓速度,降低要求,感受、关注、强化微小的变化。

也许,是看了一条热点新闻,震惊地想:不会吧?这他么是什么狗血剧情?然后通过比较瞬间明白,那样的故事是我永远不会选择的,然后发现:嘿,我的家庭朋友圈里可没有这样的故事。相反的,我可以如此轻松地列举出彼此关心、有爱的场景,快乐玩耍的场景。那何不趁此机会生动地描述一番呢?

也许,是非常专注地看一期《超级全能住宅改造王》,有意识地关注那些新技术、新方法,以及专家的巧思妙想。

也许,是仔细想想,在那些看似无聊、没有新意的活动中,有没有可能加入一些新意?可能是改变过程中的某些细节,尝试一些新做法。也许是有意识地提醒自己它的意义,甚至努力挖掘出它的价值,可以把它对他人的价值和意义也包括进来。

也许是,寻找一件自己可以较长时间专注的事,以至于让自己想要争分夺秒,让自己无暇无聊,让自己捡着做其他时间的空隙,哪怕是几十秒、一分钟,都要在脑子里想着该如何开展那件事。我也不知道那个故事是不是真的,但偶尔我会想起阿姆的故事,好像是他在打工谋生的时候,也是如此争分夺秒写rap的,可能在端盘子的间隙,都要在零碎纸片上写点什么。人们可以认为这个故事有点苦逼,但实际上,那种争分夺秒的抓紧感、专注度,比起无聊,比起机械感,比起茫然无措,实在是好得太多了。

纯粹欣赏别人的创作也是个很好的方法。是纯粹欣赏,而不是欣赏中间或之后,把自己与对方比较,而感到挫败,而是纯粹欣赏,然后细致观察自己的感受,有时候你会产生:啊!我也想那样?

我也想哪样?我也想如此细致地做一件事,如此认真地雕琢每个细节,尽管从结果和功能来说,甚至这件事本身都不是必须做的,我完全可以不做。但我想做,而且我想精雕细琢。那么,犹豫什么呢,就行动吧。然后,我就会渡过极为充实的时光,有时候是几个小时,有时候可以持续好多天。但不是每个人会付诸行动,因为他们可能会想,”有什么意义呢?纯属自娱自乐啊……“但,我还是会的。因为我喜欢充实的感觉,我喜欢全神贯注的美好。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1 18:11:18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真想独处。我真想一个人静静。我真想一个人的自由。我真想一个人住……"

真滴吗?

想一想,内心强烈渴望着独处,想拥有独属于一个人的空间,想切断联系的时候,究竟是什么发生了?

如果,你正和其他人愉快地玩耍时,你会有这样的想法吗?
如果,你正看着小娃儿可爱的脸,听着他可爱的声音时,你会有这样的想法吗?
如果,你分享着自己的兴趣,对方一脸兴奋,让你多说一些,多说一些时,你会有这样的想法吗?

在这样的时刻,你会说:烦死了,我真想一个人静静。我只想一个人呆着。我真希望对方消失,或者我消失……吗?

现在,如果这类曾经熟悉的想法出现时,我会暂停,然后提醒自己:我可不是讨厌与人打交道。我可不是不喜欢与人互动交流。当我有这类强烈的想法时,通常是人际关系中发生了不愉快,条件反射一般,就会有这样的心理反应。转念一考虑,同样的人,同样的环境,可能几天前,我的态度还是截然不同的,可能是因为当时我状态太好,即便对方状态不好,我也没有受到影响,也可能是当时对方对我态度很好,我们相处愉快。

如果我和对方相处愉快,我不会强烈地渴望一个人呆着,或者强烈地渴望自由(也就是说觉得不自由,觉得受到了别人的限制)。

想法不一样,结果也会不一样。前一种情况,我会限制自己,觉得自己就是需要大量独处时间,无法适应太多的人际互动,更别提享受了。

后者的话,思路可以无限正向拓宽:

也就是说,通过一些改善,也许我可以和对方保持稳定而愉快的互动,搞不好除了日常性、有计划的见面外,我还会主动与对方碰头呢。

当然,我还是得有自知之明。我可以好好衡量一下自己的状态,从易至难,把独处视为一个灵活变量,很享受人际关系时,可以少些独处,在人际关系中受挫时就努力增加一些独处时间来调整状态,而不是硬扛。总而言之,不必给自己设定框框,而是应时应景而动。

独处,和他人在一起,说到底只是条件/表象。我能说,独处时自己百分百快乐吗?当然不是。我能说,和他人在一起总是感到不自由吗?绝对不是,和他人愉快相处的体验,这几年实在是太多了。

我们的想法容易绝对化,非黑即白,界限分明。这类想法有很多都带有相当的局限性。脑子里出现这类想法时,不妨分析一下,看看是否有调整转向,开拓新思路的可能。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5 20:58:0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9-2-5 21:17 编辑

小娃儿买了一套玩具,是帮帮龙的五个成员。他拿起黄色的玩具问我,它叫什么名字。按照一贯俗气的做法,我说,“小黄。”说完,觉得有点怪怪的。,可惜我确实不知道它们叫什么名字。

还好包装盒没扔,盒子上有文字说明。我给他认真介绍了每个成员的名字:粉红的叫薇琪,红色的叫韦斯……大概两遍,他就能清楚辨识并叫出它们的确切名字。我也一样。

我很重视名字,因为名字在故事里非常重要。对名字的感情重于名字的写法和读音,随意取的名字,随着故事的发展也会变得很有魅力,独具特色。当我记住这些邦邦龙的基本特色和名字后,我就可以天马行空创造能引起小娃儿兴趣的故事,我不需要看那部动画片,我还可以加入各种角色,有时,他和他的小伙伴们也能成为主角。我喜欢对他说有趣、可爱、好玩的故事。

此时此刻,我坐在电脑前,有无数的故事可供我讲述,想象的故事,现实里发生的故事,现实与想象交融的故事。每个人都在讲述故事,我们可以选择讲述什么样的故事,而这的的确确会影响我们的信念继而现实。

现实发生的:

我和老妈静静坐着包春卷。在这之前,我已经惊讶了一把,在我出门的两个小时时间里,她已经利索地自制了冬米糖。原本以为不可能发生的事却再度发生了,不得不说,我是有点遗憾的,遗憾没能品尝锅里热乎乎的饴糖。

专注做事的时候,她不喜欢说话,我也不喜欢说话,她不喜欢被打扰,我也不喜欢被打扰。但,在她擅长的领域,她有时忍不住要指点一二。但今天,她没有,这很好。

包着春卷,我依然有余闲思考用自己喜欢的方式改善效率、美化外观,很快,我就找到了感觉,以更快的速度包出了更养眼的春卷。

我们坐得很近,既没有说话,也不互相打扰,却做着相同的事——都抱持着乐意的心态。

这很好。这是我所喜欢的一种共处模式。没有话说的时候不必说话,不必感觉尴尬,即使近在咫尺,也可安心坦然,用自己的方式做手头的事。

这个故事发生在几天前,此时此刻回忆一番。

~~~~~~~~~~~~~~~~~~~~~~~~~~~~~~~~~~~~~~~~~~~~~~~

最新的几期节目我都看完了,轻松而好玩,感谢字幕组多年如一日的热心分享。

我盯着字幕组的名字,想起了发生在三年前的事,那时是我第一次接触字幕组。我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用心的字幕组——不同人的字幕用不同的色彩,两个人异口同声时会使用独特的合成字幕,会作详细的注释,还有其他种种亮眼的动态特效。

我实在太欣赏字幕组的用心了。强烈的欣赏使我必须做点什么,当时我正在为家人翻译一些文件,翻译已经接近尾声。我一下子就找到了最佳对象,接下去的几个小时,我马不停蹄地做了许多事——重新打印文件,考虑翻译文字的大小、色彩和位置,伏在桌子上用不同颜色的水笔,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手写,投入到连时间都忘记了。几个小时后,当我把起初的翻译件和第二次的翻译件对比之后,内心涌起了巨大的成就感。强烈的兴奋与激动使我不想睡觉,我以极度清醒的头脑和充沛的精力一口气阅读了某个博主的大量文章。在比平时晚睡许久的前提下,第二天我仍然早早地自然醒了,丝毫未受睡眠减少的影响……

依旧是回忆,而且是重复过多次的美好回忆。

网络上有个词叫做“用爱发电”,可以说很多很多字幕组都是“用爱发电”的典型代表。
……

点评

蓝田日暖  是啊。  发表于 2019-2-7 19:40:10
妮妮  这种感觉真好  发表于 2019-2-6 11:09:12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8 11:06:5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9-2-8 11:11 编辑

和高中同学走出吃饭的地方,我们讨论着春节期间还有哪些店开着门,商场二楼有个牛排馆,中间那个字难以辨识,大概是字体的缘故,于是我开始阅读那排小字。朋友惊讶地看着我,问,“那排字,你能看清?”

“能啊。”虽眯了眯眼睛,但还是能看清的。大约一个礼拜前,我开始了新的尝试——脱离眼镜,改善视力。不是什么紧急必须要做的事,但既然有了这样的想法,实行一下也不错。很快就发现,除了在电脑前写东西之外,其他大部分时间,我是不需要眼镜的。在户外行走时,我并没有多大兴致去细致观察街景或行人的长相,能够确保安全就行。这实在是很容易的事,我当然能看到物体的轮廓。眼睛正在适应新的视觉环境,我也会趁着在户外的时间,努力阅读店铺招牌上的汉字和电话号码。

这么一来,白天的大部分时间,我已经脱离眼镜生活。在使用电脑方面,我也有意识做了些改变。有一种趋势需要逆转:

当我们的身体出现什么情况时,我们通常会借助外力来弥补其中的缺陷。当我们的眼睛越来越近视时,除了戴眼镜外,我们很可能会调整浏览器和文档中的字体大小——越调越大。如果只是暂时过渡也就算了,但很多时候,我们已经认定需要长期依赖外力,于是我们真的就长期需要它们,常常还会增加种类和程度。

现在,我的目标是减轻对外力(眼镜)的依赖。在这样的背景下,在同样戴着眼镜的情况下,减小字体对我的双眼是一种新的挑战,如果我想要看清并努力看清,眼睛就会得到不同于以往的锻炼和调整。当然,这一定是需要坚持的。

以往,我的浏览器字体大小一般调整在130%左右,现在我已经调整到了110%。Word文档里的字体一般是小四,现在也调整到了五号。我已经基本习惯这样的尺寸。

P.S. 我戴500度的眼镜。以前,我经常自我洗脑,觉得摘下眼镜就像眼盲了一样。其实,根本不是。

以上:一个有趣的实验故事。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9 20:41:2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给你大大的赞,你还在这里真好
李网已经上不去了
爱自己
肯定自己
善待自己
相信自己你是值得的
只要你愿意
你的生命就会一天比一天更美好!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10 19:07:29 |显示全部楼层
京京妈 发表于 2019-2-9 20:41
给你大大的赞,你还在这里真好
李网已经上不去了

京京妈,新年快乐!

我还是习惯在幸福大观园上发文,加上平时不太用微信,所以这里还是我最喜欢的分享网站。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10 21:42:5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9-2-10 22:01 编辑

昨天我的电脑出了故障,打开机箱清理了几次,还是不行,只好作罢。

今天早上,我开始对自己说:电脑肯定是会恢复正常的。方法当然有很多,但我还是希望它自动恢复,又或者是我自己修好,送修还是麻烦了点。

接下来的时间里,一旦想到电脑的事情,我就会如此提醒自己。此外,我还很迅速地想办法在手机上安装了新app,好让自己随时看或下载自己喜欢的视频——电脑和手机的区别主要在于屏幕大小,短期内,小屏幕也是可以接受的。这件事做完后,我的时间就更充裕了,实在不必急着想招。

晚饭后,我的兴趣来了,开始研究起机箱内部的线路问题,心里琢磨着是不是什么线松脱了,或者是显示器、显卡出了问题。显示器一般寿命较长,大致可以排除,有可能是显卡——这样想着的我又有了捣鼓的动力。拆装几遍后,老妈让我拿另一台电脑用。那台电脑已经拆散了收进柜子里,其实还挺新。

好主意,至少我可以用它来确定这台电脑的一些问题。我把主机挪出来连上显示器后,确定显示器正常。但这台许久不用的电脑怎么都进不去windows xp,尝试了几次后,只好放弃。但有一点可以确定,这台电脑只要重装系统就行。确定这一点也不错。

我回过头去捣鼓原来那台电脑,把显卡又拔出来清理了一遍后,再度认真地清理了内存条和插槽,然后开机:



Bravo! 成功启动。哈哈哈哈哈!凭借着自己不怕麻烦的折腾,以及对电脑或者说对自己的相信,我早上的“电脑肯定会恢复正常的”想法到了晚上已经成真。而且过程很健脑,因为我挺有兴致地琢磨起了机箱构成和可能故障。

不管是找东西,还是处理电脑故障,我的经验是,想办法让自己放松,想办法让自己享受这个过程,非常划算。通常而言,你会更有效率地找到东西、解决故障,即使没有找到东西,需要借助他人之手处理故障,至少你享受了过程,也不亏嘛。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14 09:48:28 |显示全部楼层

点评

蓝田日暖  谢谢Betty的玫瑰。:)  发表于 2019-2-14 21:56:13
家有儿女。
Leo:2004年8月18日
Belle:2012年7月19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14 22:39:09 |显示全部楼层
看蓝田写的这些很有感觉,都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经常遇到的容易影响心情的小事情,难得蓝田能记录得这么清晰细致,有点像开着导航地图的导游,给大家介绍一条好走的心路,和沿途的风景……
家有儿女。
Leo:2004年8月18日
Belle:2012年7月19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14 22:39:23 |显示全部楼层
看蓝田写的这些很有感觉,都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经常遇到的容易影响心情的小事情,难得蓝田能记录得这么清晰细致,有点像开着导航地图的导游,给大家介绍一条好走的心路,和沿途的风景……
家有儿女。
Leo:2004年8月18日
Belle:2012年7月19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15 16:45:59 |显示全部楼层
Bettyyang 发表于 2019-2-14 22:39
看蓝田写的这些很有感觉,都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经常遇到的容易影响心情的小事情,难得蓝田能记录得这么清晰细 ...

看到这样的回复真的很高兴,谢谢Betty。虽然帖子中经常谈到人的差异,但其实人都有一些基本的共性,正因为如此,别人的心路历程也常常有可借鉴的地方。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15 17:43:59 |显示全部楼层
前面已经提到过预设


身处大家庭中,过年期间可以预期会有频繁的聚餐,我不喜欢高频度的聚餐,大概一辈子都不会习惯。羡慕朋友家过年亲戚聚会的简单是没有用的,习惯使然,我们家过年大致是,有几个兄弟姐妹就有几顿饭,五个兄弟姐妹就是五顿饭,而且是五顿大饭(两三桌那种),而且父母两家都是如此(哦,忘了说了,还有小一辈的,也会请客)。

所以年前个把月我就开始预设,思考自己想要怎么样的一个新年。是我,而不是其他任何人,想要的新年。那肯定是要比去年好一点,最好少些聚餐,多些自己感兴趣的活动。先定一个主基调——比以往轻松愉快的新年。

如果我很喜欢社交,能够在频繁的聚餐中提升能量,那我没什么好烦恼的,可我不是这种人,连续两天有聚餐,想办法尽量享受后,如果家人告诉我,“明天我们要请客“,或者”谁家要请客”,我很可能立刻升起怒火,会在脑子里爆粗话——爆粗话不是针对谁,觉得家里不要请客,对方不要请客,就是觉得很不爽,尤其是对聚餐的时间安排不爽。连续三天,忒累心了!在那一刻,冷静思考是不可能的,要稍微转移一下注意力,再来思考。

冷稍微冷静一下后,就可以进行自我宽慰了:

* 没有人要求我一定参加。如果我坚持说不,没人会让我一定参加。这是我自己在纠结,和别人无关。

* 如果我从大角度思考的话,参不参加,问题都不大。聚餐顶多顶多就两个小时,我又不是真的缺少那两个小时。至于说对话嘛,我没有必要向任何人解释任何东西,真要有不愉快的对话,也持续不了几分钟。

* 真说起来,大家平时的聚会不算太多,有这样的机会聚在一起吃吃聊聊,也还不错。虽然聚会是密集了一点,但平时要凑时间比较难。

* 我刚刚心情不好是又犯了“加成”的毛病,就是翻老账的毛病,把昨天、今天和明天的聚餐加在一起,形成一种“聚餐超密集”的沉重印象,一下子把自己压得冒火。扪心自问,昨天的聚餐,我可是自动自发很乐意去的,我连“找理由不去”的想法都没有,而且我还津津有味吃了亲戚做的好多菜。很愉快的一次聚餐体验,就因为我不高兴明天的聚餐被拉过来凑数,这是什么鬼?——可见人心之复杂。

* 而且说实话,就是今天的聚餐,也有我很喜欢的地方。今天聚餐的几家是我觉得比较亲近,能够放松舒服相处的几家。后来,当喝酒的几位聊起机场趣闻时,我自己也听得很乐——什么“把榴莲吃了再上飞机”,被错当成韩国人招呼,等等。如果真要问我,这两天的聚餐都是我乐见其成,属于氛围很不错的聚餐。

* ……

春节已过,若作小结的话,在自己有意识的努力下,这个春节确实过得比去年愉快。下一个春节,我也会如此期待。期待每个春节都更愉快。

点评

蓝田日暖  今年大家庭聚餐我参加了4次,比去年又减少了几次,氛围都还可以。  发表于 2019-2-19 16:34:02
蓝田日暖  家庭氛围差别很大,所以很难比较。我们家很多亲戚都在本地,平时就有比较密切往来,过年期间每户都要请客好几次(作为家庭一员,这个还是得参与的)。饭局可以持续到元宵前后甚至更晚。  发表于 2019-2-19 16:31:17
越越洋洋  过年很多亲戚请客,我们很少参加,因为我们每年回去时间短,时间紧,所以都推脱了,遇见的就吃个饭,现在不同于以前,少吃点也没人管你,吃完一会儿走,也不会说你。不知道他们在家的是怎样?  发表于 2019-2-19 16:03:19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15 18:36:0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9-2-15 18:48 编辑

听奶奶和舅妈聊天,我听到了一些让自己脑子打结的事,我问老妈,“舅舅一家在我家住过?!我们搬到城里之后的事吗?”

“不是,我们住新家,他们住老家啊。”她回答。她的回答并没有刺激我想起那时候的情景,倒是让我联想起其他的事。“到底,我家接待过多少亲戚啊?”我小舅家住过我们农村的老家,等我们搬到城里后,我大舅家又住过我们城里的家,表姐也住过我们家。

说了现在的我是新的我,自然对这些事有了新的视角。我想起,刚搬到城里时,我们租住在没有什么装修的简陋营业房里,和我们差不多年龄的亲戚还是经常跑到我们家来,偶尔也会和弟弟挤在一张窄床上睡。那时候年纪小,不太明白他为什么那么做,因为从时间上来说挺不便的,晚上过来、很早去上学。而现在想起来,应该是他当时住的是干爸家,从关系上说,还是和我们更亲近,而且又有玩伴,因此物质条件、时间上的不便利并不能阻止他过来。——这么写出来,好像都被自己写的给感动了。

我从很早就知道老妈有很强的助人意识,也就是说她如果认为亲戚朋友圈里谁有麻烦了,能帮总是尽量帮。不止是我老妈,我在父母辈的好几位女性身上看到了这一点。这样的意识和心理,你可以从很多角度解释,网络上对此抱抨击态度的也不少。但换个角度来思考,这样的人又可以说是不容易放弃的人,他们不会因为你的状况很糟糕看起来前路不妙而回绝你的求助,或者他们会主动来帮助你。有些人说,这是在助长别人的弱,这是授之以鱼而不是授之以渔。但,我也可以讲述一个很合逻辑的受助者故事:

”说实在的,尽管表现出一切还有回转余地的样子,实际上当时我对自己彻底失去了信心。他什么话都没说,就把钱借给了我。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去之前我想过多种可能,我计划过很多说辞,向他说明我有什么样的打算,在什么条件下还钱,等等。这情节与我的预想很不一样,我呆呆看着他,他最后说了一句,‘等你有钱了还我。’我一辈子也忘不了那个场景。每次,当我又有“世态炎凉”这类的想法时,我总是会用这个故事提醒自己,温暖自己……“

别人的某种特质,有时候,我们受益;而到了某个阶段,我们却可能觉得受到了它的限制。那么,对于我们,这样的特质究竟是有益还是无益呢?究竟如何定义呢?

自己的态度都摇摆不定,并且因时因阶段而变化,去定义这种特质对别人的利弊,实在是难上加难,但是,我们其实会这样认为。如果我们某人的某种特质在干扰我们,当对方对别人表现出这样的特质时,我们很容易认为:他/她在干扰别人。然而,谁知道呢:

也许,别人心里在想:他/她可真热心。我父母对我都没这么关心过。真没想到还有这样好的人。

但,在你不受其扰的情况下,不妨多想想这种特质的可爱之处。这样即便真的觉得受到了干扰,想想它的可爱,想想它在某些情景下对某些人的温暖,你的情绪就会缓和很多,甚至可以达到欣赏的态度。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18 10:38:1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9-2-18 10:47 编辑

预设和“失败”

讲个故事,可根据自己的情况代入。

还有一个月,A就要来了。或者,还有一个月就要做某事了。一想到这里,心脏不禁缩了一下,人虽然还没到,但这个念头一起情绪就起来了。“完蛋!又要经历那些乱七八糟,重复千遍百遍的场景了吗?”

深呼吸,深呼吸。这次,我可以做得比上次好一点。我也许可以更温柔一点。我也许可以更淡定一点。有几种场景是可以预料的,那么如果那件事发生了,这次我可以怎么调整?我怎么样让自己心平气和?我怎么样训练自己的视线,尽量去忽略,尽量大家各干各的?

一个月后……

一个半月后:

我去。好像也没什么变化嘛。我好像也没平和许多嘛。我还是经常被点爆,忍不住就失去了温柔嘛。我都已经提前准备了,在这件事上,还是挺失败嘛。

嗯?!等等,等等,不对。时间,对,时间因素。

从时间上来说,我因此而失去平静的时间比上次减少了很多,对不对?

对啦,我的环境已经改变了。我和对方相处的总时间段已经减少了很多,因此而失去平衡的时间也减少了很多。

没错啊。虽然模式变化不大,但是这种不喜欢模式持续的时间却大幅减少了,总体而言,从时间角度来说,我的整体状态已经好了很多。可以预见,只要我持续关注自己的状态,下次条件反射式的负面情绪会继续减轻或减少/减轻和减少。

这么一想,反而值得庆贺,而不是自我责备。我不是一直反复提醒自己,要有自知之明吗,这件事相对而言就属于难度比较大的事,不能求得一夕改变或短时间改变,于是更要自我体谅。

这不是我一年到头每天要面对的事,而是每年持续一两个月,每天可能会面对一两个小时的人或事,经过调整后,我为此而烦恼的平均时间可能已经降到每天十几分钟甚至更短,那么我还是选择在其他时间段内关注其他事,不再为此多费心。如果这是我每天都在经历,每天都带给我强烈烦恼的事情,我肯定要想办法在独处时研究一下如何改变这种每日状况。在什么事上花费多少时间和心力,还是得有所考量。

……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22 17:01:2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9-2-23 10:49 编辑

故事,故事……

提不起劲。不失落,不焦虑,不期待,不好奇,算不上平静,接近无聊机械麻木,虽然脑子感觉很清醒。是时候好好看看现在拥有的,保持一份欣赏之心,哪怕是带一点点庆幸的珍惜之心也可以。

于是在脑子里说:这个很好,那个很好,拥有这样的时间空间很好,有……

不久,还是承认此刻这样的方法不奏效。于是,开始用比下有余的方法来调整情绪。在脑子里即兴编一个故事,有现实依据的故事:

一个与我同龄的人,在条件很差的工厂工作,中午休息时间很短,带来的饭菜是简单得不能简单的馒头加咸菜,应该没有多少营养。辛苦一天回家后,还有一个不仅不干活还时常酗酒骂人的丈夫等在家中,他在等她做饭。拖着疲惫的身体,她开始做饭,看着那些食材,她不禁对自己的孩子心生愧疚……吃完饭后,还有一堆事等着她……

我很投入地编织了这个故事,这个故事变得越来越鲜活,越鲜活,对比就越明显。我会选择什么?

* 是有充足的自由时间呢,还是没有?【选择有充足的时间。】
* 是有丰富的美食呢,还是没有?【选择有丰富的美食。】
* 是身边的小孩能够吃饱穿暖快乐玩耍呢,还是不能?【当然是选择前者。】
* 是父母能够相互理解,不时轻松闲聊,分担家务呢,还是只有一个人干活,另一个人不闻不问?【当然是选择前者。】
* 是……


这时我的珍惜之情觉醒了。没有这个故事,我可能还会沉溺在麻木中一段时间,有了这个故事,我得以更快地从脱离机械状态。我又感受到了空间时间自由的美好。我又感受到了在音乐中快步行走于街头与公园的畅快。我又能感谢每日丰富的美食和咖啡了。我又觉得父母轻松地坐在餐桌两端闲聊是和谐而美好的。我又感到幸福了。我又有做事的动力了……



同样背景的故事,我也可以有另一种描述和润色法。状态不同,目的不同,看待故事的方法就会不同。

如果我带着不错的心情去看一部纪录片,尽管发现纪录片的主题很沉重,我还是看了下去,看完后,之前的不错心情已经消失,内心有的是愤怒与难受。假设这部纪录片的内容和前述故事相同,此时我若想调整情绪,我可以转移焦点,也可以改变对纪录片内容的态度,这时我就需要换个角度来理解这个故事了:

* 我和这位女士感到痛苦的原因也许很不一样,但我也曾经历过很长时间的痛苦,说不定程度不比她轻。
* 痛苦并非一无是处,长时间的痛苦有个好处,它会激发受苦者强烈的自立和快乐渴望。许多人在忍无可忍之下会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内省求索动力,由此开始全新的旅程。
* 谁知道呢,一切俱在变化,也许几年后,她的状况会有大幅改善:她的眼神会更坚定更有光彩,她对未来有了希望,同时也学会了努力发现当下之美……

在这样为这个故事添加如上主观想法后,我的情绪渐渐平复。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22 17:21:1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9-2-23 15:58 编辑

平衡

当我在脑子里编织完那个故事后,我又有了珍惜之情。但我没有内疚,没有觉得自己不值得拥有现在的。我的珍惜之情基本等于欣赏,不存在害怕失去,不存在对自己的责备——“看看别人,再看看自己,你不觉得自己过分吗,你不觉得自己该感恩吗?”

因为我知道在发现以及展现新自我的路上,我实在还是个学步儿童。每个人都有那么多的潜力有待充分探索、展现与享受,说自己已经拥有了那么多,该知足了,该惜福了,不要贪心了,实在是太小看了自己,也是在自设路障。人生是一个不断向前的过程,人不可能长久驻留一处而感到快乐,这是不可能的。

只是,在感觉不到前进的动力,又觉得当下一无是处或者无聊机械时,把时间往回推几年,看看自己的进步,或者借由编造的故事或他人的故事重新发现当下之美,往往能够让自己获得前进的动力,像小孩那样对生活对未来充满好奇。

当然,要时常对生活对未来充满好奇与期待,对绝大部分人来说尤其是成年人,都需要反复提醒实践,经常用适合自己的方法把自己从无聊、迷茫、焦虑等等的坑里捞出来,一次又一次,捞过头了也不要自责,再捞一次呗。


有意识地突破现状与害怕失去是有趣的两端,大概会在下一贴讨论一下它们。

【内疚,自责,“我不配”,“我不值得”,害怕失去/防卫心理,害怕失去所以努力防卫、用各种方法避免失去,知足,“已经够了”,“有了什么什么,一切足以”,等等。这个帖子虽然短,但还是笼统地谈到了一些人类常有心理,关于这些心态的书籍和理论和实践相当多,感兴趣地不妨搜索搜索,如果在这些方面有所了解和突破,对自己的状态还是会有很大改善的。】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23 16:10:4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9-2-23 16:13 编辑

如果这种能力/心理状态/生理状态丢了怎么办?如果他/她不爱我了呢?如果……

当你害怕失去什么时,通常这个“什么”是你所喜欢的、享受的,或者带给你安全感的。这样东西通常与相应的正面情绪有关,即ta的存在使你感觉安心或快乐或被爱或……

然而,在你害怕失去的那一刻,ta带给你的已经不是上述感受。在那一刻,ta的存在带给你的是不安全感、焦虑甚至恐惧。

其实,上面两段话并不正确,确切地说是你对ta的想法使你产生前后两级情绪。如果你对ta毫不在乎,就不会有上述情绪。

我们有选择想法的自由,虽然惯性想法(/信念)改变起来有难度,但依然是可以改变的。

你可以拥有某种能力,享受这种能力,受益于这种能力。然后,害怕失去这种能力而变得谨小慎微,花费大量时间心力想要让ta保持原状,不消失,不减损……【A】

你可以拥有某种能力,享受这种能力,受益于这种能力。然后,你想:我知道这种能力具有无限发展的可能,我不可能永远满足于目前的水平。哈,别说永远了,恐怕一个月内水平没有明显的变化,我就会变得麻木了。不管别人如何评价,即便别人认为这已经是顶峰了,我也清楚得很:不进,不变化,就会麻木,就会无趣。所以,我还能怎样提升这种能力呢?我能不能扩充这种能力的应用范围?我能不能为它增加一点新意或趣味?我能不能……【B】

A和B是很不一样的心态,导致的结果也会很不一样。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25 22:29:3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9-2-25 22:36 编辑

有起有发展的故事与笼统的陈述

有时我会回顾一些电视剧中的久别重逢梗,当然是因为它们会带动我的情绪。如果不是看过了前情,让我没头没尾单独看这些场景,我的情绪不会那么强烈,可能根本没有情绪。

小结一天发生了什么,我简单在脑子里说了一句,“今天和朋友去了附近的城市,快走了一大圈,玩得还可以。”这句话没有太多信息、细节、对话、颜色、形状……,因此很难带起多少情绪。扩充成故事就不一样了:

我和她走在湖边,真的看到了不少松鼠。来之前,我就期待着见到松鼠,果然在香樟树上看到了好几只松鼠,还由此引出了与松鼠有关的故事。她谈到了一种红尾巴松鼠,我突然想起看过的一个节目,怀疑她说的是不是栗鼠。

我们走在一座桥上时,发现有人在围观什么,过去一看,是一只“鸭子”。他们都在说鸭子,我们也以为是鸭子,但看那色彩、形状和尺寸,明显是只鸳鸯嘛。然而,游客来来去去,大多还是叫它鸭子。它时不时消失于湖面,冷不防又钻出湖面,确实挺可爱的。看完鸳鸯,我看见了一只喜鹊在迷你湖心岛上散步,我指给朋友看,还想起几年前去石家庄时的情景——印象实在太深刻了,我从来没看到过那么多黑白圆鼓鼓的喜鹊在田埂边或走或跳。当时根本不知道它们就是喜鹊,回家后才确定名字的。不久,我们弯来弯去到了步行街,这边的梧桐树可不是一般得粗壮,估计是百年老树了,于是我们又聊起了古树。

在途中,她对我说了一句话,其实我很赞同。这句话似乎和前面的描述有些相冲,但也是我的心里话,她说,这样的风景看多了,总觉得看厌了。如果单从景致而言,就是如此,之前和她在某个大公园里我就说过这样的话。我经常在公路或江边走路,并不厌烦,但不厌烦并不是因为周边景致,而是我忙于思考或听歌或听音频节目,单纯的赏景很难引起我强烈的兴趣——除非我重新调整态度,努力为之(一般情况下,没有这个必要)。

但这次快走,我说“玩得可以”,并不是假话,因为活动的主要内容并不是单纯的赏景,还包括很多对话和故事——我的,她的,偶尔还会观察一下游客,听听广场上亭子里传出的歌和乐曲。

那如果是我一个人呢?会来这儿吗?其实,不久前就想过这个,但很快就打消了想法,就是她说的原因——太熟悉了,有点厌了。我已能在脑子里极为生动地把各处景致描述一番,甚至还可随心所欲添加自己喜欢的元素。除非有强烈的“我想来这儿”的念头冒出,来与不来不会有太大的差别。也许一段时间后,我会再度想安静长久地在自然环抱中放松,但我还是得承认,目前不是这样,近期有许多比这更吸引我的视听体验。这次的出游再度确认了这一点,挺好的。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25 22:57:5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9-2-25 23:02 编辑

音乐

笼统的陈述/信念和故事

笼统的陈述:我总是很容易找到喜欢的歌,可以单曲循环的歌。这两天又找到了几首。

稍加扩充的故事:

我在网易云上用“俄语歌”做关键词搜了些歌,我在看网友自制MV时,发现很有些好听的俄语歌。我对俄语乐坛毫无了解,挑歌自然就是从网易云上已有的俄语歌库里挑,很快我就找到了一首想一直听的歌。该怎么描述这首歌呢?是会激起某些画面的歌,决不是什么激情热情欢快的歌,也不是什么宁静治愈的歌。但,它能让我在脑子里细致描绘很有美感的动态画面,这首歌对我就有这样的魔力:


在雨中,穿着灰色连帽衫的人,不急不缓直行着。他低着头,看不清眉目;他对周围的一切毫无兴趣,仿佛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一只野猫从他眼前蹿过,蹲在了路边的梧桐树旁。他停下步子,终于和这个世界有了联系。他盯着它;它弓着背,全身紧绷,一动不动地回看。

他的嘴角有了笑意,随之漾出一个酒窝。它不再弓背,双眼开始微眯,是放松,也是信任……


这位俄语歌手是Mot,我正在单曲循环他的三首歌。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27 16:01:3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9-2-27 16:06 编辑

底线

人的思维可以像脱缰野马,奔腾不休。有时候,没有情绪,或者情绪不大,比体验激烈情绪如责备、愤怒等更难忍,所以许多人都会主动寻找或编织一些狗血剧情/故事,我也不例外。但,这个底线在哪儿呢?到哪一步该停止呢?

我曾经看过一个帖子,作者说假如你对改善状态动力不足时,不妨想一想,如果有人拿枪指着你,和你说你必须立刻马上努力改善自己的情绪,否则就一枪毙了你,你会怎么做?尽量把这想得真实一些,认真地考虑一个问题:你究竟选择什么?难道你的生命中没有什么值得你感到庆幸的或者期待的了吗?你真的会选择“随便,你开枪吧”吗?

有时候,生理症状会是很好的提醒剂。情绪浓烈到一定程度,生理反应会出现。有些人思虑过多负面情绪渐浓会导致头痛,或者胃痛,或者胸闷呼吸急促。这些生理反应是有迹象和前兆的,这就是提醒剂了——你选择什么?继续这样想或者这样关注,让症状加剧呢?还是努力放松下来?你还想像上次那样头痛胸痛……吗?

然后,你可能就清醒了,在脑子里大叫一声:No。于是,你看着眼前那个让你觉得很有理由继续生气和愤怒的人,竟然放松下来,竟然语气和缓起来,因为你心里在想:为了自己的身体,为了不再经历那样的生理疼痛,我得忍啊,我得把事情看淡啊,我最好是走开,我最好是“眼不见为净”,我……不然,真实体验那种痛的人可是我,只能是我,没有人可以为我分担那种痛……

经过反复提醒,努力放松,甚至找到了方法把自己的心态由愤怒转为了欣赏,你成功阻止了痛感的加剧,痛感逐渐减轻。哇哦!你可能会觉得自己了不起,甚至猛下决心:下次一定要把负面情绪扼杀在苗头上,不要让它过度发展。对,就是这样!

怎么说呢,此刻你的决心确实很真实很热烈。但是,作为人类,无论你下多大的决心,上述事件再度发生的概率还是很高的。所以,倒不如加上一句:不过呢,如果类似事件真发生了,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也算是及时止损了,就痛了一小会嘛。这其实也是预设,这样做的好处就是:通过下决心,你确实会减少上述事件发生的概率;但当那类事再度发生时,你又不容易自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幸福大观园 ( ICP12039693 )  

GMT+8, 2019-8-25 11:21 , Processed in 0.046291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