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客户端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蓝田日暖

家庭是个大课堂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1-6 20:29:54 |显示全部楼层
特别是有害孩子身体健康的事情,父母都特别在意。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2-1-7 15:42:02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家人和我的邻居在我人格的转变上给了我很多帮助,尽管他们本人并不知情。
蓝田日暖 发表于 2012-1-6 09:13


嗯,能不能分享一些这方面的具体的例子?比如就像你通过换位思考戒掉网瘾的那种比较具体的事例。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2-1-7 23:10:25 |显示全部楼层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2-1-8 04:33:01 |显示全部楼层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1-8 14:41:30 |显示全部楼层
周末回家了。自从我开始理解我父亲后,我就主动承担起了父母双方的中间人,我会不失时机地在母亲面前强调父亲好的地方,在母亲控制不住大发脾气时,就和父亲使眼色缓解一下气氛。他们两人已经有一种比较稳定的平衡,所以第三方只要不去站立场,不使天平一边倒,那么一切都ok。至于这第三方(子女)与他们之间的关系,那就是另一码事了,这里面的错综复杂确实一言难尽,但复杂之中却蕴含着成长的宝藏。一个人能保持基本原则的同时,又能处理好家庭关系的话,那么这个人一定不简单。保持自己基本原则的意思就是当下经常出现的三个字,做自己,或者说在了解自己的基础上活出自己。一切关系几乎都处于变化中,尤其是一个寻求自知并已有成长的人,他的人际关系一定会有变化,因为内在必然影响外在。至于,这变化究竟是“好”,还是“坏”,这很难说。从长远来看,从本质来看,应该是好的。从短期来看,从世俗来看,则可能会比较糟糕,因为他可能会显得边缘,而且乏人理解。这是就人际关系来说的,比较抽象,如果可以,我会更具体地来说说。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1-8 15:13:21 |显示全部楼层
助我甚多的邻居

曾经有许多年,我的最大助手和伙伴就是电脑。但是电脑是机械,所以我那台组装起来的电脑总会有罢工的时候。为了省钱和不求人,我就尽量自己处理电脑方面的问题,渐渐地,对于电脑倒也有了些微的了解。我的邻居刚买电脑,对于电脑和网络了解很少,她听说我会用电脑,就来求助我,有一段时间常常来找我。当然这个求助不是单纯的口头指导,而包括实际的操作。我得提一句,这时候我对于自己的思想和情绪变化已经有比较敏锐的觉察了。因为我常常一个人上网,无人打扰,所以我那潜伏的不耐烦、怕别人打扰的心态都表现得不明显。但当我的邻居常常来找我时,我终于非常清楚地看到了自己那翻滚的冲突念头和由此而起的情绪反应包括呈现于外的面部表情。叙述得具体一点:

如果别人来找我帮忙,我通常是不会拒绝的。我不习惯拒绝别人,我觉得自己应该乐于助人。---一种念头
但我很不喜欢别人打扰我,我只想一个人做自己的事,玩自己的,帮助别人等于剥夺了我宝贵的时间和精力。---一种蕴藏在不耐烦感觉背后的信念,这个信念当然也是一种念头,不过已经变形为不耐烦的感觉,不再那么明显可见了。

因此,那时候,我的精神世界就等于两股强烈的力量在交战,一个说“我应该助人”。为了面子,我当然还是帮我的邻居。但我内心里那一股嫌麻烦、期待问题快快结束的力量不愿投降。于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觉察到了自己丑陋的外在一面:我的语气已经明显不轻松不愉快,我的脸也开始扭曲了。那个时候,我真真正正地认识到了在这件事上,我是多么多么地自作孽。当然不仅伤害了自己,也伤害了我的邻居。

我终于意识到,我是有选择的。我可以选择拒绝她,然后接纳这个现实,不因为这种拒绝助人而内疚。二是,帮助她处理电脑问题,而且一定要心甘情愿地帮助,不能一边帮助她,一边心里在抱怨。除此之外,没有别的选择了,其他选择都会导致痛苦。当然,我也顺带地思考了“时间宝贵”这个看似非常合理的蹩脚借口。我实在发现自己常常在做的事本身真谈不上有什么宝贵、了不起,还不如去帮别人做点小事呢。

所以,我做出了帮助她的选择。实际状况并非理想状况,我在帮助我邻居的时候,仍然会有厌烦的思想和情绪出现,但因为我已经做了决定,因为我已经对这件事特别警醒,所以它们作乱的时间不会很长,后来差不多就消失了。就这样,通过多次与邻居的这种互动,我发现自己的耐心大增。之后,如果有确实需要帮助的人求助我,那么只要没有特殊情况,我都会以这样的态度回应。当然,我回应的都是小事,我付出的不过是一点精力,如果是很大的事,需要我付出的是别的什么,我无法确定自己是否还能这么热心。毕竟我真的还有许许多多的自我执着无法破除。

点评

Bettyyang  我觉得性格外向的人会比较喜欢做这种与人打交道的事情,相对乐于助人,因为他们能从与人的良好关系中获得快乐。而性格内向的人更乐于沉浸于自己的世界中。  发表于 2015-4-30 14:24:38

Rank: 4

发表于 2012-1-9 21:31:28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1_143:}
https://www.duosuccess.com/多成中醫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2-1-9 21:46:30 |显示全部楼层
那么邻居对于你的帮助是如何反应的?
这种帮助显然是单向地付出,你在这个过程中仅仅收获了耐心和对自己的察觉?
新生活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1-10 08:26:40 |显示全部楼层
帮助未必都会有回报,一旦要求或内心里渴望回报,成长就打了折扣,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什么成长。但这是另一个细微的问题,所以我没有概括在这个例子里。

回答敬听的话,邻居对我有回报,她除了口头上感谢我外,她送过我东西。事实上,我发现大多数人在你帮助他的时候,都会真心的感谢,哪怕这件事非常非常的小。

另外,收获耐心对于我而言真的是一件极为重要的事,甚至可说是我人生的转折点之一也不为过,因为与人相处实时那种不耐烦的心态在我的生命中实在太久了,影响我太深了(都是些负面影响),所以,光是这一点,我就已经非常感谢我的邻居了。是她的存在,帮助我摆脱了不耐烦的行为习惯。我的觉察能力也是从这种小事上不断提升的。觉察能力的提升决不能忽略在小事上的磨练,如此一点点磨练,我们遇到所谓的大事时,才可能招架得住。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1-10 09:19:07 |显示全部楼层
发火和针对发火的习惯性策略

我发现在自己的家庭中,发火是一种极具诱惑力的行为。就像昨天,我就有种想发火的冲动,有种怒火急欲从胸腔处透过喉咙往外冲的感觉。什么意思?很简单,那一刻,我真的深深体会到,假如我能对这股怒火的所谓肇事者大发脾气的话,我一定会很爽很爽。当然,这个我自然就是那个小我了。总体来说,我和我父亲比较内向,但我们两个都有大发脾气的时候,但内向的主导人格特质还是压抑了这种频繁发火的倾向。但与此相对的有另一种人,他们脾气较为暴躁,他们针对怒气的方式与前者不同,前者是尽量压制怒火,他们则会选定一个对象把这股怒火发泄出来。对他们来说,这种做法是多半很合理的,因为他们认定,是那个对象惹他发火的。

怎么“对付”会惯性发火的人呢?唉,不管我们有意无意,方法是有的,而且决不只当面忍让一个办法,肯定还有其他更有效的办法可选。过去,我在与母亲相处时,就狡猾地采取了一种生闷气的办法,生闷气对于我来说很有好处。我不和她吵,我也很少哭,她说了或骂了我后,我就闷声不响地到自己房间里,把门关上。或者,我索性就离开家去外面晃荡,以此表达我的不满。基本上,我这种策略常常是奏效的,我的母亲就会觉得自己做得过分了,她就会比较焦急地叫我出来吃饭,或说些别的什么话来缓和气氛。后来,我终于看清了这种习惯性生闷气的模式,我必须得改掉它。原因很简单,这样太不自由了,总是被情绪控制,总是作条件反射,与母亲相处之道总是在重复。而改变只能从我自己开始。

有一日,我正在帮母亲干活,她忙得不可开交,而我又出了错,她一时控制不住对我发了火,那时候家里还有一个亲戚在。我面子挂不住了,感觉到无限委屈,为什么她不能给我这个成年人一点面子呢?于是,我又习惯性地走开,回到了房间。但我确实意识到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我该怎么做,我来回踱步。说没有怒气,那是假的。我不断深呼吸,将注意力放在气息的进出上,终于使自己平静下来。假如我不出去,等母亲“求饶”,主动来叫我出去吃饭,那么,我们之间对该类问题的处理模式就仍然没有变化。既然我已经略微平静,那么最好的做法就是继续回去帮忙。作为家庭成员之一,干家务活是理所当然的。于是,我继续回去,并且询问母亲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从那以后,我尽量学着将情绪与当作的事之间划线,如果这件事我当作,那么不管负面情绪如何活跃,我都还是尽量去做。但如果情绪非常强烈,我会选择离开引爆我情绪的人或事一定的时间,先让自己平静一点,然后再回去继续做事。

点评

Bettyyang  哇,果然内向的人处理这种事情的方式都差不多啊!我老公就是用【生闷气】或者【躲开】的方法对付对他发火的人。  发表于 2015-4-30 14:27:29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1-10 09:19:35 |显示全部楼层
发火和针对发火的习惯性策略

我发现在自己的家庭中,发火是一种极具诱惑力的行为。就像昨天,我就有种想发火的冲动,有种怒火急欲从胸腔处透过喉咙往外冲的感觉。什么意思?很简单,那一刻,我真的深深体会到,假如我能对这股怒火的所谓肇事者大发脾气的话,我一定会很爽很爽。当然,这个我自然就是那个小我了。总体来说,我和我父亲比较内向,但我们两个都有大发脾气的时候,但内向的主导人格特质还是压抑了这种频繁发火的倾向。但与此相对的有另一种人,他们脾气较为暴躁,他们针对怒气的方式与前者不同,前者是尽量压制怒火,他们则会选定一个对象把这股怒火发泄出来。对他们来说,这种做法是多半很合理的,因为他们认定,是那个对象惹他发火的。

怎么“对付”会惯性发火的人呢?唉,不管我们有意无意,方法是有的,而且决不只当面忍让一个办法,肯定还有其他更有效的办法可选。过去,我在与母亲相处时,就狡猾地采取了一种生闷气的办法,生闷气对于我来说很有好处。我不和她吵,我也很少哭,她说了或骂了我后,我就闷声不响地到自己房间里,把门关上。或者,我索性就离开家去外面晃荡,以此表达我的不满。基本上,我这种策略常常是奏效的,我的母亲就会觉得自己做得过分了,她就会比较焦急地叫我出来吃饭,或说些别的什么话来缓和气氛。后来,我终于看清了这种习惯性生闷气的模式,我必须得改掉它。原因很简单,这样太不自由了,总是被情绪控制,总是作条件反射,与母亲相处之道总是在重复。而改变只能从我自己开始。

有一日,我正在帮母亲干活,她忙得不可开交,而我又出了错,她一时控制不住对我发了火,那时候家里还有一个亲戚在。我面子挂不住了,感觉到无限委屈,为什么她不能给我这个成年人一点面子呢?于是,我又习惯性地走开,回到了房间。但我确实意识到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我该怎么做,我来回踱步。说没有怒气,那是假的。我不断深呼吸,将注意力放在气息的进出上,终于使自己平静下来。假如我不出去,等母亲“求饶”,主动来叫我出去吃饭,那么,我们之间对该类问题的处理模式就仍然没有变化。既然我已经略微平静,那么最好的做法就是继续回去帮忙。作为家庭成员之一,干家务活是理所当然的。于是,我继续回去,并且询问母亲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从那以后,我尽量学着将情绪与当作的事之间划线,如果这件事我当作,那么不管负面情绪如何活跃,我都还是尽量去做。但如果情绪非常强烈,我会选择离开引爆我情绪的人或事一定的时间,先让自己平静一点,然后再回去继续做事。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1-16 09:20:34 |显示全部楼层
重复的模式

我的父母又吵架了,吵架的内容还是老一套。我想起了《克里希那穆提传》中的一次对话。作者普普尔就人类的某些现实状况反问克,说:“这有什么不对吗?”克回答:“没什么不对啊,只不过这种生活是重复再三,毫无活力的。”现在,我又被迫欣赏上演了好多次好多次的戏码了。他们在激动之下,又开始翻出老账,我的母亲记忆力太好,这就意味着,她头脑中的那本日记本很厚,而我父亲呢,说来说句就那么几件事、几句话。两个人都感觉很委屈。当一个人很委屈的时候,往往觉得自己很伟大,为这个家作出了巨大的牺牲,双方都认为是对方完全地对不起自己。当人气愤的时候,就开始非常了不起地计划未来,什么不过了,什么以后再也不管了啊。我现在已经不会去支持这些所谓的计划了,因为说不定明天,或者三天后,他们两个又会回归过去的比较平静的相处模式了。

我该庆幸,现在自己已经受得了这些戏码了。可过去,父母间的大大小小的争吵、彼此间的不和给我的心灵造成了巨大的创伤。我曾经多年都承担了情绪垃圾桶的功能,情绪垃圾进入我心灵后却无法及时排出,于是越积越多,令人越来越沉重。我现在越来越发现,人的成熟和年龄并没有多大关系。有时候,听大人们争吵,你不禁会问很多个为什么。这些小事为什么会让这两个五六十岁的人人怒目相视?为什么他们要经常经常地在儿女面前争吵不休?为什么他们不能忘了前尘往事,好好生活?既然过得那么不快乐,为什么不分手?

我也流了几滴眼泪,回忆起为这个家庭带来痛苦的那些陈年往事,一种熟悉的哀伤就涌上心头。这些陈年往事在两个大人的头脑和双唇间活跃,所以永远都挥之不去,活在当下。你亏欠我,我亏欠你,每一笔账都记录在案,但却因为岁月久远而有时候记忆会出差错。于是就谁的记忆为准一事,会上演新的更加剧烈的戏码。

改变两个成年人几十年的相处习惯,我无能为力,我只能尝试着缓和双方的关系。不过,即使没有我的缓和,我想他们也会过下去的,大吵一架--缓和--日常小吵--大吵一架。在这种模式中,大吵的频率很低,它也不可能高,因为一旦大吵成为高频率行为,那么长久相处必然是不可能的。

当他们吵架时,我发现自己所能做的就是用说话来调节,但是作用并不大。正确处理家庭关系确实需要智慧和能力,而我在这两方面都还很欠缺,我所做的只是单一形式的调和,而这种调和并未能改变或动摇父母相处的本质。我当然知道改变需从他们自身出发,然而,作为家人,我也必须做自己能做的,来促成关系品质的改善。这真是件难事,一个大大的挑战。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1-16 12:35:45 |显示全部楼层
{:1_143:}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1-16 12:36:14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真的很好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1-16 15:35:28 |显示全部楼层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1-17 16:49:28 |显示全部楼层
难伺候的女儿和换位思考的重要意义

有一年,我迷上了上网,我的网瘾很严重。虽然,白天的时候,我也曾反 ...
蓝田日暖 发表于 2012-1-2 19:30



    说的很好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1-17 17:14:26 |显示全部楼层
我很赞同克里希那穆提和阿玛斯关于爱的诠释。爱是独立存在的,爱无法努力去获得,在我们心量逐渐开阔、不再死死关注自身利益的时候,爱就会出现。小我平息下来,我们有爱的时候,当我们看到他人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们会先于思想而行动地去帮助对方。但是当那颗计较得失的自我之心活跃时,即便是举手之劳,我们也未必会去提供帮助。
这句说的很好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1-18 09:55:07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越越洋洋和txy2006的支持,祝大家新年快乐!{:1_143:}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1-18 11:01:05 |显示全部楼层
八卦和评价

你有没有一个不留神就说出了别人的秘密?想必大家都有这种经验。有时候,别人告诉我一个秘密,尽管我嘴巴很紧,也不免会有失口的时候。而现在、我几乎不会失口说出别人的秘密,一方面是我比较警觉,更重要的是我失去了八卦的兴趣,因此就避免了一不小心透露第三方的讯息。

整个亲戚圈,尤其是亲戚中的女人圈中弥漫着小道消息,八卦无所不在,讯息传递极为迅速,这都托了手机的福。有时候,母亲和我谈起最近自家和亲戚家发生的事,控制不住时,我会发表一些评论:“我真搞不懂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私密的东西转眼间就传遍各家,你咋对某某家发生的事那么了解啊?”当然,这些消息是三两个女人闲聊时互相分享的。从这一类事件中我所吸取的教训是,我不想说的话,哪怕是对很亲密的人也尽量不说,不是因为我不信任她,而是我知道,即便一个人打定主意要保守别人的秘密,但是在特定条件的影响下,她还是会忍不住泄露本不该说的话,说完了又后悔。

八卦很具诱惑力。在我自身,通过八卦可以得到的“好处”有:评价他人的快感以及由此带来的心理优越感、自我宽慰感(通常是借助他人的悲惨遭遇而获得)。这是个评价的年代。八卦论坛的主旨就在于评价人、评价事,各抒己见,编织错综复杂的集体情绪网。评价人、评价事会让人上瘾,评价者有权力在头脑里、在网络上评价一切,这个评价者就是我,这种指点江山的感觉很棒,尽管只是纸上谈兵。

在家庭里面,八卦可以激起人种种的情绪,可以唤醒愤怒,使前尘往事再度呈现眼前。在这方面,我修炼得很不到位,对于亲人朋友,我的成见不容易打破。当我在写这篇帖子的时候,我深深意识到对于某些亲人,我的视野很狭窄,我自认为已经很了解对方,将他人格的最突出部分一提再提,仿佛他就是那样一个人,除此之外无它。其实这只是一种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做法。此时此刻,我得承认我并不想去了解对方,所以将其固化为某种形象加以评论,因为这么做很省力,而且让我有心理上的道德优越感。现在,我承认在这方面我犯了错。既然我不想去了解对方,那么最好的做法就是,承认自己不了解现在的对方,承认自己只了解他有限的过去,我没有资格去评价对方。自知已然如此困难,何况知他呢。我想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解自己上面,而不是去揣测和评论他人。因为过往的经验无数次告诉我,我对别人的判断常会失误,因为判断往往是基于我对别人的记忆,但现实是,人其实一直都在变,你不知道此时此刻,对方会向你表现什么。

点评

Bettyyang  我老公就是超级不八卦的人,什么事情说给他都像丢进保险箱。他绝对没地方说去。  发表于 2015-5-1 03:43:02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1-18 12:19:26 |显示全部楼层
另外,收获耐心对于我而言真的是一件极为重要的事,甚至可说是我人生的转折点之一也不为过,因为与人相处实时那种不耐烦的心态在我的生命中实在太久了,影响我太深了(都是些负面影响),所以,光是这一点,我就已经非常感谢我的邻居了。是她的存在,帮助我摆脱了不耐烦的行为习惯。我的觉察能力也是从这种小事上不断提升的。觉察能力的提升决不能忽略在小事上的磨练,如此一点点磨练,我们遇到所谓的大事时,才可能招架得住。
这的是这样,说的很好,一个人不一定要求物质上的回报,精神是最大的回报,我们在教育小孩经常是这样要求的,为什么大人就不可以呢?一个人成长就包括这些,楼主说她的耐心得到了提升,这也会在她今后的生活中一定会给的她回报的。

点评

Bettyyang  如果我能对一个人有耐心,那我就是在爱ta  发表于 2015-4-30 14:35:49
Bettyyang  我觉得耐心就是爱了。  发表于 2015-4-30 14:35:2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幸福大观园 ( ICP12039693 )  

GMT+8, 2019-1-17 20:05 , Processed in 0.043586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