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客户端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蓝田日暖

[泉水叮咚] 奇迹、心、大脑和感觉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9-18 18:46:3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4-9-18 18:48 编辑

看了下Abraham书的中文译本评论,评价一般,感觉翻译有点问题。我没看过中文版本的,但在看原版的过程中确实能感到要翻成中文并不容易。

Abraham的理念是建立在情绪基础上,所提供的各种方法目标在于提升人们的情绪状态。

情绪类别很多,同样的情绪,不同的人可能会使用不同的名称。但无论如何,明确一个基本的情绪量表还是有必要的。Abraham把情绪分为以下22个类别,每个类别的情绪频率或者说能量相近。由于中英文意思方面的差异,我的中文翻译可能不准,还是以英文为准。

情绪(/态度/感觉)类别从正面到负面,能量级别由高到低分为:
1、joy/knowledge/empowerment/freedom/love/appreciation--喜悦/确知/力量/自由/爱/欣赏
2、passion--激情
3、enthusiasm/eagerness/happiness--热情/热切的渴望/快乐
4、positive expectation/belief--正面预期(预期好事发生)/相信
5、optimism--乐观
6、hopefulness--抱有希望
7、contentment--满意
8、boredom--无聊
9、pessimism--悲观
10、frustration/irritation/impatience--挫败感/烦躁或恼怒/不耐烦
11、overwhelment--受够了
12、disappointment--失望
13、doubt--怀疑
14、worry--焦虑
15、blame--责怪(他人)
16、discouragement--气馁/灰心丧气
17、anger--愤怒
18、revenge--报复心理
19、hatred/rage--憎恨/暴怒
20、jealousy--嫉妒
21、insecurity/guilt/unworthiness--不安全感/内疚/无价值感
22、fear/grief/depression/despair/powerlessness--恐惧/悲痛/抑郁/绝望/脆弱无力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9-18 19:03:0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4-9-18 19:05 编辑

Abraham的基本态度是,循序渐进地将情绪由下至上调整,而不要期望突变或者说大的跨越。比如,期望短时间内将情绪由22类提升到第7类,就不太现实。

Abraham在《Ask and it is given》书中列出了22种改善个人情绪状态的方法,适用于不同的情况。

譬如撰写欣赏列表,最好是处于1-5类情绪时进行,此时欣赏列表可以最大地发挥它的作用。而如果处于22类状态,撰写欣赏列表则会事倍功半。因为当你感到抑郁时,你很难发自内心地去欣赏什么,由抑郁过渡到欣赏,难度太大。

如果你处于较低状态如恐惧、抑郁、无力等,则可借由主动思考来循序渐进地改善情绪,此时你需要有耐心,因为这可能会是一个持续十天半个月的过程。你可以花一两天时间,通过主动寻找某些念头使自己由抑郁状态提升到愤怒状态。然后再花一天两时间有意识地从愤怒过渡到气馁、焦虑等等。。。。。。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9-18 21:17:3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4-9-18 21:21 编辑

人际关系的陷阱


前面有一帖已经说过,在未正式和某人共事或相处前,你可以自己明确想要和对方建立何种关系,你可以不断提醒自己只关注对方的优点故而培养出对他/她的欣赏。如果你能忽略外部环境和他人观念对你的影响,坚持这样的目标和做法,通常你就可以建立符合你意愿的人际关系。那个人可以在别人眼里可以很暴躁、动不动骂人,但他/她可以对你很友好。

如果你去询问别人的看法,然后别人告诉你对方是什么样的人,你相信了这样的评价,继而开始制定相关的交往之道。在这种前提下,你其实在一定程度上丧失了主动权。如果和对方共事已成定局,而认识他的大部分人都告诉你,这个人脾气急躁,你会怎么想?你会对此做些什么准备?你们会建立起什么样的关系?当你在头脑里开始构建他脾气急躁的形象时,基本可以肯定,急躁的情形一定会出现在你和他的关系中。

如果你事前什么也不知道,然后你认识了这个人,通过自己的观察,你对他有了“客观”的印象——比如有哪些优点,有哪些不足。然后你开始根据这种印象和他打交道。你认为这是非常成熟智慧的做法。但这里面其实是有陷阱的,因为你被你所观察到的东西限制住了。你可能认为,只要在某种条件下,这个人就会展示出某某特点——优点或是不足。但这样的认知并非确定的事实,除非你相信它。在相同条件下,同一个人面对不同态度的人,是可以展现出截然不同的特质的。也许,在你的观察中,A经常揪着小错不放,然后在你和别人的交流中,你又听到了他们对A的诸多抱怨,于是你就认为A是小家子气、不讲道理的人。可你并不知道A和那些人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也许那些人的某些言行也是A如此表现的重要原因。当你和那些人站在同一个阵地时,基本可以肯定A也将那样对你。可如果你撇开那些观察,忽略别人的抱怨,而是致力于关注对方的优点,发自内心地去欣赏对方呢?如果你告诉自己:A那样对别人,不代表他就会以同样的态度对我。我想建立的是比较愉快的人际关系,所以我会尽量发现和欣赏他的优点,忽略他的不足。我想,如果能坚持欣赏对方,对方也会友好地对待自己。。。。。。结果会怎样呢?

想象有这样一个人,不管别人怎么看你,他/她总是真诚地待你,发自内心地欣赏你,不会因为你的某些情绪或错误就改变对你的态度,你会怎么对他/她?也许其他人会认为你脾气很坏,但你会轻易对这样的人发脾气吗?

改变持续多年的人际关系可能比较难,但在建立新的人际关系时,你对这段关系的期望和所做的努力,实际上能够极大地影响这段人际关系的质量,既然如此,为什么要被动地承受对方主体性格、行为习惯和他人观念的影响呢?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9-20 00:36:4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4-9-20 00:39 编辑

针对未来的分段预设


《Ask and it is given》介绍的第11个方法是分段预设(segment intending),建议你在情绪状态处于4类-11类时使用。

每年有四季,春夏秋冬可以说是每年的四段。

每天,我们要做不同的事,这些不同的事便构成一天的多个段落,醒来到起床前可以是一段,洗脸刷牙可以是一段,准备早餐可以是一段,吃早餐可以是一段,出门到公交车站或者停车位可以是一段,乘车或开车可以是一段,下车到进办公室前可以是一段,工作可以是一段……

我们可以针对不同的段落进行预设,在进入那个段落前,利用一些简单的念头,明确你对它的期望。比如在准备早餐前,你可以对自己说:我能很快做好这顿早餐,而且做出来的早餐很合胃口。在开车前,你可以对自己说:我会安全很顺畅地开完全程,顺利到达公司。比如在洗头洗澡前,你可以对自己说:整个过程会轻松愉快,而且洗完后我会感觉神清气爽,而不是疲倦……

这个方法很简单,但如能坚持,效果惊人。

你可以根据具体情况灵活地对日常生活分段,然后为每一段内容设定自己的期望,这么做其实也有助于你更快地放下前一段生活内容,进入下一段生活内容。

举例:
这几天,在收看喜剧前(此处看电视剧独立成段),我会对自己说:我看它是为了心情愉快,希望它笑点越多越好,所以我选择只关注自己喜欢的内容。设定了这样的目标后,在正式收看时,我就能很快忽略类似画质、情节雷同等细节,从而收获更佳的观剧效果。如果不预设目标,有可能一些小细节就会影响我的观剧兴致。

前面16页319楼的《愉快的半日游》也是一例。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9-20 22:09:0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4-9-20 22:11 编辑

21类、22类情绪和Focus Wheel


不安全感/内疚/无价值感/恐惧/悲痛/抑郁/绝望/脆弱无力,这些属于21类和22类的情绪具有极强的影响力,如果以正面和负面来衡量,那么它们就是最负面的,除了感受上的负面外,这些状态持续时间一长,就很容易造成明显的行为变化和身体症状。

最近在人际关系中,我就主要处于21类情绪中。说实在的,我不太愿意承认,也不怎么想去处理。只要不面对刺激源,我感觉还是挺好的,照样可以看电视看得哈哈大笑。

不过,我还是受够了,因为刺激源出现的时间越来越长,这也意味着我处于紧张和负面预期的状态也越长。我很清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果,完全是我自己招来,因为在近两三年的时间里,我一直在重复同样的思维模式,反复给自己洗脑,自然就积累了越来越的实例来证明某个信念:满足A,一切ok;不满足A,肯定麻烦。这不,条件A没满足,条件反射开始了……

怪谁?要坦坦白白怪自己,还真不容易。虽然心里说原因在我,但委屈和愤怒情绪毫无疑问地表明,还是有很大一部分的我在怪外部因素。

没解决的问题,经过反复强化,自然会越演越烈。这也意味着,改变它们需要更多的努力。在没受够以前,我的动力还是不足。这次总算是受够了,该下苦功了。

方法在哪儿?针对这段人际关系撰写欣赏列表?在对方让我产生严重不安全感的情况下,去撰写欣赏列表?显然不是个好主意。处于21类和22类状态时,类似这样的方法是不管用的。

于是我重新去阅读了《Ask and it is given》中的方法部分(以前只看了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发现了针对较低情绪类别的方法,包括逐步提升情绪状态(moving up the emotional scale),焦点转轮(Focus Wheel)等方法。

Focus Wheel的方法我早就知道,听过的好几个节目都是讲它的,但是我没放在心上,觉得复杂且没必要。但Focus Wheel正如它名字所揭示的,是有焦点的,具有针对性。它能让你逐步建立起对具体期望/渴望/梦想的信心。我正需要这个。

它的核心理念是:明确你自己想要的状态/情景/东西……然后在你已存的信念体系、自己或他人实例(得是你相信的)中,找出与之比较匹配、有助于它实现的信念和实例——让你认为愿望不能或很难实现的信念和实例,千万剔除在外,因为你的目标是提升而不是打击自己实现愿望的信心。

Focus Wheel的形状类似钟表,有两个圈,外圈有12个点(像钟表那样标上阿拉伯数字),内圈写上你的愿望,外圈由12点开始按顺时针方向,寻找并撰写符合要求的信念和实例——1个点附一句或一小段简单的陈述,直至把12个点写完为止。通常待你写完这12个点,你会对内圈描述的愿望建立起信心来,开始觉得它具有实现的可能(至于可能性有多大,则要视具体情况而定)。

我已针对不同的具体愿望,画和写了5个Focus Wheel,效果很不错。Focus Wheel的形状和实例,等有空整理后,会以图表形式上传。

P.S. 《Ask and It Is Given》是Abraham系列书中非常具有操作性的书,是许多实践者反复提及并建议大家多次阅读和研究的书。这是一本好书,如果对Abraham理念感兴趣又懂英文的话,不妨去看看,网上有电子版。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9-22 19:30:3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4-9-23 09:12 编辑

身体的故事:决定、说服、相信和放下


低头瞧了瞧我的两个大脚趾——哈,终于完全好了。很久没关注这件事,不知不觉中,大脚趾趾甲的惨状已经彻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全新的趾甲。

大概半年前,我几乎天天穿球鞋,却没有意识到球鞋前端过紧,已经严重影响了两个大脚趾。不过我没有把脚疼当回事,也没有把出现的乌色小斑点当回事,等左脚大脚趾趾甲整个坏死、右脚大脚趾趾甲大半坏死时,我终于明白问题来了。

我心慌地研究了半天,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当然也在网上搜了,希望搞清楚它们和灰指甲的关系——确实很像灰指甲,虽然不能百分百确定,但我大致把它们当成了灰指甲。

灰指甲怎么治疗?我要去医院吗?医生是不是会把坏死的趾甲整个拔掉?趾甲会不会再也长不出来了?或者长出来还是这副惨象?

原本视为理所当然的脚趾甲一下子变得重要起来,我得决定是否去医院,如果不去医院,又该怎么处理。

还好平静下来后,理智回来了。我开始琢磨成因,最终认为是那双球鞋造的孽,于是果断把球鞋收起,再也不穿了。接下来就只穿比较宽松舒适的鞋子。然后呢?我再仔仔细细观察了一遍趾甲,初步判断是鞋子太紧,使得脚趾部位的血液循环不畅,最终导致趾甲坏死。我各种方向地移动两个大脚趾,确定脚趾本身没事,可见相关的血液循环系统也应该正常。看来,如果不是受到鞋面的反复压迫,那两个趾甲本来是能够得到充足养分而保持正常外观的。

不管这套说法科不科学,反正我是相信了,也懒得再去翻找各种资料。解除了鞋子这一压力源,且相信其他一切正常,然后呢?我很快决定不去医院,不找药抹药,而是选择清理坏死的趾甲,给新趾甲的生长创造更好的条件。

我不知道别人的趾甲长速怎样,反正我这两个趾甲长得非常缓慢,在开始的日子里,我根本没有看到变化的痕迹,我开始怀疑这两个趾甲是彻底坏死,再无生长的可能了。不要啊,我可不想夏天永远顶着这样的趾甲穿拖鞋!

不过在身体方面,我总是很具有自我安慰和说服精神的。我很快提醒自己相信身体的智慧,不就长两个趾甲吗,对它而言小事一桩。我告诉自己,趾甲本来就长得慢,一时看不到变化也正常,耐心一点,让它们按照自己的节奏来,也许受伤过后它们需要更长的时间来恢复。我还意识到,在这件事上,我帮不上太多忙,越关注越添乱,倒不如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方面。

我真的这样做了,虽然不时还是会去看看趾甲的状况,好在怀疑没有了,我坚定地相信长出新趾甲只是个时间问题。新趾甲确实长得很慢,但它们还是长出来了一点点。这下我彻底放心了,就不再关注它们,随便它们以什么速度长。

这几天这两个趾甲重新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它们让我再度回忆起了当时那种坚定的信心和顺其自然的耐心,而这些正是我现在所需要的。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9-27 13:01:1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4-9-27 13:08 编辑

实现愿望的模式之一


这种模式不适合有具体时间要求的愿望,因为这种模式涉及放下和顺其自然,因此愿望实现的时点无法确定。

当某个新的渴望产生时,先用具体的语言明确它。举例来说,我喜欢阅读Abraham和观众的对谈内容,因为里面有许多我很感兴趣的点。观众的问题通常千奇百怪,刺激和兴奋我的头脑,给我带来各种启发。很早前,我就已经把优酷、土豆上的Abraham视频都看完了,不过这两个网站没有最近几年的Abraham节目。几个月前,我明确了自己的心愿:我希望了解Abraham的最新动向,我想知道他们最新的比喻和理念。

第二步是建立对愿望的信心。延续上个例子,等明确愿望后,我告诉自己:这一心愿肯定可以实现,不过是个时间问题。第二步很重要,它让你相信自己的愿望可以实现,这是和怀疑截然不同的一步。如果你无法轻易建立起信心来,建议你使用Focus Wheel。

第三步是放下和顺其自然。继续上个例子,等相信愿望可以实现后,我就放下它,去做其他的事了。但每次想到这个心愿,我都会重复第二个步骤——提醒自己,等时机成熟,它自然会实现(这句话,我经常使用,对于实现愿望非常管用)。

不久后,我找到了一个非常好的Abraham论坛,里面有大量信息,远超过我之前期望的内容。不过因为网站防火墙的缘故,每隔一段时间我都要重输验证码,所以浏览起来不太方便。于是,我对自己说:希望不久之后,我可以非常顺利地浏览该网站,而不必反复输验证码。然后,我再度提醒自己,等时机成熟一切都会OK(此处使用的是同一个模式)。

我曾经非常喜欢一个网站,但因为某些原因,这个网站很久都不能上了。事实上,我对能上这个网站早已不抱期望。但是,生活中许多事情的发生,让我相信未来实在有太多的可能性,不必局限自己的选择。于是,不久前我明确提醒自己,我很想浏览那个网站,实现这个心愿并非不可能,我只需要等待时机成熟。然后,我不再管它,只是想到的时候会再强调一下对它的信心。

几天前,我在某论坛里看到大家在讨论网络相关的话题,突然脑回路打开了。根据帖子里的信息,我迅速地解决了某些网络问题,不到十分钟,我的两个心愿通通实现了。我可以顺畅地浏览两个网站了。可以说解决方案很简单,如果不是某些观念限制,我早就可以这么做了,不过这也是马后炮了,当时想不到就是想不到。

那些对你影响并不是太大的渴望(锦上添花型的愿望),你可以应用上述模式:明确愿望→相信它能实现→放下它,继续过自己的日子→等时机成熟,它真的会以某种方式实现。

那些对你影响很大的渴望,频繁刺激你引起你负面情绪的渴望(此时你很难做到放下和顺其自然),那些和具体时限有很大关联的愿望,使用这一模式,则不太合适。

P.S.前面写的大脚趾趾甲的故事应用的也是这种模式。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7 08:11:3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4-10-7 08:18 编辑

利用主动思维创造更美好的未来


如果你认真的觉察自己的思维过程,你会发现,头脑会自动提醒我们许多忘记做的事,未完成的事,以及让自己担心害怕的未来事件。有时候,这种提醒会让你紧张--比如它让你担心未来的某场考试,有时候这种提醒对你很有利--比如当你临出门时突然想起手机没拿,有时候这种提醒让你觉得有些无奈和好笑--比如告诉你有一部电影你只看了一半,是不是该把另一半看完了?

朋友推荐我看《雪国列车》,某天我开始观看这部电影,但因为时间太晚,所以没有把整部电影看完,我打算改天再完成另一半。虽然这是一部不错的电影,但对我的吸引力还没有强到能让我熬夜观看。看这部电影,更多的是出于自己的承诺,朋友推荐了,而我答应去看这部电影。第二天,我没有看。第三天,我没有看……从那以后,经常会有一两个念头告诉我,《雪国列车》怎么办?大有我不看完,就一直催我的架势。这些念头并没有引起我强烈的负面情绪,但确切地说有那么一点点烦人,我知道通过一些想法上的调整,我可以让它们噤声,不过我也可以做另一个选择,用一个小时去完成它们的心愿。我选择了后者,终于把该电影的后半部分给看完了,看的过程中对电影的情节构思和布景深感佩服。既然电影已经看完,这些念头自然就不会再来打扰我了。

当头脑提醒你不要再拖延某事时,当头脑让你记起某件未来基本会发生而你尚未准备充分的事时,情况就不像前面的电影事件那样轻描淡写了。头脑提醒你的这些事,你不是不想做,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无论哪一样都预示着一些负面情绪,而这些负面情绪要不让你极力逃避去思考它们,要不就让你陷入长时间的焦虑中。有时候不去思考它们是不错的选择,如当你对那件事感到非常害怕时。但是在其他时候,如果你能利用主动思维来改变它们,会是更好的做法。

根据那些事的发生时间、情绪强度和未知程度,你可以灵活采用或繁或简的主动思维过程。(以下例子包含我个人的信念和价值体系,带有个人特色,有些信念未必能让你产生共鸣,所以每个人必须寻找最适合自己的想法)

例1:你拖延着不去做但又没有明确截止时间的事,你可以粗略简单地作如下思考:
当你觉察到头脑在思考这件事时,不管这种念头多么细微,停下来,然后认真地告诉自己:这件事会妥当解决的。宇宙会很好地安排每个细节,然后在最佳的时间,帮我解决这件事。

例2:突然有人告知你要去参加一个宴会,你感到了紧张,但又非去不可,那么强烈建议你在出发前做些比较具体的心理准备,比如:
尽量深呼吸,让自己略微平静。然后抽出时间来好好面对这件事。可以这样自我安慰:这是某某和某某的大喜日子。我相信他们一定为今天这个宴会准备了很久。我为他们感到高兴,也希望他们幸福。今天,他们才是绝对的主角,而我主要是去见证他们的快乐的。我知道大概有哪些人会去那里,大部分人和我关系不错,至少是属于能够好好交流的类型。我还能见到某某和某某,好久没见他们了,我很想他们。好吧,我有点紧张,因为我对自己的某个地方感到不满,我害怕别人的问话会暴露我这一点,让我感到难堪和不知所措。可这也只是猜测,不一定有人会问我。而且说实在的,我不想对自己不满,其实我可以坦然面对自己的不足的,对,我可以坦然接纳自己的现状,只要我坦然,那我就不必害怕别人问任何问题了。至少这是一个可以努力的方向,不是吗?……对了,参加宴会还有一大好处,我可以吃到不少美味的食物……(类似这样的思考即使不能让你在宴会时非常愉悦,也肯定可以大大改善你的状态,让你以更平静的心情地参加这次宴会。)

吸引力法则的核心理念是:你的真实想法和情绪创造你的现实。所以当你改变自己的情绪状态时,现实世界也会相应改变。(注:强调真实想法是因为有些想法和语言并非真实,比如当我们并不爱自己的时候,在头脑里说“我爱自己”,或者出声地说“我爱自己”,这个“我爱自己”显然并不是我们的真实想法。)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11 15:44:4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4-10-11 15:55 编辑

Abraham理念体系中的一些要点


频率(Frequency):频率必然是与速度有关的。但我们应用吸引力法则,了解具体的转速意义不大,而最能体现频率的是我们的情绪,情绪越正面,频率越高(见前面的22类情绪),越能吸引正面的人生经历。

觉知:如果要精通吸引力法则,必须对自己的念头和情绪有密切的觉知。如果你不知道自己的情绪究竟是什么(有时候你会把无聊当平静,更多的时候你会把自己的情绪评估得比实际状况要高),你很难采取具体的措施去改善自己的情绪状态,进而提升自己的正面吸引力。又因为情绪由念头/想法/潜意识信念引发的,所以觉察念头也很重要的。

偏好和渴望:偏好和渴望的产生是一个自动化过程,比如说,当别人骂你时,你感觉不好,此时你就会渴望/偏好别人友好待你。有些偏好,我们很容易知道,比如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但对于人生目标之类的偏好/渴望,许多人并不清楚,这种不清楚往往是造成我们诸多困惑的主要原因。

偏好、渴望和我们的幸福感:偏好、渴望是否得到满足与我们的幸福感至关重要。如果你的偏好和渴望迟迟不能得到满足,你很难感到快乐和喜悦。你可以生活下去,但你的生活品质并不会太高。所以不断明确自己的偏好和渴望非常重要,这样你至少知道,如果想快乐,可以从哪些方面入手。偏好和渴望有大有小,且随着时间不断变化,所以不要拼命追逐类似今生的使命这类的大目标,跟随生活的脚步,先针对已经明确的偏好和渴望做些什么。

通常,你喜欢做什么?你想要自己和自己的生活有什么样的变化?这是你可以问的问题。拿我来说,我的偏好很多:我喜欢写作。我喜欢阅读。我喜欢探索新的理念。我喜欢看喜剧。我喜欢在江边散步。我喜欢听音乐。我喜欢喝咖啡。我喜欢在咖啡馆里思考和写东西……至于我目前的渴望,我渴望自己变得越来越有安全感。我渴望自己能够对生活更有热情。我渴望从事有趣又有高回报的工作。我想结交更多有趣的朋友。我想进一步发展自己的口头交流能力,有能力使对话朝着更轻松的方向发展。我渴望……

利用感觉明确偏好和渴望:在Abraham的体系中,有一个特别特别重要的理念,即你的感觉/情绪是你明确偏好和渴望的向导。当你的高我/灵魂/本源与你人格目前的想法(包括显意识和潜意识想法)或关注点不一样时,你内在的两股力量(高我和人格)就会产生严重分裂,就像一个在左,一个不断向右,此时你就会体验到负面情绪。当你的高我每时每刻都欣赏你、爱你,而你却在自我打击时,你就会感到负面情绪。当你的高我总是以最善意的目光看待其他人,而你正在内心诅咒对方时,如果你真的去关注自己的情绪,你就会察觉负面情绪。当你灰心丧气,决定放弃自己的梦想时,你会体验到负面情绪,因为你的高我正待在你的梦想旁边,召唤你,而你却渐行渐远。

有时候,你会陷入莫名其妙的负面情绪中。你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回事,努力一番分析,好似得到了结论,但仔细想想又显得牵强。这时候,你可以粗略地归结原因如下:你的人格正在关注你不想要的东西,但是你意识不到。比如你的人格可能正在为日复一日的单调生活而沮丧消沉。比如你的人格认为自己实现某个目标的希望越来越渺茫。所有情绪底端都有原因,但并不是所有时刻你都能清楚意识到这些原因,事实上很多时候你并不能明确导致这些情绪的原因,此时你可以只做粗略的归因。

核心的核心是感觉/情绪:不管你做什么,其实最终你追寻的都是感觉。也许你在追求快乐。也许你的目标比较低,你在追求没有痛苦,你在想尽办法逃避痛苦这种感觉……而感觉/情绪和我们的思想、信念紧密关联,因此当我们要调整情绪和感觉时,我们通常得调整我们的想法和信念。所以在人生之旅上,如果要想活得越来越清醒,越来越快乐,我们就需要去了解头脑,了解念头和情绪的关系,掌握调整思维和情绪的方法。

待续……

(以上内容,尤其是有些部分可能会挑战许多人的现有认知,如高我/灵魂、高我和人格关系等的概念。对它们不再做任何解释说明,因为这属于个体信念的部分,并不适合每个人。至于具体的Abraham提倡的一些方法,我前面已经提到许多,我相信是普遍适用的,感兴趣的可以自己做实验验证效果(注意适用条件)。)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13 21:46:40 |显示全部楼层

新视角


我很少回忆自己的大学时光,尤其是最后两年,因为那是我最抑郁的两年。那时候的我,很像游民,无法融入其中。母校这个词对我也没有太大意义,因为我没有什么归属感。

但今天,在画和写Focus Wheel以提升自己对社交活动的热情时,我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大学时光。我知道,只要愿意,我可以在任何一个人身上,在任何一件事上,发现闪光点。很快,一个念头升起了——也许我可以用全新的视角去看待大学时光?

于是,我开始针对自己的大学写欣赏列表,努力寻找值得铭记的人事物。托记忆力的福,一旦提笔,许多名字、地点和事件就开始清晰地呈现在我脑海中。我记起了那些努力帮助我的人,如导师。我记起了校园生活的便利。我记起了某同学对我说的个人经历。我记了某个班干部的多才多艺。我记起了学校食堂的美好。我记起了自己是公费学习,每月有补贴,导师还给我提供了多个工作机会。我记起了许多同学身上的美好品质,如乐观,如坚强,如淡定……

写完后,我仔细阅读了两遍,温暖的感觉开始充盈心间,对某些不算很熟的同学也增加了几分好感。我很清楚,只要再这样实践几次,大学时光必会成为自己美好记忆中的一部分。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17 20:11:3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4-10-17 20:18 编辑

人际关系和最小抗拒之路(the path of least resistance)


最小抗拒之路反复在Abraham的理念中出现。这个概念非常非常重要。举例而言,某个人生病了,关于如何治病,中医西医还是其他方法,选择很多。但如果此人不相信中医,也不相信其他选择,也许他也并不那么喜欢西医,但三者相比较,他更相信西医,那么对他而言,西医就属于最小抗拒之路。在这样的前提下,如果你硬是让他去看中医,毫无疑问会引起他内心的强烈抗拒。也许你会想要说服他,但在现实生活里,信念并非那么容易改变,所以短期内说服一个人改变持续已久的信念,成功概率很低。

最小抗拒之路存在于生活的各个领域,而且在同一件事上,不同人的最小抗拒之路多半会有差异。再举一例来更具体地说明这一概念:假设你的朋友正处于经济困境,而你想帮助他,此时你可以有多条路可选,你可以直接给他钱,你可以借他钱,你可以提供一些工作机会然后给他报酬……但你的朋友是否会接受你的帮助,以及以何种形式接受你的帮助(接受你帮助的形式就是他的最小抗拒之路),就有赖于他的信念体系或者价值观了。也许他不会接受你任何形式的经济支持,他解决经济困境的最小抗拒之路和你无关。也许,当你真诚地提出给他钱时,他会和你当场翻脸,觉得你小瞧了他(可见他非常抗拒你的这项提议),也可能他会坦然接受(他一点都不抗拒你此种形式的帮助)。也许他会写好借条、标明利息,接受你借钱的提议,内心还很高兴你这么做了,因为他自己是无法和你开口的。

有时候,人们会惯性地认为适合自己、并且已有成功经验的东西也会在别人身上奏效。而这种惯性认知,往往造成人际关系中的种种冲突、误解,以及合作的低效。

在帮父亲网上挂号时,我深刻地意识到了这一点。因为过往经历,我不怎么信任现在的医院,也不怎么信任医院专家的能力。我可以立刻举出三个亲人好友的例子来支持自己的怀疑。可是,我知道,父亲想弄清楚身体不适的原因,想彻底治好那个“疑难杂症”,本地医院不行,只有到知名医院去看专家了。我知道,在这件事上,求助于知名医院的专家是我父亲的最小抗拒之路。看样子,为了父亲,我也必须调整自己对于医院和专家的信念体系了。

其实,这项工作不久前已在进行。因为我是很感激西医在外科手术等领域对人类做出的贡献。只不过这一次,我的调整需要更具体一点。我明确了自己的希望:希望整个就医过程顺利,希望预约的那位专家态度温和,能力出众。希望那位专家可以最大程度地减轻父亲的焦虑。希望随着情绪的好转,和可能有的药物或医嘱,父亲的不适症状可以彻底消失。此外,我还列了这家医院的一些优点:干净,空间较足,有大量的座位,服务周到,等等。

我们到了医院,当专家开始和父亲说话,并且询问一些问题时,我的不信任感瞬间产生了。我感到此专家的言语怎么那么熟悉,难道又是一堆检查后还是原因不明?我立刻察觉到了自己的念头,开始宽慰自己:眼前这位专家已经有些年龄了,他一定见识过许多病人,在这方面肯定经验丰富,我这个外行,只听了他两三句话就开始评价,显然不妥……父亲和他交流得挺不错,虽然父亲催促我去外面等,但我一开始并不愿意,想听完全程,以了解更多信息。但想了想,还是乖乖走了,因为我知道自己还是敌不过持续已久的不信任感,很可能会越听越怀疑,到时候就忍不住去插话了——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他们两个聊完后,自然是要开单子做检查,预约检查时间。当我发现父亲还要再来三天时,立刻开始烦躁。在那一刻,我无法做到换位思考,我知道关于医院的不好印象太容易被触发了。还好,过了一会,我还是平静下来,知道西医看病就是这样的。嗯,其实不对,应该是处理任何已经有一段时间的问题都是如此,需要耐心,需要一点时间,急于求成往往只会带来更糟的结果。

当我烦躁的时候,父亲却显得非常平静。我能看到他对整个过程的接纳,这种对比非常鲜明。我知道,父亲对于医院和专家没有我这样的心理,他对名医专家当然是抱有希望的,否则就不会主动提出让我网上挂号了。无论如何,我还是感到欣慰。还好,我没有对父亲说任何专家无用论。还好,我没有在他和专家交流时插话。因为我知道信念、希望的重要性,有时候采用的方法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对那种方法的相信。在结果出来前,我会继续调整自己的态度,对这位专家的态度,对父亲身体治愈力的信心。

而在这之后,我还是会继续调整自己对整体西医和专家的看法直到对他们没有负面看法和预期。因为就目前而言,大部分人在处理生理症状方面,第一选择仍然会是西医和专家。在这样的前提下,培育对西医和专家的信心,非常重要。因为我深信吸引力法则,我知道信念和希望的重要性,我知道这样做更容易吸引最合适的人、事和物。而在每个领域里,包括西医领域,都有负责优秀的人。(其实在这个主题帖里,已经有医院相关的正面实例了,我在前面提到过自己的看牙经历。)

在人际关系中,最小抗拒之路真的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概念。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念体系和惯性行为,如果你强力挑战他们的信念体系和惯性行为,你将会触怒他们,或给他们带来内心伤痕,或坏他们的事,或导致你们的合作非常低效。

如果你想帮助某个人,这一概念就更加重要了。如果你真的想帮助对方,你必须对对方有所了解。举个极端的例子,如果你对一个无神论者,使用有神论的言语,试图去解决对方的心理问题,基本不会奏效,你说的话可能会是他的最大抗拒之路,不仅没有缓解他的情绪,反而增加了他的烦躁。

点评

蓝田日暖  肝经和胆经?好的,我试试。  发表于 2014-10-18 18:42:35
蓝田日暖  Abraham是介绍吸引力法则的集体意识,美国妇女Esther Hicks的指导灵(类似)。  发表于 2014-10-18 18:41:16
明月照我心  关于你的那些念头。你试试敲肝胆经?  发表于 2014-10-17 22:49:29
明月照我心  Abraham是谁?  发表于 2014-10-17 22:48:33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26 10:50:47 |显示全部楼层

人际关系上的改变


礼貌的表现之一是,当别人说话时,你该认真听着,不要打断,不管他/她说的是什么内容。

然而,我越来越觉得这是多么多么多么有害的礼貌。

越是顺从这种礼貌,就越容易忽略自己的心声,忽略自己的感觉,把别人的观念当成了重要的指导原则或反对原则。

是选择这种礼貌、让自己难受,还是根据情况违背这种礼貌、让自己轻松一点,这是个人选择。我开始选择后者,因为我发现自己思考的速度赶不上别人说话的速度,我念头的声音也往往不如对方的声音大,自私如我,不想冒险,让外面那些声音潜入我的头脑,影响我的未来。我已有过许多经验,所以我知道那些气势十足的控诉或者连绵不休的抱怨会怎样影响我对世界和人的观念。

所以,当人们开始略带同情地和我讨论某个问题时,我不再让话题延续,而是选择告诉他们,我不想讨论这事。当母亲一遍遍让我去关注他人评价,也就是面子问题时,我的回答总是:他们怎么看,关我什么事?当我发现身边的人聚集在一起,开始控诉或埋怨时,我不再被动地聆听,努力用自己的念头试图抵消那些声音的负面力量,我选择找理由离开。

我已经不满足于人际关系上的被动表现了,我不想再被动地接受别人的说话内容,我开始学习打断别人的话,我开始转变话题方向。没礼貌就没礼貌吧,我接受没礼貌所带来的一切结果。

我越来越向往轻松愉快的交流氛围了,于是新的渴望出现了:我是否可以变得更积极主动?难道我不可以去培育新的人际能力,用自己的态度和话语,去激活别人轻松愉快的一面?

如学步的小孩,我正在摸索前行,而在这前行的路上,我渐渐有了一些成功的经历。我知道,只要认准一个方向,永不放弃,我一定会进步。

在实现这一新渴望方面,我已知道哪些态度和事实至关重要:

使自己变得越来越轻松愉快,同气相求,我自然会吸引到或者被吸引至轻松愉快的人群中;

坚定地相信,每个人都有美好的回忆,都有感到幸福的时刻,都有自己的兴趣爱好,而这些东西是可以被激活的,而伴随它们的往往就是快乐的感觉;

坚定地相信,内心深处每个人都渴望快乐,他们是喜欢轻松愉快的交流的,即便表面看来并非如此;

如果想主动和特定的人建立轻松愉快的交流氛围,那么了解对方非常重要,因为了解是高品质人际关系的基石。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1-8 09:17:2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4-11-8 09:21 编辑

轻松履行日常事务可采用的方法:

拿家务来说,如果你带着轻松的心情去做它们,往往效率会比较高,即使效率不变,至少你的心情是好的。但有时候,你会因此而感到烦躁,甚至产生强烈的拖延冲动。原因可以是多方面的:也许是有点累、而家务活毕竟是体力活;也许是觉得家务活枯燥无聊;也许是看着一团乱的厨房,觉得要把它收拾干净非常麻烦繁琐,进而烦躁起来,不想立刻动手……

简而言之,家务活也好,其他需要干但又已经失去乐趣的日常事务也罢,都可能引起我们的情绪波动,拖延行为往往是其中的一种结果。

通过一些心理和行为调整,其实你可以让做家务时的心情更好一点,而心情好时身体也不容易感觉到累。

首先,熟悉自己的模式。如果你经常看到厨房一团糟就立刻感到烦躁,觉得任务艰巨,那么下次记得调整自己的视线——一有这种反应,你就可以提醒自己,“我知道了”,然后缩减视线范围。此时切忌去反复打量你的厨房,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你很可能会发现更多让你心烦的东西。反正你已熟悉做事流程,所以最好把焦点集中在某一个步骤上,先别管全局,只管部分。

其次,在熟悉自己的心理模式基础上,调整自己的态度。如果你打定主意要做某事,但你发现自己因为工作量和时间等因素而困扰时,与其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担忧和不满上,倒不如坚定地对自己说:不管要花多长时间,(哪怕要很晚才睡,)我也会把它做完的。我不会去关注钟表,那样只会增加我的压力。反正只要这样一点点干,总会做完的。(如果你有这种心态,即使你花的时间比关注钟表时长,你的身体状态却会比后者好,因为你的身体更放松,不容易累)。

另外。如果你对这些日常事务失去兴趣,让你觉得做它们好像在白白浪费生命,那么别忘了充分利用你的头脑,你的思维功能。因为你对这些日常事务已经比较熟悉,就像骑了多年自行车一样,你已经不需要全神贯注了,所以你可以把很大一部分注意力放在思考上,你可以利用思考来获得乐趣,这样一来,你不仅充分利用了时间,而且你同时还能通过思维获得乐趣。

再强调一点。吸引力法则的核心是同频相吸。吸引力法则主要针对的是你的情绪状态:故当你快乐时,它会帮助你延长和提升快乐,当你感到无聊时,它会给你更多无聊的体验。所以做家务时,你的心情非常重要,如果你每天有很多家务要做时,如何在做家务时保持良好的情绪,就更为重要了。因为这种情绪同时会影响你其他时间的状态和人生体验。
头像被屏蔽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1-8 10:21:32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签名被屏蔽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1-9 10:58:5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4-11-9 11:25 编辑

特别的双重标准


有一类双重标准听起来是比较高尚的,那就是:如果自己遭遇了困境,那当然是自己抗,自己负责,没有别人的事。可家人朋友遭遇了问题,自己却总感觉责任重大,忙不迭地想去帮忙——也许是出面直接帮对方解决问题,或是语重心长/严肃地和对方谈,希望对方吸取教训、下次别再干这类事情,又或是绞尽脑汁想着制定策略,希望能借此帮助对方避免不安全因素。

如果要把对方的反应考虑进来,那就太复杂了。所以只聚焦于有这类双重标准的人的心理,同时对于改善这种心理,也附上一些建议和可行做法。因为有时候,我也有这类心理,而这类心理弊远大于利。

在较亲近的人际关系上,核心关注点很重要,不妨自问一下:我们的侧重点究竟该摆在哪里,是在保护上面,还是在引导和互相学习玩耍方面?

我最近在看一些跑酷视频,这些视频与自己的心境也相当吻合。跑酷是一项带有危险性的运动,即使认真研究安全措施,受伤的概率还是很高。当我看着那些跑酷高手流畅而自由的动作时,我知道必然有一部分人是真心热爱这项运动,为此而受伤也心甘情愿。如果仅仅是为了安全因素,而放弃自己的热情,岂不可惜?

我想起了原来的自己,那个把生命的重心放在保护、防备上的自己,那是一种没有太多色彩的生命状态,再也不是我想要的状态了。在追求热情的过程里,受伤,犯错,出糗,一团糟,偶尔的消沉和颓废,都可能出现,这些我以前不能直面的东西,我越来越能够接纳。

虽然能够像这样地自我接纳,但大半年前,这种态度基本只局限于自己,未延伸到他人身上。简而言之,我自己遇到了问题,我可以较快地接纳和处理,很少向他人求助;但当家人朋友遇到问题时,我却不相信他们有能力很好地处理那些问题,我感到焦虑,想要插手其中,常常会选择说教有时甚至指责的方式。

在挫败和困惑,阅读和学习中,我终于发现只有相信他们有能力至少是有潜力去处理他们自己的问题时,我才会有平静的心态,才可能真的对他们有所帮助。再然后,当我自己开始越来越欣赏一定的冒险精神时,我还能偶尔地把发生在他们身上的问题当成是具有明显或潜在益处的事件。人生总是充满挑战,许多时候,有些挑战要比一潭死水好多了。我怎么能确定,那些问题给他们带来的只有危害呢?事实上,我已经知道,某些大挑战恰恰是促成他们成长的关键事件。

不管是受伤,出糗,对某事某物上瘾,做了错误的决定,还是一时发疯发傻,痛哭流涕,上演各种狗血情节,其实都没什么大不了的,都只是临时现象,都有向好的方向发展的可能。我受过伤,我出过糗,我对网络、食物上过瘾,我做过许多所谓错误的决定,我痛哭流涕、上演过好几次狗血情节,那又如何?我现在好好的,而且越来越好。

那么别人呢?这些事如果发生在家人朋友身上呢?特大问题?需要高度焦虑的事件?觉得如果不采取强硬措施会越来越糟的事件?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都只是临时现象,他们有自己的力量去处理这些问题,千万别小看他们,可以安慰他们,给与他们实际的行动支持,为他们创造更加良性的环境,但不要焦虑,不要把这些事看成很难改变的某种趋势。培养对他们的信心,对他们抱有美好的期待,坚持这样做——这样做不是负面控制他们,这样做对他们大有益处,因为这样的你不会用焦虑和怀疑打击他们的自信心,强化他们的自我怀疑,反之,这样的你很有可能作为外部因素,激发他们的自信和力量。

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多地对某家人说:你这样也太小瞧了他/她了。他/她哪有这么弱啊。当我第一次意识到这类话多次出现在自己口中时,我知道自己的态度在慢慢转变,我对家人朋友的内在力量越来越有信心了,我越来越不需要用焦虑去影响他们了。

如果你有这种心理,如果你想改变这种心理,你可以利用头脑的自主思维功能,举例如下:

他和我一样是这世间的珍宝。想一想,我们身体内部每分每秒自发在进行的生化反应。如此强大的某个力量照顾着我们每个人,这不奇妙吗?我知道他有无限的潜力。我知道他有能力成熟地处理所有的事情,而且我已经有许多例子证明这一点。比如说……

这件事看起来比较糟糕,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和上瘾没啥关系,只是偶发事件,也许是他情绪不好,也许就是在特定的环境下不知不觉过量了。

挑战是人生必要元素,这其实是件好事,我希望她能从中学习成长,这样就能活得更加充实,能体验更精彩的人生,而不是时刻想着防备不安全因素。如果有必要,我会根据具体情况给一些建议。但最好是她自己主动问我,主动询问或寻找解决方案也是人生的重要一课。

如果她能意识到这件事其实不是坏事,反而从中找到了许多好处,那该多好?这也不是不可能,因为其实她已经在许多事情上表现出了这一点……

如果他能多关注自己的感觉,少在乎别人的观念,那该多好?他还那么小,有的是时间和机会来培养这个。而且我也可以在这方面给他一些启发……

……

点评

蓝田日暖  我居然没看到提醒,这件事对我影响很大。  发表于 2014-11-12 19:06:23
明月照我心  真棒!  发表于 2014-11-10 09:00:11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1-12 19:41:3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4-11-12 19:46 编辑

欣赏列表(音乐专题):

1、很久没听吉他演奏了,今天重新聆听日本吉他演奏家押尾学2009年的音乐专场,过往的温暖感受再度回归。我很难用语言来形容音乐之美,唯有感谢,感谢有这样好听的音乐。

2、我喜欢音乐,音乐是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朋友,我可以躺在床上静静聆听音箱中传出的声音,感受细胞与它们的共鸣,有时候甚至眼泪也会随之涌现。音乐带给我丰富的感受,刺激我的想象。我感谢音乐。

3、只要与我共鸣的就是好音乐,不管它们贴的是什么标签——流行歌,口水歌,还是别的什么。我的Ipod里有一张专辑,专辑名字是happy songs,里面都是流行歌曲,属于节奏明快、容易让人心情愉悦的歌曲。有时候人的个体性真是奇妙,刘亦菲的《就要我滋味》我百听不厌,而胡歌的《光棍》则是我认为听过最最快乐的歌曲。我记得某个早上因为心情有些低落,我选择静静聆听这张专辑,半个小时后,我真的感受到了快乐。在此,真要谢谢这些歌曲,包括词曲作者和演唱者。

4、也许是对音乐感兴趣,让我发现了《音乐课》这本好书,我看了中英文两个版本。我从这本书中学到了太多,我在影视剧、生活中处处发现此书中的重要概念。我非常感谢此书的作者Victor Wooten。

5、我下载了Victor Wooten的贝斯音乐专场,那次音乐会也是我反复聆听的。听他的演奏是一种享受。

6、当我对什么感兴趣时,我总是能通过各种渠道获得自己喜欢的资源,音乐也是如此,因此可享受的歌曲越来越多。有时候我从粉丝自制mv中发现好听的歌;有时候我在搜某演员时发现他原来在百老汇表演,接着就找到了他的专辑;有时候则是发现某音乐达人正在分享风格独特的专辑,然后立刻去下载。感谢网络,让音乐资源唾手可得。当然也感谢自己,因为对感兴趣的东西我总是很认真。

7、听音乐可以有不同的方法,可以只是感受音乐的大体(如歌声),也可以全神贯注音乐的总体和细部(包括乐器和和声等)。不同的方法适合不同的状态。当我在写东西或快走时,音乐就等于是淡淡的背景乐,为我的写作和运动增加一些乐趣(现在的背景乐就是Victor Wooten的贝斯演奏)。当我有意识地调整注意力,同时去关注乐器与和声等时,不一样的聆听体验就出来了——哦,这首抒情慢歌使用的乐器不多,主要是大提琴和架子鼓;这歌是流行乐标配,架子鼓,键盘,吉他,贝斯,不过还加了和声……当我用后一种方法聆听时,脑子也常常会活跃起来,开始分析、思考甚至想象。感谢音乐给我带来这丰富的体验。

8、我还记得某天,自己在比较安静的江边散步。当然不可能毫无声音,但能听到的基本就是自然音,偶尔是树叶沙沙声,也有鸟叫声,我的Ipod正在随机播歌,突然有一首慢节奏的歌曲出现了,它的出现立刻让我放慢脚步。天哪,还有比这风景和曲调更为巧妙的搭配吗?它们是如此契合,契合得让我忍不住在江边大树下往返走了好几遍,我凭着感觉甚至调整了自己的走路速度(我大幅度放慢放轻了自己的脚步),看歌曲马上要结束了,我就立刻让它从头再来。那首歌,以及那首歌所在的专辑,平时我听得不多,感觉还是过于另类,有时候又显低落,没想到在特定的环境中,它居然如此神奇。
……

关于音乐,可写的很多,暂时就写这么一点。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11-14 13:40:40 |显示全部楼层
蓝田日暖 发表于 2013-1-12 22:12
意识、无意识、外显记忆和内隐记忆
内隐记忆,隐含在我们精通的行为模式中,包括思维感觉模式在内。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11-18 11:25:54 |显示全部楼层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1-21 10:38:52 |显示全部楼层

Andrew和精益求精


此时此刻,我坐在电脑前,Ipod里放的是OneRepublic的歌曲。一部分心思,仍在泰国演员Andrew的精湛演技上。我是幸运的,能够欣赏各领域杰出人士的卓越表现。看Andrew诠释角色,我不禁想问:他究竟是怎么揣摩自己的角色的?他是怎样提升自己的演技的?他看过什么书?他认真钻研过其他人的表演方式吗?他是不是站在镜子前,一遍遍观察和分析自己的眼神、表情和姿态?他到底是以什么样的心理状态和能力来展现角色的各种细微情绪的?

越是欣赏他的表演,就越是被这些问题吸引。我很明确,在自己深感兴趣的领域,我想像他那样,能够创造出超高品质、让人久久回味的作品。

很明显,Andrew的演技并不是一贯如此。他的演技一直在进步,因为他一直在认真揣摩表演艺术,致力于提升自己的表演能力。他和他的表演,令我再一次想到那个我曾专门论述过的词语——精益求精。没错,精益求精是Andrew在演艺事业上对自己的要求。精益求精,追求卓越,这是一种让创造过程更有成就感的态度,这是一种让创造成果更持久更具欣赏价值的态度。我欣赏这种态度。我愿意拥有这种态度,我正在培养这种态度,这种态度必会令我终生受益。

(对精益求精一词的理解在第9页165楼)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5-1-30 15:21:5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田日暖 于 2015-1-30 15:32 编辑

“回到”原点


前几天,Joe Dispenza的话又开始在我的脑子里活跃,我知道,是时候去重温他的理念了。不过这次不算真正的重温,因为我去看了他的新节目,当然我知道里面的许多理念还是我以前了解甚至做过笔记的。

关于旧习惯和新习惯的过渡,关于外部环境对我们想法和情绪的影响,我又有了新的理解。与其说是新的理解,倒不如说是再一次的提醒,提醒自己去区分“旧”与“新”,然后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新”上。

在节目中,他又说了自己每天四点半起床然后冥想两个小时的事了,多年如一日的习惯,真叫我佩服。

他的冥想是为了用于建立自己想要的状态的。他会明确自己想要的状态,他会问自己——今天,我想要做个什么样的人?今天我想展现什么样的品质?……在他没有进入那种想要的感觉状态前,他是肯定不会离开冥想的地方的。我又找到了一个“倔强”的人了。

上面那些问题都是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也可以说意图是很重要的。我知道意图有多重要,我知道意图可以多么迅速地改变人生体验。只不过我经常会忘记这一点,我不会像他这样多年如一日地做着这件事。还好,我年轻得很,什么时候学习他都不迟。

什么是我想要的新的状态或能力?什么是我不想要或者现阶段不重要的旧的想法、状态或行为习惯?我怎么对待它们?

我了解它们,区分它们,然后把时间和精力放在自己想要的新状态和能力上。如果一些理念是新的,即使我昨天重复过,今天当我再看到它们时,我知道它们还未稳固,还未转化为我自己的东西,所以即使这种重复不那么有趣,我也愿意重复。我愿意重复,直到它们成为我的。

当我有了这样的心态后,重复就变成了心甘情愿的重复,我知道无论是神经元知识,还是我自己的经历,都实实在在地向我证明——这样的重复是学习新东西、掌握新技能、建立新状态的重要步骤。

所以,这段时间(不知道会持续多久,也许是一辈子),我正在专注地反复阅读和熟悉和实践一些新的东西,自然看影视剧等的休闲时间也就减少了,不过我很喜欢自己这种专注状态。

Joe Dispenza相关文章,我是在发在这里的,所以继续发在这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幸福大观园 ( ICP12039693 )  

GMT+8, 2019-10-19 17:27 , Processed in 0.046557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